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你抢我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第三十八章 你抢我夺

    像所有的流言蜚语最终会传达每个人的耳朵里一样,凤崇和如烟之间的暧昧纠葛,最终穿过凤崇设置的种种屏障,到达了祝兰台的耳朵里。

    即使祝兰台之前关于凤崇和如烟的关系就有了大略的认知和猜测,但是猜测是一回事,真的确定了,却又是另外一回事。更何况,凤崇出轨的消息,还是义愤填膺的常伽蓝告诉祝兰台的。

    祝兰台叹息,或许今天出门探亲之前应该先查黄历,看是否宜出行,也不至于碰到这种尴尬的事

    祝兰台承认,关于凤崇和如烟之间的种种桃色绯闻或是感动天,或多或少地对她的心产生了影响。但是祝兰台最介意的不是凤崇到底跟如烟有什么纠缠不清的过去和现在,而是这个消息是由常伽蓝告诉她的。

    常伽蓝是谁,那是常年隐居不出的至真大师若是连常伽蓝这样深入简出的人都知道这件事,那估计整个洛阳城就没有人不知道了吧。

    想起自己一直没有听到任何的相关风声,祝兰台叹息,或许是凤崇刻意封锁了消息吧。祝兰台一时间想不透,是如烟想要跟凤崇再续前缘故意放出消息,还是凤海天为了抹黑凤崇故意散播谣言。

    抹黑?

    祝兰台冷笑一声,空来风,未必无因,难道凤崇和如烟之间真的是风清月白吗?她可不信那凤崇和如烟之间缠绵和无奈的样子,祝兰台记得清清楚楚,那深痛苦的两对眸子穿越人海遥遥相望,作假如果能做到那么真的程度,那如烟和凤崇还真是比当时名伶的演技还要厉害看来,她祝兰台竟然做了王母的凤钗,生生划开了一对有人呢

    “表妹,你怎么还笑?这个时候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常伽蓝见祝兰台脸上没有气气愤,没有哀怨,只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嘲弄,不由地着了急:“难道你刚成亲三个月不到,丈夫就寻花问柳的,还弄得满城风雨,你都无所谓吗?”

    祝兰台好笑地摇摇头,说:“为什么要介意?你也说了,你听说的是谣言。谣言嘛,有几分真,几分假,难道我分不清楚吗?”

    祝兰台很想为自己鼓掌,在这个时候她竟然没有丧失理智地大哭大闹,或者是干脆昏倒在地,而是冷静理智地扮演者凤家主母的角色,端庄娴雅,不轻信流言蜚语。若是凤崇知道她这个时候还在遵守契约,扮演完美的凤家主母的话,应该会很是赞赏吧,祝兰台有些嘲弄地想。

    “流言?”常伽蓝冷静下来,冷笑一声:“表妹当真是这么看待的吗?你就如此信任凤崇,信任你才结识三个月的丈夫?”

    信任?

    祝兰台现在听见“信任”这个两个字觉得分外可笑,她跟凤崇之间会有信任存在吗?即使有,那也是深信对方会遵守契约吧……

    “不然呢?”祝兰台微微一笑,见常伽蓝一脸的不满,反问道:“你是想我回去跟凤崇大吵一架,甚至是和离?还是说,我应该去秀色楼,抓住如烟,大骂她一顿,骂她是狐狸精,让她千夫所指?”

    狐狸精?哼

    现在连祝兰台自己都分不清,倒是她和如烟,哪个才是“狐狸精”。

    照凤九仪的说法,如烟认识凤崇在自己之前,甚至在自己嫁进凤家之前,如烟还跟凤崇在秀色楼度过了很多美好的夜晚,那样的话,自己才是破坏凤崇和如烟缘的坏人,不是吗?既然如此,那她又有什么资格去教训如烟,以一个妻子抓住狐狸精的姿态……

    但是,凤崇说了,他在自己从长安出发来洛阳的路上就一直尾随,如烟是四月新晋的花魁娘子,是凤崇买了她的覆帐之喜,那也就是说,自己认识凤崇是在如烟之前了?

    猛地摇摇头,甩掉那些到底谁在谁前的问题,祝兰台只是觉得可笑,都什么时候,她竟然还在纠结着,到底是她破坏了如烟和凤崇的缘分,还是如烟想要插足她和凤崇的婚姻。以如今的势看来,不管谁是谁的狐狸精,她都应该努力地寻求谣言背后的真相,然后小心应对吧……

    祝兰台忍不住叹息,觉得自己嫁进凤家之后,因为凤崇的好,就觉得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个可以带她摆脱被祝良武和言氏嫁的良方。在恐慌中被凤崇挽救,安慰,所以才会忍不住想要全心地依赖凤崇,而忘掉自己曾经是那么地渴望自食其力……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常伽蓝低头讷讷地说,“我只是觉得,表妹你值得更好的,没必要守着那样花心的男人……”

    说到后来,常伽蓝的声音低到了几不可闻,脸上染上一层红霞。

    祝兰台正在思考这场谣言背后的谋,并没有注意到常伽蓝微忸怩和紧张,只是托腮凝视远方,像是那里有什么稀世珍宝吸引着她一般。

    常伽蓝见祝兰台不答话,脸上的红潮这才慢慢褪去,心底有些失落,即使他如此激动地想要替祝兰台打抱不平,祝兰台依旧未曾将眼光放在他的上。

    常伽蓝明晓自己对祝兰台的心思,是在上次他因为祝兰台要回家的事跑回自己屋里大摔一场之后。当满地狼藉包围他的时候,常伽蓝猛地意识到,他一向最引以为傲的平静无波竟然因为祝兰台要回家,回到凤崇边,而消失不见了?

    刚开始,常伽蓝很是惊慌,他不知道怎么应对这样陌生的思,不知道该怎么跟已经嫁给凤崇为妻的祝兰台的相处。缘分是件很奇妙的事,它在冥冥之中帮世人安排着相遇,相知,相,却不能够保证相遇,相知,相得恰到好处,恰逢其时。

    相恨晚……

    当常伽蓝明白自己心思的时侯,脑海里回旋的只有那四个字,相恨晚……若是在曾经朝夕相对的那四个月他早一点意识到自己的心思,若是当祝良武和言氏嫁的时候他及时出手帮助祝兰台,那或许,现在他已经有了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吧。

    祝兰台并不知道一旁的常伽蓝正在翻江倒海地懊悔着,她只是在想,这场流言蜚语的背后,谁是主谋,又有谁乘风起势。

    百思不得其解,祝兰台灵机一动,或许上街看看,看看外面传成了什么样子,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表哥,我街上看看。”祝兰台猛地站起来,也不等常伽蓝回答,便冲出门去,对守在外面的屏说:“屏,咱们上街”

    常伽蓝看着那马车扬起的烟尘,只能将满腔的思化作一声叹息。

    秀色楼,很快有人将祝兰台离开常宅的事,以及祝兰台乘坐马车的去向报告给了如烟。

    手下一个用力,那精致的白瓷杯立刻粉碎骨,自如烟的手里滑落。

    “是吗?”如烟轻笑道:“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最终忍不住了吧。凤崇啊凤崇,看来你的保护也难免有疏漏之处呢也好,没了外人的庇护,我倒要试试这祝兰台有几分本事”

    这是如烟第一次真心地想要好好地配合凤海天的计划,也是第一次违背凤崇警示。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如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她只要这一次放纵自己就好,只要这一次她顺利嫁入凤家,抢过凤崇,那她以后绝对什么都听凤崇的,剖肝沥胆,在所不惜

    “如烟,你确定你真的要去城隍庙那里吗?”一旁的红fen轻轻一笑,掩口呷了口好茶,忍不住眯起双眼享受那唇齿间流转的香韵,等待着如烟的回答。

    “为什么不?”如烟反问一句,接着一脸自信地出了门,很快楼下便响起招呼马车的声音。

    “是吗?”红fen听见马车离开的声音,对如烟的决定不置可否。

    轻轻一笑,红fen拈了一只梅子放到唇边,喃喃自语:“有了自己思想的棋子,主人还会放心吗?更何况,这个棋子上的还是敌人……”

    如烟啊如烟,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

    红fen摇摇头,叹息一声,算了,到底命不是自己的,自己在这里瞎担心什么呢。凤海天既然肯提出嫁给凤崇这样的条件来利如烟,那就是说,如烟的心思凤海天早就知道了吧,只是他没等到合适的时机说破而已。

    拿起帕子擦干净手上的梅渍,红fen轻飘飘地溢出一句:“也是呢,女人是最易因痴而变傻的,女儿家的心思,忍不住都写在脸上,瞒得了谁呢?”

    一丝苦涩划过红fen的双眸,很快,那水眸里便澄澈一片,又很快地堆满了狂野和妖艳。扭走出门外,红fen将一双玉臂缠上男人健壮的腰体有技巧地在男人上蹭了蹭,吐气暧昧:“爷,您今儿可是有些晚了……”

    “晚了吗?”男人邪魅地一笑,一手已经探进红fen的衣襟里撩拨起来,“你这不知满足的小猫,一会爷用一分的时间给你十分的快乐,好好地弥补你”手下一用力,红fen暧昧的呻吟立刻溢出唇外。

    下一刻,男人已经翻将红fen压在一扇门上,另一脚同时将另一扇门踢上。

    “啊——嗯,嗯啊,慢,慢点……讨,讨厌……啊——”

    暧昧的呻吟透过门窗传了出去,应和门被撞击的节奏,分外撩人。

    有些事是宿命,也是自己的选择。红fen知道,一旦踏上了这条路就再也不可能回头,但是她认了,谁让她那么他,愿意为了他而在眼前这个男人下婉转承欢……

    律动的激,饱含的红潮,让红fen暂时忘却心里锁着的苦闷,在眼前这个男人猛烈的撞击下,暂时攀上幸福的云端。

    云端呵,多么地虚无缥缈……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