第四章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第四章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希望盗版的立刻停止自己这种无视别心血的违法行为

    感谢一直支持正版阅读的亲们~因为有了你们的支持,某画才能坚持这么久O(∩_∩)O~群抱~)

    祝兰台皱眉,不想跟如烟多做纠缠,也不想往深里去想如烟的话,但是显然,如烟并不想让她如愿。

    “前段时间传得满城风雨的,大约有些对夫人不利的言论。这件事怎么说都是因为大家同我,所以才得罪了夫人,如烟在这里向夫人告罪了,还希望夫人大人有大量,不要怪他们。”如烟说着,真的冲祝兰台行起了大礼。

    一旁,屏目瞪口呆,看来上次她赢得还真是侥幸,真没想到如烟段数这么高,上次已经在众人面前丢脸了一次,这次竟然不死心地又卷土重来了。

    屏刚想上前反驳,就听祝兰台微笑道:“是吗?关于什么的谣言?我一直在府里,倒是未曾听过,还请如烟姑娘指教,看城里的人都是怎么说的。”

    如烟一怔,面上闪过一丝恨色,她根本不相信那件事闹得那么大,连凤崇都每费心费力防止谣言传到祝兰台的耳朵里引起祝兰台的误会,祝兰台会一点都不知道?但是,祝兰台这么一开口,就把她自己放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就像是处于暴风眼中,即使她想陷害祝兰台,却丝毫找不到突破口,除非是将自己的设置的风暴撤去,先还给祝兰台一份晴空再说。

    “唉……”如烟柔地叹息,眉宇间全是愁和对祝兰台的愧疚:“说起来也是因为又看见了一些事,听到了一些话,便误会了,衍生出很多事来,这接下来,一吸之间洛阳城的人就全都知道了。其实我跟凤公子相识已久,算得上是故人,相互之间难免有一些交在,便……”

    如烟极力模糊她和凤崇的关系,想要证实她跟凤崇是故人,而祝兰台只是临时介入他们之间的一个新的破坏者。

    “嗯,是有一些交。”祝兰台微笑道。

    众人见祝兰台如此大方地承认,都愣住了,如烟也是,不明白祝兰台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那时夫君受教于姑父,倒是听他说起他在一次视察庄子时救了逃荒的如烟姑娘和如烟姑娘的全家。”见如烟面色开始紧张起来,祝兰台笑得愈发地深了,“夫君原以为给了你们足够的银两,会解决你们一家的生计问题,却没想到呵……”祝兰台一脸的叹息和惋惜:“如烟姑娘当初那么纯真可的小姑娘,还是‘被迫’堕入风尘……”

    如烟脸色煞白,任谁都听得出祝兰台的意思,凤崇给了她家足够的银两她还是堕入青楼,那不是暗示她贪恋财物,自甘堕落吗?而且祝兰台搬出了凤崇少年时的老师常然,这不是反驳她刚才的话,证实她跟凤崇的相遇远不如祝兰台和凤崇相识得早,那刚才她暗示的“衣不如新,人不如故”的话,不是讽刺了自己吗?

    祝兰台乘胜追击,做出一副扼腕叹息的样子:“夫君前还在说,如烟姑娘现如今的惨状都是他的过错,若是当初他把留下的银子由二百两增加到两千两,或许如烟姑娘就不会沦落风尘了……”

    周围的人都开始偷笑起来,一些年长的妇人甚至还在小声教育她们的女儿或是媳妇:“看见没有,这人就是不能贪恋荣华,贪恋享受。两百两够普通人家过大半辈子的了,她最终还是甘愿为ji……”

    如烟在此之前一直没想到祝兰台的辩才也这么好,之前因为在街上屏替祝兰台出面教训她的事,让如烟一直误以为祝兰台就是那种怯怯的小门小户的女子,丝毫不知道反击敌人保护自己。

    上一次,她败给屏是因为轻敌,被屏抢了先机;这一次,她败给祝兰台,同样是因为轻敌,疏于防备。

    如烟恨恨地盯着祝兰台,转而凌厉的眼神在周围扫一圈,让众人都闭上嘴巴。

    祝兰台在心底冷笑,栽赃陷害、赶尽杀绝的事谁不会做呢

    “其实关于如烟姑娘说的什么谣言,我确实是没有听说过。”祝兰台微笑道,看周围的人在如烟刚才的仇视下都住了嘴,笑意更浓:“不过我相信,绝对不会是像如烟姑娘所说的,洛阳城的人因为误会了什么就随意地设想那些污秽的事的,更不会因为对如烟姑娘‘不幸沦落风尘’的事过于同,而随意地摸黑我。我自信坦,也相信人本善,大家如何会做出那等造谣伤人的事?”

    看闹的众人原本就被如烟之前仇恨的目光煞到,如今见祝兰台一心地帮着他们这些之前说祝兰台闲话的人说话,心底便对祝兰台多了一份愧疚,对如烟多了一份轻视和愤懑,目光有些灼灼。

    如烟自然是感受到了周围人目光的变化,知道多待下去只会对自己更加不利,便冲边的小丫头使了个眼色。那小丫头也是个伶俐的人,见如烟示意,很快便明白过来,笑道:“姑娘,这白马寺募善款的仪式估计已经开始了,咱们快些去吧,晚了菩萨会怪罪的”

    如烟装模作样地点头,然后对祝兰台施了一礼,勉强微笑道:“夫人,真是对不住了,因我要去募捐善款,便不得不先行告辞了。”

    祝兰台微笑着点头,说:“如烟姑娘请便。”

    如烟见挽回了一些面子,便想要炫耀自己的善心,吩咐那小丫头道:“三千两的银票先带上,然后找些挑夫将剩下的玉观音、金佛什么的带去白马寺,一块地捐了,以便白马寺能够妥善地安置那些南方来的灾民。”

    那小丫头大约是想要配合如烟,嘴一张就故作苦恼道:“可是,那尊金佛是成员外送给您的,可值上万两白银呢据说成员外自己也非常喜欢,平里他自己都用香火供奉着,姑娘如何舍得?”

    “舍不得也要舍”如烟说的斩钉截铁:“灾民及时得到安置,比什么都重要我想那尊金佛,也希望得其所好,救助灾民吧。”如烟说完,一脸慈悲地双手合十。

    此时如烟已经走到了成衣店门口,正要跨出脚步,就听见内室传来一声冷哼,接着一阵愤怒的脚步踏至前面的铺面。

    祝兰台闻声回头,就看见一个一贵气的中年妇人站在店面中央,气得满头的珠翠都开始因颤抖而叮当作响。

    “夫人……”那贵妇人旁边的婆子低声提点。

    那贵妇人深吸一口气,这才将面上的愤怒褪去,通的雍容华贵的气度,朗声道:“既然是碰上了募捐这等事,那咱们便捐出一座宅子安置灾民,再捐出一块田产来给灾民耕种,免得他们要抱着金佛啃下去。”

    所有的人都听出来了,这贵妇人不知道为什么就跟如烟给杠上了,对于灾民而言,住所和田地显然比一尊金佛来得珍贵、实用。

    已经走到门口的如烟脚步顿了一下,本想回头看看是谁敢跟自己作对,但是听见周围已经开始议论纷纷了,便想起自己已经在与祝兰台的战争中败北,还是少惹一事为妙。这么一想,如烟抬脚就想离开。

    但是显然,那贵妇人不打算就这么轻易地放走如烟。

    只见那贵妇人笑得一脸的灿烂,眼里却是寒刀飞。款步走到如烟面前,贵妇人恳求道:“不知那尊金佛如烟姑娘肯不肯还回来。那是成家的祖传之宝,我夫君也向来甚是真,就像是你那小丫头刚才说的,他自己都常常供奉金佛香火呢,坐行都很少离。前段子我夫君有事到秀色楼谈生意,不小心喝醉了酒,如烟姑娘过来伺候。第二我夫君醒来,便不见了金佛……”

    贵妇人恳求得意味深长,看闹的人开始吃吃地笑起来,贵妇人,也就是成夫人话里话外都在暗示如烟趁成员外醉酒,偷了他们成家的祖传之宝来做善事,慷他人之慨。

    如烟气得肺都要炸了,但是她又不能说是那金佛是成员外为了得到她,得到被凤崇舍弃的她的体而不惜一掷千金。大唐风气开放,ji女和文人之间也有不少的荤段子的风流佳话,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让如烟说起她跟成员外的那档子事,她还是觉得丢人

    成夫人见如烟如此生气,心里很是得意,也很是解气。

    喟然一叹,成夫人歉然道:“本来夫君醒来后说是想找如烟姑娘问一下,问如烟姑娘是否见过那尊金佛,但是又怕如烟姑娘误会,错以为他怀疑你盗取了金佛,便一直都没好意思去问,没想到……”

    “这都怪我,还请成夫人原谅”谁都没有想到,就在如烟最窘迫的时候,她边小丫头竟然跪下来一力承担:“我那随姑娘一起照顾醉酒的成员外,后来见姑娘累了,就让她先去休息。我见到那尊金佛,以为是成员外送给姑娘的礼物,便自作主张地替姑娘收了起来,姑娘也是再第二天成员外离开后才得知。姑娘得知后,一直都很愧疚,觉得她不过是帮忙照顾醉酒的成员外而已,愧受成员外的这份大礼……”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