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祸根(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第二十七章 祸根(一)

    (一如既往地打滚儿索求一切支持咩~O(∩_∩)O~群摸摸~)

    “你不是跟姑妈一家很亲吗?怎么两次来这里,你都像是绷紧着神经,过得很累一般?”凤崇试探地问。上一次祝兰台一上马车就放下帘子大喘气,如同获得大赦一般,凤崇知道是他跟常伽蓝之间浓浓的火药味吓到了祝兰台;那这一次呢,他都没有跟来,为什么祝兰台反而是一副更加明显地有意避开常伽蓝的样子?

    “我……”祝兰台想了想,还是扔给凤崇两个字“没事”,便转面向窗外,像上次一样只给凤崇留下一个背影,一副明显不愿多谈的样子。

    凤崇心底气闷,也不好责怪祝兰台,心底又想着怎么为那次醉酒的事跟祝兰台道歉,一时间很多事涌上心头,凤崇干脆也扭头转向另外一边,闭目养神去了。

    一路上只有辚辚的马车声,一路寂静地奔向凤府。

    到了凤府,两人依旧是无话地各自分开,各自去忙各自的。

    凤崇很是气闷,他本来是鼓足了勇气去负责的,但是眼见着祝兰台只顾着跟常伽蓝闹子,理都不愿意理他,于是把原本道歉的心思慢慢换成了妒忌和不满。

    祝兰台也不比凤崇高兴到哪里去。想到凤崇醉酒胡来之后就不见了踪影,也不商量一句地就去常家接她,见了面不说别的,一开口就是质问的语气,气得祝兰台直想发火大闹一场,但想着她跟凤崇这样的“夫妻分”,祝兰台便只得忍住,免得又在凤崇那里落下不遵守默认交易的把柄。

    原本只要一个人先开口就解决的僵局,却因为各自的固执而变得愈发地不可收拾。

    因为忙完祭灶就要过年了,祝兰台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和时间去跟凤崇怄气。为了在凤家凭借自己的能力站稳脚跟,祝兰台鼓足干劲,想要在过年这个大的节上大展手。

    大约是凤府的很多人都误以为祝兰台真的跟凤崇发生了实质的关系,又见祝兰台接手家事之后,虽然没有大的成绩,但是萧规曹随,总还算是没有出什么乱子,便在祝兰台对过年一切事务的安排上,各自都表现了最大的配合。

    新年在即,大约将事商讨得差不多了,祝兰台便跟枚总管、青管事、淳管事,以及柳管事几个人在德馨院的书房里估算大约要拨出多少银子来做过年的经费。

    因为事先大略地列了清单,淳管事便按照清单,一边拨打着算盘珠子来一项一项地计算所有的花费,一边将花费的银子说出来:

    “首先是年货一项,按照往年的惯例,大约需要猪十头,牛六头,羊十只,鱼百斤,蛋二十筐,鸡百余只,各种茶果蜜饯,另有蔬菜米粮足数加其他的一些物事,约合计七百四十两。”淳管事说着,在算盘上拨上相应的数字。

    祝兰台不由地咋舌,她只知道凤府家业大,花费也大,却未曾想到有这么大一两百口人要欢欢喜喜地过个丰年,还真是不容易要是单靠誊写佛经,四个月才一百两,那七百四十两岂不是要要写上三年多的时间

    “除了这些之外,府里的人还要订做新衣。”淳管事补充道:“虽然早就吩咐下去做了,但是一直没有统计在过年的花费一项。府里的主人们一人至少三衣服,接下来按照各自的等级,分别是管事的两件,一等的丫鬟小厮一件外袍外加一件夹袄,其余的便是一人一件,同样根据等级分出用料的好坏和绣工的差异。”

    淳管事一边解释着花费用项,一边飞快地拨打着算盘珠子:“因为是府里的绣娘来做衣服,造价便比给外面做便宜了一些,也就四百两的样子。”

    又一次,祝兰台忍不住感叹,果然是大户人家,什么叫“也就四百两的样子”?

    “再加上一项吧。”枚总管突然出声道:“今年不少人表现不错,除了新衣服之外,相应地奖励几件配饰吧。府库里倒是有一些,但很多是府里的珍藏,能拿出来的不多,需要到外面买上一些。”

    “这倒是不必。”淳管事想了想,说:“记得咱们自己的有些首饰店里还有剩余,可以先去看看能不能用。不过,就算是如此,这部分花费还是要记上。只是到底要多少首饰,枚总管心里有没有个大约的数目。”

    枚总管略一沉思,道:“也不多。到底是自己店铺里的东西,就按照进价算吧,也不过是百两左右就能解决的。”

    淳管事想了想,在百位上加了两个算盘珠子。

    “不是百两左右吗,怎么加了二百两?”祝兰台见状很是惊讶。

    “主母有所不知。”淳管事解释道,“若是这些拨出来的首饰用来卖,至少也是翻倍的价格,要是按进价算,那岂不是最后总的收益要亏损很多。”

    祝兰台点头,觉得淳管事到底是商家管事,就连是派送给下人的东西,也不忘记加上利润。又不感慨,果然是无商不啊竟然说是至少也是翻倍,那若是往多了算呢……祝兰台暗自下定决心,若想有足够的金钱,还是要做生意

    “然后就是月底除了照常的例钱之外,还要按等级分发红包,多则上百两,少则五百钱。”淳管事想了想,见祝兰台一脸不解,便开口解释道:“人无利而不往,这一部分向来是过年的一个重要支出。底下的人做出了成绩,上面的自然是要褒奖以示鼓励的。这些红包其实不算多了,正好将过年要发的红包和奖励的银子放在一处,反而可以省上一笔。”

    一听说发红包是重要的支出之一,祝兰台不由地深吸一口气,若是连七八百两的年货都还不算是重要支出的哈,那到底多少才算得上是重要?

    “往年多时大约需要千两的样子,今年主母新进门,要惠泽下人,主仆同庆,应该会多出一千两来,初步估计,应该会在一千四百两至一千六百两之间。”淳管事想了想,拨了一千五百两上去。

    祝兰台忍不住颤了一下,她竟然从不知道自己值这么多钱的不过是过年发红包一项,因为自己新嫁凤家,竟然生生多出六七百两出来

    “另外,烟花爆竹之类的也要买,尤其是祭祀需要的香烛和三牲。”淳管事想着,又加了三百九十两上去,估计是按照以前的年份直接加的。

    “说起来,主母新进门,应该去白马寺填香油钱。”枚总管托腮沉思了一会,说:“再加上一千两的香油钱。”

    祝兰台一下子将杏眸睁得圆鼓鼓的,原本因为她嫁过来要追加六七百两银子的红包花费就够让她吃惊的了,没想到竟然还要追加一千两的香油钱?这凤家是钱多得没处使吗?

    “那个,暂时不需要了吧。”祝兰台颤巍巍地开口,商量道:“或许,可以不用添那么多的香油钱。”再说了,以她现在跟凤崇的关系,添多少香油钱都是白搭,只不过平白给寺院送银子花罢了

    “那怎么行?”其他的管事们异口同声地反对:“别的都能少,就是这个不行”

    祝兰台一看众怒难犯,不由地犯了难。

    枚总管见状从中调停道:“主母您不用心疼。这是凤家的规矩,每次有新人进来,总要去白马寺烧香祝祷,祈祷夫妻和顺、早生贵子。更何况您和主公关系到整个凤氏一族的未来,此事万不可俭省了事。”

    祝兰台一看将整个凤氏一族都搬出来,只好不甘愿地点头表示妥协。

    淳管事见争执很快得到了解决,便接着说起其他的开销来:“每年支出的重中之重,便是给凤家亲族和凤家的生意伙伴准备年礼,所需费用从数万两到几十万两不等。”

    祝兰台这下彻底地惊呆了过年走次亲戚竟然需要这么多?想当初她还在吕家的时候,每次过年回娘家带的礼物是巷子里归宁的女儿中最多的,可最多也就百两的样子,这凤家走亲戚竟然需要数十万两?

    “兰家的亲戚,加上海主事及其夫人的亲戚,还有嫁出去的那几位小姐,万两也就只是堪堪地够用,还不够体面。如今主母新嫁,礼物自然要丰厚一些,还加上了长安祝家、洛阳常家、东莱蒙家散架亲戚,初步估计花费应该在两万两左右。”淳管事说着,在万位上加了两颗算盘珠子。

    祝兰台只觉得,自己都快把眼珠子瞪掉了最先是追加了六七百两的红包钱,后来是增加了一千两的香油钱,现在倒好,这走亲戚的费用竟然猛地飙升了一万两?他们还真当她祝兰台是座金箔裹的大佛啊

    “新增的祝家、常家、蒙家这三家亲戚,不用那么多的年礼了吧。我能嫁到凤家这样的大富大贵之家,他们就很替我高兴了,不在乎这些年礼贵不贵重的事。”祝兰台弱弱地说,在心底又补充上一句,除了自己那无良贪财的兄嫂之外。祝兰台心想,人家都说了是因为她新嫁进来所以才增加的年礼,那除了削减自己的亲戚的年礼,她总不能小气地要减少送给凤崇亲戚的年礼吧……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