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心生嫌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第二十六章 心生嫌隙

    (O(∩_∩)O谢谢亲们支持~求包~群摸摸~O(∩_∩)O~)

    看着祝兰台一脸恳求地看着自己,真意切外加可怜兮兮,常伽蓝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说道:“好吧,我答应暂时替你保密。但是你自己以后要多注意,像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还是少沾惹为妙。

    祝兰台一边冲常伽蓝感激地道谢,一边再心里头嘀咕,这常伽蓝平里总说他自己对佛祖忠诚无比,如今既然已经认定藏书宝的秘密跟无量佛法有关,怎么还这么小心翼翼地嘱咐自己,这不是摆明了对佛祖也不那么信任吗?

    “对了表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甩开心里头估量常伽蓝对佛祖的忠诚度的想法,祝兰台开口问道。想到常伽蓝深更半夜到访,祝兰台不由地觉得疑惑,到底有什么事这么紧急,非得立刻就说。

    常伽蓝闻言脸色一变,耳朵慢慢地红了起来,幸而摇曳昏黄的烛光让祝兰台看不清楚他的脸色,不然只怕他会更加窘迫。

    “也,也没什么事。”常伽蓝干咳两声,扭扭捏捏地说。见祝兰台眨着星子一般明亮的眸子看着他,似乎明显地不相信他的这句托词,常伽蓝更加不自在,留下一句“表妹你早点休息”,就逃也似的地奔出了房门,然后外面似乎嘭地响起一声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接着是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和飞快地远去的脚步声。

    祝兰台左右上下地打量了一下,没觉得这房间里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左思右想,也没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什么值得常伽蓝惊慌失措的地方。摇摇头,祝兰台咕哝一声,掩上门,吹了灯,困乏地倒在上,很快就进入沉沉的梦乡。

    果真,祝文怡的病拖了这么多年,除了平里的劳碌之外的因之外,还有一部分原因,便是怕她已经亏损的子承受不住,药量下的不足。在有经验的大夫的指点下,祝兰台将祝文怡的药物剂量适量地加大了一些,还混入了驱的连翘和黄芩,亲自给煎服并且伺候祝文怡喝下。

    大约是因为药物剂量的加大,对祝文怡体内的毒素来了一次猛烈的清洗;再加上祝兰台包办了祝文怡以前要做的所有家务,让祝文怡得以好好地休息一番,不过几光景,祝文怡已经拖了十来天的病终于有所缓解。

    听从大夫的建议,祝兰台每忙完家事,便带着祝文怡到院里子小坐一会,呼吸呼吸新鲜的空气,说一些街谈巷议的趣事给祝文怡听,辅助治疗祝文怡的病。

    祭灶前夕,祝兰台跟祝文怡等人说好了第二一大早就要回去,众人虽然不舍,但也知道祝兰台如今不比从前,是有家的人,上多担了一份责任,便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感谢祝兰台对祝文怡的照顾,嘱咐她早点休息。除了常伽蓝听闻后直接摔下筷子说是去书房翻译佛经之外,祝兰台的辞行并没有对常家的生活产生多大的冲击。

    要说祝兰台这几在常家的必须要做的事,除了帮助祝文怡处理家务事之外,便是继续帮常伽蓝誊写佛经。虽然每次誊写都累得祝兰台手腕酸疼,直喊着要罢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当祝兰台努力在一旁誊写佛经的时候,常伽蓝翻译的速度总是有增无减。

    想到以后不能再帮常伽蓝誊写佛经,也不能再帮他收拾混乱的书房,祝兰台收拾好东西之后,便到了常伽蓝的房间,想要说些抱歉的话。

    谁知还没到门口,祝兰台就听见常伽蓝屋内传来摔打东西的声音。心里一惊,生怕常伽蓝出事,祝兰台不由地加快了脚步,想要一看究竟。

    就在祝兰台将要推门进入的那一刻,里面突然传来常伽蓝愤怒的吼声:“你不是急着回去见他吗?那就回去啊我才不需要你假惺惺地过来帮几天忙什么温柔贤惠,不过是装出来的吧都一样的都一样惺惺作态……”

    子颤巍巍地后退几步,祝兰台双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哭出声来。杏眸里蒙上一层水雾,那水雾越蓄越多,很快便溢出眼眶,在祝兰台的脸颊上留下两条蜿蜒的泪痕。

    祝兰台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疼她、纵容她,给她一份工作养活自己,让她重新恢复自立自强的信心的表哥,在暗地里却竟然是这么看待她的……

    猛地转,祝兰台蹒跚的影快速地消失在黑寂的夜色里。

    第二一大早,祝兰台起后小心地掩盖了昨夜哭得红肿的双眼,直到几乎看不出哭过的痕迹,她这才拿起东西,走向前厅,准备辞别。

    一路勾着头走到前厅,祝兰台不敢抬头看向跟常然和祝文怡一起在前厅等待的常伽蓝,只是低头辞别道:“姑妈好生保重体,天凉加衣,记得别过度劳。我,我这就告辞了……”

    说完,祝兰台对着上首行了一礼,强忍着心酸就要转离开。

    “呵呵~娘子莫不是没有看见我吧,怎么这就要撇下我一个人离?”

    一阵温润如玉的清朗笑声窜进祝兰台的耳朵里,心头一震,祝兰台蓦地抬头,就看见除了坐在首座上的常然和祝文怡以及侍立一旁的常伽蓝,竟然还有那个永远含着淡淡的微笑的凤崇此刻的他,正微偏着头,含着微笑,有些好笑地看着自己。

    一时过于震惊,祝兰台张开口却说不出话,想要动,脚上却跟钉了钉一样,怎么也动不了,像个木头人似的站在前厅中央。

    凤崇叹息一声,难道那夜的事真的给祝兰台造成了这么大的冲击,让她在事隔十多天之后看见自己,依旧一脸因为惊吓过度而出现的呆滞……

    昨天一路从南郊的别业奔回城里的大宅,凤崇在听闻祝兰台早一步来常家的事后原本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后来怎么想怎么不放心,总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应该敢作敢当,怎么能借机逃避?于是,为了不给自己再改变心意的机会,一大早的,凤崇就赶来常家,亲自来迎接祝兰台回家,准备在路上就为那次自己的那次酒|后|乱|负责。

    自动自发地摇着轮椅上前,停在祝兰台边,凤崇伸出双手将祝兰台的小手包裹在自己的大手里,抬头微笑道:“怎么,我没打一声招呼就自己过来,惹得娘子不高兴了?”

    凤崇那修长的暖玉色手指覆盖在祝兰台的小手上,让祝兰台一下子就想起凤崇醉酒那一晚的事来。那一晚,醉酒后的凤崇也是用这双手在她的上游移,穿过她跟他纠缠在一起的头发,掠过她的眉眼,甚至还握住她的……

    绯红的晚霞飞上祝兰台的双颊,一直蔓延到她的耳后和脖子上……

    凤崇神色一动,眼神黯了一下,喉结上下滚动,握着祝兰台的小手的那双手也开始不自觉地摩挲着。

    凤崇和祝兰台两人知道相互之间在想什么,可是另外旁观的三个人可不懂。

    祝文怡是高兴坏了,因为自己的侄女儿和侄婿关系这么好,真是一对羡煞鸳鸯的神仙眷侣

    常然虽然为自己的侄女儿和学生的真意切感到欣慰,但同时也为自己的儿子感到惋惜。知子莫若父,或许祝文怡没有看的明白,但是常然很清楚,只怕常伽蓝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曾经四个月的朝夕相对,祝兰台这三个字早就刻在了常伽蓝的心上。装作不经意地瞥了一眼站在自己旁边的常伽蓝,常然叹息一声,自己这个可怜的儿子果然是一脸被人抢了心的东西的愤怒。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缠和不和谐的气氛出现,常然果断地开口道:“既然侄婿亲自来接了,那我们就放心了,也不用特地再找人去送兰妞。你们以后若是有空,就常来转转,毕竟亲戚亲戚的,越走才越亲嘛。”

    听出了常然话里送客的意思,也看出了常伽蓝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凤崇也不想多生事端,便微笑着点点头,说:“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姑父姑妈保重。”为了避免常伽蓝出言挑衅,凤崇只是对常伽蓝微微点头示意,没有开口特意辞别,理所当然,常伽蓝没有搭理凤崇。

    祝兰台也赶紧冲常然和祝文怡歉然地一笑,辞了别,推着凤崇就转离开了。

    常然起,交代了常伽蓝好好照顾祝文怡,便亲自出门送客。

    直到出了常家的大门,辞别常然登上马车,祝兰台这才猛地松口气,整个人软绵绵地倒在软垫上。

    “怎么回事?”凤崇直觉祝兰台在常家遇到了什么事,刚才他一眼就看出来,祝兰台的眼神在刻意地回避着一个人——常然。

    觉得心头一紧,凤崇皱起眉头,他可不希望在这短短的四五天内,常伽蓝就对祝兰台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或是更有甚者,做出什么不轨的举动来。

    凤崇决定要问清楚,不然有个常伽蓝横亘在他跟祝兰台之间,怎么想怎么不舒服。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