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她,他,和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第二章 她,他,和她

    (发现反求诸己童鞋给某画的《诗词》投了好多精品票票哇~感谢ing~O(∩_∩)O~摸摸~)

    “看来令尊很喜欢藏书啊,竟然给你起了这个名字。”

    “看来令尊很喜欢藏书啊,竟然给你起了这个名字。”

    “看来令尊很喜欢藏书啊,竟然给你起了这个名字。”

    ……

    几天来,凤崇的脑海里一直在回旋着这句话,在心底一个劲儿地骂着自己不争气,怎么当竟然说出了这么个理由?

    那凤崇一时动,不由地张口溢出“兰台”两个字,极尽意绵绵的韵致。谁知在面对祝兰台的惊慌失措时,凤崇一时紧张,竟然找出了这么个借口“看来令尊很喜欢藏书啊,竟然给你起了这个名字”……

    更凤崇后悔得捶顿足的是,接下来他竟然将凡事有史记载的历代掌管藏书的兰台令的生平事迹,一个一个地说了出来,甚至越扯越远,从兰台令扯到了藏书,扯到了浩淼的知识,扯到了张衡发明地动仪,扯到了为什么难得见到众星拱月……

    最后,还是祝兰台冷着脸子说要去准备晚饭,凤崇这才尴尬地停下了滔滔不绝。

    凤崇想,祝兰台一定是心底对自己失望透了,觉得自己罗里罗嗦地扯了这么远,盖弥彰。

    其实凤崇不知,那祝兰台板着脸,强忍到内室,就一把关进关上门,靠在门后抿着嘴忍着笑。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祝兰台干脆坐在地上哈哈大笑,连眼泪都笑出来了,看得屏连连说她是不是中了邪,所以一个劲儿地傻笑。

    在祝兰台眼里,凤崇一直都是一个温柔而又疏离的人,淡然一笑,却掌握着整个凤氏家族的未来和洛阳城的整个丝绸业。谁曾想到,凤崇竟然还有慌乱到胡言乱语的一天看着凤崇盖弥彰地扯父亲到祝文轩的好,扯到兰台令,扯到藏书,最后甚至扯到了天文历法上,祝兰台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点中了笑,再不离开只怕会当场大笑起来。

    见天边夕阳坠,祝兰台随口找了做晚饭为借口,强忍着笑意,僵直着脊背离开了。

    那翻飞的桃花见证了凤九仪和祝兰台之间长久以来压抑的矛盾的爆发和消解,也见证了祝兰台和凤崇彼此之间的惺惺相惜。

    凤崇大约是因为在祝兰台面前闹了笑话,觉得面子上有些讪讪的,便躲在正书房,没没夜地忙着他的公务。倒是凤九仪,那一场架像是将她心底对祝兰台的不满全都宣泄了出来似的,每地黏着祝兰台。

    祝兰台一直觉得跟凤九仪关系不好很令人头痛,却不知道原来跟凤九仪关系太好才更令人头痛凤九仪粘人的功夫简直不是盖的,祝兰台很是佩服,凤崇竟然从凤九仪呱呱坠地时一直宠她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发疯的迹象

    “嫂子,你在干嘛?”凤九仪眨着明亮的大眼睛,趴在书桌前。

    “算账。”也许是熟了,祝兰台现在不再像当初那样小心翼翼地应对着凤九仪的撒和耍赖。

    “哦。”凤九仪撇着嘴,抓着自己的小辫子离开书桌。

    “嫂子,你什么时候可以算好?”凤九仪可怜兮兮地眨着大眼睛,眼睛里水珠滚啊滚啊的,却怎么都不肯掉下来,只差没咬着小手帕了。

    “唉……”祝兰台被凤九仪这不知道第几次地询问弄得无语了,叹息道:“你乖乖地去找卫英玩,我弄好了再带你出去玩。”

    今枚总管要带着祝兰台去视察凤家的产业,凤九仪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便大早地赖着祝兰台,非要也跟着去。凤九仪虽然常常出去玩,但是凤崇从来不许她去各个商铺或是庄子上玩,以免她被那天眼红凤家的人盯上,遭不测。

    “哎嫂子你说……”

    “停——”祝兰台只得搁下笔,站起来,威胁道:“你要是一直这么打扰我,影响了我的速度,那今天可就别再想出去了。”

    凤九仪撇撇嘴,说:“好嘛好嘛我不烦你就是了,嫂子你快一点。”

    祝兰台真是被打败了,正好见屏进来,便赶紧地将眼前的这块烫手山芋送出去:“啊,对了屏,听说你刚跟芸姑学了一样新式的糕点,不知道做的怎么样了。”

    屏正抱着一叠各庄子上交的账册,听祝兰台如此说,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你忘了,就是芸姑前两天教你的啊”见凤九仪已经好奇地看向屏,祝兰台赶紧冲屏使了个眼色,悄悄指了指凤九仪。

    屏立刻心领神会,跟着祝兰台已经有七八个月了,屏跟祝兰台之间的默契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虽然比不上跟兰采儿那么合拍,但至少也不会相互暗示了很久都不懂对方的意思了。

    “嗯学的差不多了我正说要去找芸姑再讨教一下呢”屏说着,将账册放在书桌上,笑嘻嘻地说:“讨教只是顺便啦,这个时候芸姑应该做好了一堆好吃的糕点送给云三爷,要是不赶紧地去,只怕都吃不到呢”

    凤九仪果然中招谈芸姑的糕点对凤府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我去我去我去,我也要去”相比起卫英之外的别的丫头,凤九仪跟屏的关系算是比较铁的了,因为屏曾是凤九仪母亲兰采儿的贴侍婢,两人腻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祝兰台和凤九仪的关系之所以突飞猛进,除了当事人的努力,便是屏和卫英劝说的结果。

    “嫂子,你慢慢算,记得算完了让来喜或是来福去喊我一声,我会给你带几块好点心回来的”凤九仪话未说完,人就已经拖着屏飞快地跑了出去。

    祝兰台失笑,这样的“激”的凤九仪,还真是让人吃不消。

    凤九仪果然从谈芸姑处给祝兰台带回了两块糕点。

    据屏说,因为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去吃,谈芸姑不过做了两人份的,一份是给凤云天的,一份是给凤云天心底的那个人的。谁知道凤九仪去了就敞开肚皮吃,不但自己吃,还大方地分给屏和卫英好几块,最后不但把要送给望月院的那份吃完了,甚至连凤云天的那一份也岌岌可危。

    谈芸姑急了,那可是她费了好大的心思刚研制出来的新品,今儿还是头一遭做,万一凤云天尝不到一点儿,那自己的心思不都白费了吗?

    于是,顾不得尊卑,谈芸姑直接上前要抽出盘子,挽救最后的糕点。凤九仪吃的正欢,又不知道这糕点对于谈芸姑的意义,自然死死地抓着不肯放

    两个人灼的目光将周围的空气烧得劈啪作响。

    最后,凤云天及时出现,见到这个状况,竟然自打凤海天对他横刀夺之后,第一次开怀大笑起来,笑得谈芸姑忍不住一愣,这盘子就被凤九仪见缝插针地抢了过去。等到谈芸姑反应过来想要去抢的时候,凤九仪早就填了两块在肚子里,嘴里还含着一块,手里还抓着三四块准备带回去给祝兰台,而白瓷盘里干干干净净地什么都没有剩下。

    谈芸姑心里一委屈,几乎哭了出来,哽咽道:“那是我第一次做的新品,做给三爷的,三爷都还没尝……”

    凤云天原本想说,不过是一两块糕点,吃与不吃有什么要紧的,但是想到谈芸姑的心意,便叹息一声,直直地盯着凤九仪看。

    被凤云天这么一盯,凤九仪忍不住一抖,嘴里的半块糕点差点掉了出来。赶紧咽下嘴里的糕点,凤九仪警惕地看着凤云天,说:“虽然我抢了芸姑做给云三叔的糕点是不对,但是那是我不知道这糕点云三叔还没有尝过啊。这样吧,我分两块糕点给云三叔,但是只能给云三叔两块,剩下的我要给嫂子带回去”

    凤九仪说完,将手里的四块糕点放了两块在白瓷盘上,就要给凤云天递了过去。想了想,凤九仪又收回手,将白瓷盘递给蹲在地上眼泪都差点流出来的谈芸姑,说:“芸姑,对不起,我不知道这种糕点云三叔还没有尝,还以为可以跟以前一样随便乱吃呢。但是,我答应了嫂子要给她带回去两块的,所以只能匀出一半给云三叔了。”

    谈芸姑也是一时生气委屈,就忍不住抱怨出来,这时候自己也觉面上羞涩,暗骂自己竟然将心底对凤云天的那份独特的心思说了出来。如今见凤九仪说明白抢光糕点的原因,又见凤九仪主动匀出了两块糕点,谈芸姑更觉得羞涩难当。

    “那个,九小姐,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谈芸姑讷讷地说:“若是九小姐以后想吃,我就多做一些送过去。”

    “这样自然是好的”凤九仪将眼睛笑成了弯月:“不过你要是能把这做糕点的技术教给屏就更好了那样你以后就可以做云三叔的个人糕点师傅了哈哈这是哥哥跟我说的,你对云三叔来说是特别的,就像嫂子对她来说一样哈哈哈”

    其他人听闻此,也忍不住都偷偷地笑起来,目光在凤云天和谈芸姑之间逡巡,一脸的暧昧。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