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黄志归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第四十章 黄志归来

    “呀姑娘你一直跪着呢,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被你吓到,都没想起这茬儿来”屏装作刚发现如烟跪在地上的样子,连忙上前要扶起如烟,“你看看你看看,早说了我们主母不会怪你的,不过是拦了我们的马车,至于要下跪请罪这么严重吗?还是,姑娘你曾经做了别的错事,现在才鼓起勇气来道歉吗?”

    屏眨巴着大眼睛,一副她真的是随口一说的样子。

    如烟气得直想把屏一巴掌拍飞,但是她很清楚自己不能这么做,万一真的打了屏,那今屏说的话就不会流传为谣言,而是事实那明,她如烟就会成为全洛阳城的笑柄吧,说她极为善妒,不但潜入凤家勾引凤崇,甚至还当街拦住祝兰台,想要给祝兰台安一个暴虐恣睢的名声

    “这位姑娘言重了,我只是,只是……”最后,如烟编了一个谁都不会相信的理由:“我上午没吃饭,饿昏了头,本来是想下马车来给你们道歉的,结果却不下心跌倒……”

    跌倒?鬼才相信你的话呢

    屏忍不住腹诽,跌倒会跪得那么笔直吗?

    周围的人自然是对如烟的话也存疑,都大声哄笑起来。

    “屏,马车里还有些吃食,你拿去给那姑娘先垫垫吧。”祝兰台觉得听得差不多了,不能再默不作声,便透过马车帘子训斥道:“你也真是的,人家姑娘饿昏了那么久,你竟然才发现小心下次扣你月钱。”

    屏连忙像模像样地告罪,和旁边秀色楼的小丫头一起扶着如烟登上了青油布马车,还贴心地絮叨着:“姑娘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点儿吃的,免得你又饿昏了头。”

    周围的人闻言,哄得又都大笑起来。

    如烟恨恨地瞪了屏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不用”说完,如烟立刻一把摔上帘子,将屏挡在外面。

    “哎哎哎,姑娘你怎么瞪我啊?我真的是好心要给你送东西吃的,免得你在马车里再晕了过去”屏还真是装上了瘾,将如烟私下对她的敌意大喊了出来,马车里的如烟真是快要被她气晕了。

    人群中有人好笑道:“还不是因为你害得人家演不下去,哈哈”

    “演?演什么?”屏一副我真的不知道地样子,眨着大眼睛无辜地看向那人。

    那人面色一红,被屏扑扇的大眼睛眨得有些羞涩,讷讷道:“就是,就是她在表演给大家看……然后你又……”

    “哦~”屏恍然大悟,又补上一句:“我说她为什么那么恨我的样子呢原来是因为这个不过,为什么要表演给大家看?这姑娘也不知道是谁,真是……

    屏摇摇头,表示对如烟很是无语。

    “她就是你刚才说的花魁娘子啊,就是秀色楼里的如烟。”那人又补上一句。

    “啊原来是如烟姑娘啊”屏惊讶得嘴巴里几乎都可以塞上一个鸡蛋了,“这么说,说不定她刚才真的是跪下请罪的呢”

    周围的人闻言,哄地大笑起来。

    祝兰台觉得屏玩得有些不亦乐乎了,似乎有玩过头的嫌疑,便赶紧出声道:“屏,你还在那里闲聊什么呢,我们还有事呢”

    “啊,对对对还有事呢”屏一副这才想起的样子,呼啦呼啦地跑上马车,还不忘给众人留下一句“主公应该都等急了吧,他可是急着送给主母您礼物呢”

    马车外,众人感叹凤崇和祝兰台的夫妻深;马车里,祝兰台感慨屏表演得如此到位

    “屏,真没看出你还有这一手”祝兰台感慨道:“那如烟是何等人物,都能败在你的手上,真是让人忍不住感慨万千啊”

    屏连忙谦虚地说:“哪里哪里如烟是先败给了主母您,然后才败给我的,哈哈”

    祝兰台无语,屏明明因为打败了如烟很是得意,偏偏还故作谦虚地绕了个弯儿夸她自己……

    “主母,接下来我们还要在街上到处看看吗?”屏问。

    祝兰台摇摇头:“不了。如烟闹了这么一出,大致也推测得出来,放出消息的人是她,至于她为什么这么做嘛,也可以猜的七七八八了,也不用在街上打探什么。”

    “也是呢。”屏有些失落的样子:“被如烟这么一闹,咱们再在街上的话,肯定会有很多人围观……”

    见屏甚是失落的样子,祝兰台忍不住笑,拍了拍屏的小脑袋瓜,安慰道:“你放心,早晚有你大展辩才的时候,何必急在一时呢兵家大忌,就是接连迎战以致疲惫不堪。”还有一句话,祝兰台没有说出来,如烟之所以败落,不是没有辩才,而是让屏抢了先机,而抢了先机的屏一点都不给如烟反驳的机会,让如烟最终不战而败。

    屏见被戳破了心思,不要意思地笑笑,说:“自打夫人,哦,我是说主母您的婆婆,自打离开她之后,我很久都没有这么爽快地练过嘴皮子了,所以忍不住怀念,嘿嘿。”

    这是屏第一次在祝兰台面前提起兰采儿的事,祝兰台不由地开始好奇,好奇兰采儿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从屏的表看来看来,应该是个好相处的主儿,也应该跟屏一样喜欢逗着别人玩儿。

    心里略微好受一些,祝兰台想,或许兰采儿和凤在天当初在凤崇和自己成亲的前离开,并不是因为对自己十分不满吧……

    本想问问有关凤在天和兰采儿的事,但是又觉得唐突,怕屏为难,祝兰台只得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当做没听见屏刚才那句话里的“兰采儿”这个人。

    某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兰采儿大大地打了个喷嚏,模糊不清地嘟囔道:“是谁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凤在天将某个很是不满的女人揽在怀里,笑道:“大约是崇儿或者是九儿想你了吧。怎么,要不要回去看看?”凤在天故意逗兰采儿。

    “才不要”兰采儿挣脱凤在天的怀抱,大叫道:“我好不容易逃出来透口气,谁要回去面对那些压死人的银子、金子、珠宝哦,对了,还有凤海天那个小人”

    凤在天哈哈大笑起来,宠溺地点了一下兰采儿的额头,无奈地说:“你啊……”

    兰采儿嘻嘻一笑,钻进凤在天的怀里,享受这难得的轻松欢悦。

    ###

    黄志上次来信说,要到元宵节前后抵达洛阳,但是竟然在正月十二就提前到达,一路风尘仆仆。

    凤崇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一下,才幽幽地喟叹道:“赶得这么快吗?”

    一旁的凤博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难得失神的凤崇,心里叹息,原本按计划黄志应该在元宵节过后回来,谁知在长安的时候,黄志竟然碰到了前往姑苏桑园揩油的祝良武,一问之下,才知道祝兰台竟然已经嫁给了凤崇为妻所以,行程不断地缩短,最后黄志竟然比预定的归期足足提前了三天

    “唉,这下变成三角关系了……”凤博内心独白道。

    “你去安排给黄先生接风洗尘的相关事务,地点,地点就定在望江楼吧。”凤崇指节烦躁地敲着桌面,吩咐道。

    “望江楼?”凤博诧异,皱眉问道:“可是每次不都是在府里设宴款待的吗,怎么这次突然……”问了一半,凤博就停了下来,转念一想,是了,这黄志对祝兰台一直过分地关切,而现在凤崇和祝兰台因为如烟又在闹矛盾,这个时候让黄志入府,怕是不太好吧。

    凤博正想应下来,谁知凤崇眉头一皱,又改变了主意:“算了,还是在府里设宴款待吧。突然换个地方,只怕黄先生会胡思乱想,生出祸端来。”

    凤博不知道该给凤崇什么合适的建议,怔了怔,便领命离开了。

    正书房又恢复了先前的宁静,只剩下凤崇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桌前,想着该怎么解决眼前的困境。

    凤崇想,先不管他对祝兰台到底有没有对妻子的,这个时候的他们都不起再一次谣言了,所以他害怕黄志做出什么不合宜的举动,传出什么风言风语来,到头来毁的还是祝兰台的清誉,还有凤家的名声。

    黄志对凤崇来说,是不可多得得力下属,凤崇不想这样轻易地就是去他。与其让黄志在望江楼对自己心生嫌隙,倒不如大大方方地将黄志接入府中,像往常一样犒赏,这样不管外人怎么说,至少黄志不会对他产生什么意见。

    “唉,真是关心则乱……”凤崇苦笑一声,抚额长叹,因为在乎祝兰台的想法,所以才会令自己陷入目前这样胶着的局面吧。而凤海天,大约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利用凤九仪对祝兰台的厌恶,让如烟顺利欺骗凤九仪,通过凤九仪进入凤家生事,最后再将矛头指向他,让他在凤家和祝兰台之间两难抉择吧……

    “但愿黄志这次,别再生什么事端吧。”凤崇祈祷道。

    另一边,屏也在将黄志归来的消息告诉祝兰台,想要看看,在祝兰台的心里,黄志到底有多少分量。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