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主母立威(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第十一章 主母立威(二)

    什么叫激将法,祝兰台如今是彻底地明白了。在凤九仪的挑衅下,她竟然张口就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虽然有不成熟之处,但总比什么都说不出来的好多了。

    “你怎么知道我想不出来?”祝兰台冷笑道,心底明白,今天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怕自己后在凤府就难立足了。这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立威的最佳时机

    “佃户交不出租子分两种,一种是真的交不出,一种是假的交不出。”

    祝兰台说出这句话时,底下的人就笑了起来,凤九仪更加得意,因为祝兰台这话说了跟没说是一样的。

    “真的交不出来的又分两种,一种是租子收的高,一种是佃户歉收。”

    祝兰台说出这句话,众人的议论和哄笑依旧没有停止。

    “从刚才秋管事的话看来,真交不出租子的只怕是因为歉收。”

    下面的哄闹声小了些,因为一直在旁边几乎没有存在感的祝兰台竟然仔细听了事的始末,这让一些人生出一丝佩服。

    “这一类佃户一般心宽厚,若然家里有是不会不交的,对于他们就是不出来。秋管事说了,南郊有很多的桑园,既然如此,以丝绸发家的凤家是更不能失去他们。得金钱易,得人心难。既然目前势胶着,倒不如退一步,放宽时间,给予恩惠,将来收获的自然不止那些租子。”祝兰台知道被迫的苦难,因此说的时候也真意切,倒真的打动了一些人。

    “其实再退一步说,凤家家业大,即使南海的生意暂时歇置一下,也不会影响大局。”祝兰台颇为感慨地说:“钱是永远都赚不完的,若是一心想着赚钱,反而会陷入迷障,害了自己,苦了别人。”

    “你,你说的简单要是没有租子,那其他的生意怎么办?若是没有钱,这凤家上下几百个人怎么活?”凤九仪心底恼恨自己,怎么刚才就差一点被祝兰台装出来的“宽大襟”给迷惑了,更不满其他人竟然也赞同地点点头。

    “并不是每个佃户都没有多余的银钱来交租子。”祝兰台暗自庆幸,幸好前些子祝文怡为了替常伽蓝说一房媳妇,曾经打算置办田产,自己跟着学了不少东西,知道很多田地是有大户租给小户,小户再往下租,这样一层一层地往下顺延到亲自下地种田的佃户。

    “那些大量租下田地再分租给平民种植的佃户有很多,凤家肯定也有。既然如此,倒不如将主要的收租对象放在他们上。若然他们也不肯交租,那便是假的交不出来。对于这样的人不需要客气,只管强就好。”祝兰台说起这个的时候,未免有些底气不足向来是被人家迫,她倒是没有想到自己还有去迫别人的一天。

    秋管事插话道:“这种方法也不是不可行。只是,那些佃户里有些是不要命的顽劣之徒,贸然强,只怕他们会不要命地造反。说出去,倒于我们的名声不利。”

    凤崇点点头,附和道:“凤家向来待佃户宽厚,如此一来,清誉受损,倒是不利于将来长远的发展。”

    祝兰台面色一红,低头不语。

    “哼刚才还在假仁假义地说什么放宽时间呢,如今又要强那些大的佃户,难道他们不能享受仁义惠泽吗?”凤九仪很得意自己扳回了一局。

    “九小姐这话有些不对了。”秋管事不赞同道:“所谓仁义也是要看对象的。凤家的手下的佃户里,倒是真有些恶意不交租的,而且还总是要求跟小的佃户平等。他们发展到现在,已然成了凤家收租一块的恶疾,早晚都有要有必须清除的一天。”

    凤九仪动动嘴,不敢当面给秋管事难堪,怎么说秋管事都是原凤家家主凤在天一手提拔的庄园主管,在凤家颇有威望,不是她发小姐脾气的对象。

    有了秋管事的支持,祝兰台总算约略恢复了一点底气,接着说道:“世人所重的,有利,也有义。既然凤家想要收回租子,自然没法利,倒不如义这样一来,于凤家的清誉也没有什么损伤,租子也收了上来。”

    “哦,此话怎讲?”凤崇竟也来了兴致,抬头问道。

    “既然是恶霸,一般都有自己的团体,也有首脑。凤家既然在洛阳有头有脸的,自然各道都要敬之三分。不如直接找到那些恶霸佃户的上头,以利益之,让他们去帮忙收租。那些有钱不交租的佃户,自然会因为或害怕或义气就乖乖地交租了。”祝兰台此刻终于想到自己那个只知道游手好闲、到处结交的大哥祝良武的好处,若不是从祝良武上知道这些市井无赖相交的门道,只怕祝兰台今就要当众出丑了,更别谈以后在凤家立足了。

    凤崇星目微眯,上下打量着祝兰台,不陷入沉思。他知道祝兰台聪明,知道很多的蚕桑之道,但从未想到,关于市井相交,祝兰台竟然也约略摸得出门道。

    虽然祝兰台的解决方法还不成熟,但是能说到这种地步,却让下人们油然生出一股子钦佩。或许作为凤崇的妻子她不合格,但是胜任凤家的主母,却总算有了一分可能。

    凤九仪见祝兰台轻易就取得了众人的信服,心底分外生气,却也一时无可奈何,只得恨恨地带着卫英要离去。

    “九儿,你去哪儿?”凤崇故意喊住凤九仪,他实在是拿这个从小就被自己惯坏的妹妹没有办法,既然祝兰台能让她吃瘪,打压她过分嚣张的子,凤崇自然是乐见其成。

    “去看云三叔不行啊”凤九仪回头瞪了凤崇一眼,愤然道。

    “行行行”凤崇微笑着一叠声地说:“九儿想要去哪里就去哪里。”

    凤九仪哼了一声,高傲地扬起下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不过,我正好也要带你嫂子去给云三叔问安,正好同去。”凤崇笑得意味深长,看凤九仪一脸不甘愿地想要反驳,凤崇及时阻止道:“还是说,你不敢跟我们一起去?”

    凤九仪是炮仗似的子,怎么经得起凤崇的激将,当下一跺脚,一叉腰,说:“谁说不敢一起就一起你们快一点,我可不想等太久”说罢,凤九仪将脸扭向门外,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走吧。”凤崇微笑着轻声祝兰台说。

    祝兰台心内叹息一声,敢凤崇是把她当成磨平凤九仪这可顽石的工具啊,大早上的已经两次拿她刺激凤九仪了。无可奈何地将凤崇扶上轮椅,祝兰台对众人微微一笑算作辞别,推着凤崇就跟在凤九仪后出了门。

    一路上凤九仪不断地找着要跟凤崇和祝兰台分开行走的理由,却都被凤崇拆穿了。

    “哥~我脚疼,不然你们先走?”凤九仪撒道。

    “卫英。”凤崇简短有力地回复。

    接着就见卫英无可奈何地将凤九仪打横抱起来。窝在卫英怀里的凤九仪郁闷之极。

    “哥~我饿~刚才心不好,都没吃饱。不如,我先去吃饭?”凤九仪一脸的讨好,还不忘朝祝兰台飞过几记眼刀,意思是心不好全是祝兰台惹得。

    “云三叔那里有更好吃的”凤崇笑得无害:“你忘了吗,芸姑做的糕点可是一绝”

    凤九仪哭丧着小脸,在卫英怀里窝的更深。

    ……

    如此,到了最后,凤九仪终于大喊出来:“就算是新妇要拜见长辈,那也是先去海二叔那里吧先去了云三叔那里,非惹人闲话不可”说完,凤九仪一副自己很在理的样子,有成竹、胜券在握她就是不喜欢跟祝兰台在一起,不是因为总是跟祝兰台闹矛盾,而是每次争吵自己都赢不了这让不论是吵架还是掐架都无往不利的凤九仪分外失落。

    凤崇嘴角的微笑扩大,等的就是凤九仪这句话

    “新妇拜见长辈?”凤崇笑得深沉,看向凤九仪,问:“终于肯承认了吗,你哥哥我成亲了,娶了你嫂子?”

    凤九仪此刻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怎么可以承认祝兰台是自己的嫂子呢,她怎么会配得上自己天人一样的哥哥凤九仪此刻无比庆幸,自己是在卫英的怀里,可以将自己面上的羞窘很好地掩藏起来。

    “反正,反正先去给云三叔请安就是不对……”窝在卫英怀里的凤九仪瓮声瓮气地反驳,明显底气不足。

    “是吗?”凤崇莞尔,“那就再告诉你一件事,一大早的海二叔就去云三叔那里谈事了。我来之前打过招呼的,海二叔说直接到云三叔那里就行。”

    凤九仪:……(崩溃中……无语中……)

    祝兰台叹息一声,心内艳羡不已。虽然凤崇似乎在随时找凤九仪的不痛快,但其实是因为疼凤九仪,是在不伤害她的况下让她慢慢长大,可是,自己的呢,自己也有哥哥,可是那个哥哥却……

    “总会好的。”凤崇轻声喟叹,那句话轻的像是没有说过。

    祝兰台脚步一顿,很快又推着轮椅继续前进。是啊,总会好的,比起重生前,自己不是在一步一步地接近独立,一步一步地接近自由,一步一步地接近幸福吗?

    脚步瞬间轻快起来,祝兰台朝着那住着谪仙一般的人的栖霞院走去。

    ------------

    O(∩_∩)O~求订阅~求包~么么亲们~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