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下马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第三十二章 下马威

    (今二更~感谢亲们的粉红和打赏~群摸摸~O(∩_∩)O~)

    自打那凤崇和祝兰台在风雪之夜偎依在正书房之后,事后两人虽然都没有说什么,但是各自心底都明白,那一夜温暖摇曳的烛光,驱散的不仅有严寒和黑暗,还有两人原本埋在心中的疙瘩。再大的不满,再深的误解,在那次赤l的全然信赖之后,便都随着那些飘散的烛烟,烟消云散了。虽然现在两人之间依旧谈不上什么夫妻分,但是至少,比起最初的相互防备,两人都开始学着慢慢地信任对方。

    祝兰台有时候会想起在上次回门前夕,凤崇跟她摊牌,说娶她只是为了给凤家找一个合适的当家主母以堵住悠悠众口,然后又说起他曾一路从长安尾随她到洛阳,直到在洛阳边陲的小树林的血战中,她离奇地消失。

    那时的祝兰台曾经怀疑过凤崇,怀疑凤崇在洛阳边陲小树林的那场残酷的在战斗中见死不救,任由她和卫英陷入险境而不施以援手。现在想想,祝兰台就不觉得好笑,经历过那凤崇恬静如孩童的沉睡,她想,或许这样的凤崇不会是个见死不救的人。

    至于当初凤崇到底在哪里,又在做什么,为什么没有出面营救的事,祝兰台倒是不在意了。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时光荏苒飞逝,何必将那些有限的岁月浪费在对过去的怀疑和由此而衍生出来的纠结和痛苦之上。

    但凡人之将死,必然看淡以前在世之时所看重的得失荣辱、勾心斗角。祝兰台算不上死过一回,但确实曾经重生在一年以前,所以虽然现在的她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生活,但是也从不勉强自己陷入一些不必要的心里的泥淖。

    经过年一事,祝兰台的治家本事得到了凤府上下的一致认可,虽然比起上一任的当家主母兰采儿,也就是凤崇的母亲稍微差了一点,少了一些雷厉风行的手段,但是至少没有出什么纰漏。要知道,过年一事本来就十分的繁琐,更何况还是凤家这么大的一个家族,想要什么事都办的井井有条的,还真是不容易。

    初一的时候给长辈拜年,祝兰台先跟着凤崇和凤九仪去给凤海天拜年,带着一些精心准备的精致的年礼,虽然不贵重,但也只需略表心意而已。

    老实说,其实凤崇、祝兰台和凤九仪三人对凤海天都没有什么真实意的,不过是给长辈拜年的礼数不能少,便都只得堆着笑脸,恭敬地去给凤海天请安。

    去的时候,祝兰台还在担心,担心万一哪一点露出了破绽,会被凤海天认了出来,当场抓包。虽然在秀色楼的时候,她一直都是一副蓬头垢面、裹着被单的形象,不告诉别人自己的真实名姓,还故意改变了口音,而唯一见过她的只有秀色楼的长治,听说也被秀色楼的神秘老板赶了出去,生死未卜;但是祝兰台还是很担心,担心凤海天这样精明的人,当初又那么煞费苦心地将她软在秀色楼,一定是有所图谋,所以就难免会认了出来。

    然而,祝兰台并不知道,凤海天当初软她,是因为把她借由藏书宝上演的凭空消失看作是跑江湖惯用的障眼法,不过是因为她耍得好,才想要软她作为将来对付凤崇的秘密武器。要知道,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只要用那些怪力乱神的谣言去撼动凤崇的凤氏家主之位,那绝对是事半功倍

    但是,同样的,祝兰台的“障眼法”只是凤海天的一时兴起,即使没有祝兰台,凤海天还会找出更多的张兰台、李兰台、王兰台来做这些事。所以,原本就不清楚祝兰台真实样貌和声音的凤海天,在祝兰台逃跑之后,就渐渐遗忘了自己曾经在秀色楼软过这号人物,反正在他心底,走失的只是一个会使障眼法的无名小卒而已,在他看来,祝兰台甚至还比不过他手下的一匹骏马。

    自打祝兰台嫁入凤家之后,在祝兰台的刻意回避和凤海天的无视之下,除了刚成亲的第二天两人曾经见过面之外,这两个多月几乎都没有碰过面,即使碰见,也只是偶然撞在一起,祝兰台低头请安,凤海天鼻子朝天地哼了一声,就径自走过去了。

    凤崇、祝兰台和凤九仪三人走到凤海天一家的望月院,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若有所思地朝里面看去。

    祝兰台停下来,是因为害怕,担心会被凤海天认出来;凤崇停下来,是因为曾经遭受过凤海天的多次暗害,甚至于现在凤海天依旧没打算放弃家主之争,没打算放过他;凤九仪孩子心,对于凤海天的暗地筹谋和谋诡计并未看在眼里,更不曾记在心中,只是单纯地不喜欢跟一个特别严厉又关系疏远的长辈相处而已。

    三人各怀心思,却同样地不喜欢凤海天。

    “哟,主公、主母和九小姐来啦二爷早就在屋里等着了。”直到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走过来,弯腰行礼问安,凤崇、祝兰台和凤九仪三人这才回过神来,微微一笑,跟在小厮后走进了望月院。

    凤海天一直未将祝兰台看在眼里,放在心上。因为在凤海天的眼里,祝兰台只是一只穷人家的小麻雀,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撞进了凤家,嫁给了凤家现任家主凤崇,攀上高枝儿,摇一变,成了一只金凤凰。

    但是,麻雀就是麻雀,即使给她穿上了锦衣,也依旧变成不成凤凰,因为骨子里的那股子小家子气。

    凤海天原本就是这么看待祝兰台的,而在凤崇和祝兰台大婚的第二天早上接受新妇的请安时,凤海天更加认为自己的看法是对的。凤海天一直记得,那的祝兰台像是被网纱罩住的麻雀,扑棱着两只短小丑陋的翅膀,吓得浑簌簌发抖,还让凤崇提前告退来帮她逃离那场不适合她参加的上等人的交谈。

    后来凤海天也曾经注意过祝兰台几次,不管怎么说,祝兰台的出嫁都让凤崇因得了一个妻子,破坏了他散步谣言的谋,而暂时让凤崇坐稳了凤氏家主的位子。可是,每次见面,祝兰台都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低着头,子有些发抖,声音发颤地问安道“海,海二叔好”。这样的祝兰台,让凤海天鄙视,却也放心。

    就在凤海天决定将祝兰台彻底划出威胁自己利益的黑名单时,祝兰台开始慢慢地接手凤家的家务事,而且越做越好,甚至在过年送年礼一事上想到了替代法,投其所好,不但帮凤家节省了一大笔的开支,还将与那些商户的关系处得更好,为将来长远的合作打下了很好的感基础。

    所以,凤海天惊心了他可以容忍凤崇娶一个妻子来逃避舆论的压力,但决不许凤崇的这个妻子成为凤崇的得力助手,成为他棘手的劲敌。

    当然,祝兰台现在不论是能力还是手段,都完全比不上当初的兰采儿,但是祝兰台有一样东西是兰采儿永远都不可能拥有的,那就是年轻祝兰台有时间学成兰采儿那样雷厉风行的手段,甚至比兰采儿更出色,比如现在的祝兰台,比起当初的兰采儿干净利落,在凤府的下人心中就多了一份亲切,得人心者得天下,攻心是最好且最行之有效的手段;可是,兰采儿却不可能再回到十六七岁的年龄,慢慢变得更强。

    所以,虽然明知道现在祝兰台对自己还构不成威胁,但是凤海天却已经决定从萌芽状态入手,将祝兰台对付自己的那一天,永远地扼杀在摇篮里。

    祝兰台从进门起,就觉得心里不舒服,感觉像是头顶上压了一块浓重的乌云,压得她几乎喘不过起来。一手悄悄地抚上心口,祝兰台努力做了几次深呼吸,感觉心里舒服一点,便朝边的人看去,只见凤九仪早就一副不耐烦却又不敢跑的样子,一脸的委屈,说起恭祝新年的话来都有些勉强;倒是凤崇,明明他应该是最痛恨凤海天的人,却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的样子,笑得恰到好处,既不显得疏离,又不过分亲昵到让人觉得很假的地步。

    心底暗自感叹一声,果真是风雨中走出来的凤氏家主,心机城府不是一般人可以学会的。祝兰台心底忍不住为凤崇喝彩,对付凤海天这种老巨猾、手段狠绝的人,就该这样,敌不怒我不怒,敌怒了我更加不怒,活活气死他最好

    显然,祝兰台的愿望要落空了,因为凤海天也是一副威严中又有掩饰不住的慈的长辈的样子,微笑着看向这边,嘴里乐呵呵地回一些没营养的祝福。

    高手对决,方显英雄本色

    祝兰台想,不如就趁现在悄悄地撤了吧,免得待的越久,就越容易露出破绽。

    谁知就在祝兰台准备找个借口开溜的时候,凤海天竟然突然话锋一转,开口道:“崇儿媳妇我倒是从来没有好好地看过,原本以为只是小户人家的女娃儿,经不住凤家这样大的家业,谁知竟然做的这么好,让上下都赞不绝口呢”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