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进退两难(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第九章 进退两难(二)

    (打滚儿求订阅~求包~群摸摸~O(∩_∩)O~)

    凤九仪兀自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昨的恶作剧,一点也不打算停止,也没有丝毫内疚的样子,却惹得卫英愈发尴尬地看着祝兰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凤九仪是卫英的大恩人,她的话卫英自然是不敢也不会不听,但是若是知道新娘是凤崇早就看上的祝兰台的话,卫英说什么也不会跟着凤九仪胡闹的,来当众欺负正在大喜中的恩人的。

    祝兰台冲卫英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在意。祝兰台知道凤九仪在卫英心里的地位,因此对于卫英昨天助纣为虐的行为既往不咎,免得让卫英陷入两难的境地,帮哪边都不是,徒惹得卫英伤心难过。

    凤九仪见卫英依旧一副愧对祝兰台的样子,更加不满,自祝兰台嫁过来之后第一次开始审视这个让自己哥哥主动求亲的女人。谁知不看还好,一看凤九仪的火气更大了:“竟然是你?还真是冤家路窄”

    祝兰台叹息一声,该来的总会来的,当初在大街上撞到一个小女孩,她还以为事就此结束呢,谁知竟然是为了今的纠缠埋下了伏笔。

    “当初真的很对不起。”祝兰台开口便坦地道歉,反而惹得凤九仪一阵发愣,“如果是因为上次在街上不小心撞到你的事,那么我向你道歉,但是,”祝兰台话锋一转,语气有些凌厉地说:“你若还是要这么口不择言的侮辱人,那我也没道理让着你”

    大约是没想到祝兰台会这么毫不客气地对凤九仪说出这句话,顿时屋子里的其他人都愣住了。

    祝兰台握紧拳头,手心里全是汗,她知道凤九仪在凤家受宠的程度无人能及,所有的人都捧着她,也就因为才养成了凤九仪嚣张跋扈的子。祝兰台很明白,自己刚嫁进来,以一个平凡弃妇的份,肯定会受到很多人的质疑,首当其冲要对付自己的就是崇拜凤崇的凤九仪。若是任由凤九仪对自己随便讥讽的话,那自己以后在凤家的子完全就是当初受兄嫂压迫的翻版。

    祝兰台在赌,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乐见凤九仪成为一个蛮不讲理的小姐,赌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受凤九仪的压迫。

    果然,除了和卫英一起进来的那个小丫头,屏、来喜、来福三人均是一副局外人的样子,并不打算插手主人之间的矛盾。

    “你你你”凤九仪气得指着祝兰台,连说了三个“你”字,却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祝兰台柳眉微蹙,虽然她嫁给凤崇不过是权宜之计,但是看见凤九仪这么没礼貌,心底还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怒意。

    “如果你认为我配不上你哥哥,认为凤家这样的大门大户不是谁都能够攀得上的,那么,为凤家最受宠的九小姐,你不觉得自己很让凤家丢分吗?”祝兰台说完这句话,就不想再与凤九仪多纠缠,都说冰冻三尺非一之寒,凤九仪这样的子也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也不可能因为自己的几句话就改变。

    顺手拿起屏手里的外衫穿在上,祝兰台看也没看凤九仪就直接吩咐:“早饭。”

    凤九仪怒了她本是凤家人人巴结的九小姐,如今却被祝兰台赤l地无视了,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丫鬟的面向来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凤九仪,觉得自己的尊严遭到了祝兰台严重的践踏。

    见来喜和来福两人在祝兰台的吩咐下慌忙要去厨房端早饭,凤九仪气得一人给了她们一巴掌,恶狠狠地说:“谁准你们去了”

    来喜和来福两人捂着脸颊,眼泪汪汪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分外委屈,小姐夫人之间的矛盾,哪里是她们下人可以指手画脚的,可结果吃亏的总是她们。

    祝兰台眉尖儿紧蹙,心底有些后悔因为自己的一时意气之争让来喜和来福两人受了莫名的打骂。

    一时间,摄于祝兰台和凤九仪两人之间互不相让的气场,屋子里的其他人都不敢吭声。

    “这是怎么了,大清早的到处都是火药味?”

    随着碌碌的车轮声,凤崇的笑语传了进来,接着便看见凤博推着凤崇到了门口。

    凤九仪一看见凤崇,顿时觉得分外委屈,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哗哗地流了下来。哽咽地喊了一声“哥哥”,凤九仪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只是抽泣得更加厉害。

    祝兰台直想抚额长叹,明明是凤九仪先来找的碴,如今倒像是自己欺负了她一般。转念一想,在凤九仪的心底,只有人人顺着她的份儿,如今自己无视她的“尊贵”,在她眼里可不就是“欺负”了她嘛

    “九儿怎么会在这里?”凤崇眉头微蹙,今天才是凤九仪足的第二天,怎么就又忍不住跑出来捣乱了。凤崇知道,在自己这个妹妹的心底,整个凤家的人都不是谁都能高攀上的,更别说自己这个为凤家家主的哥哥了。可是,凤九仪忘了,自己的哥哥只是个不良于行的普通人而已。

    “卫英?”凤崇见凤九仪咬紧了嘴唇怒气冲冲地看着自己,便转而不悦地看着卫英。

    卫英心底一颤,忙要跪下请罪,却被凤九仪一把拉住。只见凤九仪一脸的委屈和心痛,自嘲道:“原本还以为哥哥有多疼我呢如今看来,倒不如当初跟着爹娘一起出去游玩了,免得在这里惹得哥哥嫌弃,嫌我这个妹妹耽误了他们新婚燕尔的”

    凤崇原本还想好好地劝劝凤九仪,毕竟一向将这个妹妹当成是心尖尖一般,昨一时盛怒之下处罚了她,一冷静下来凤崇就后悔了。谁知一碰面,凤九仪又是一副不懂事的样子,凤崇是又是心疼又是生气,暗自后悔以前过于惯她,才让她养成了今这副子。

    祝兰台自打凤崇近来起,就一直默不作声,她明白凤九仪这个唯一未出阁的幺妹在凤崇心底的地位,所以不辩争、不哭闹,因为即使辩争和哭闹也没有什么用。

    祝兰台越是如此局外人的态度,凤崇越是为难。原本将祝兰台卷入对抗凤海天的这场无妄之灾之中,凤崇就已经对她心生愧意,如今又见凤九仪先是大闹喜堂破坏婚礼,后又上门找茬,心底对祝兰台更是抱歉。但是,凤九仪是嫡亲的幺妹,又从小在凤崇的羽翼下长大,凤崇又舍不得过于苛责她。

    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相互对峙着,一副让自己看着办的神色,凤崇不由地皱紧眉头,直觉得这女人之间的家长里短的,倒是比应付凤海天更加棘手。

    到底是未曾真的将自己和凤崇当做亲密无间的夫妻,祝兰台没觉得凤崇的犹豫是对自己的一种伤害,只是觉得目前这种胶着的状态很让人生厌,便开口道:“说到底,是我先前先冲撞了九小,九儿。”祝兰台舌头打了个转儿,好不容易将“九小姐”改成“九儿”,接着说:“倒也不能怪她,小小年纪地被人撞到在地,自然是很疼,难免会记在心上。”

    凤崇一听祝兰台如此说,一副打算息事宁人的样子,便打算这件事就此作罢,谁知凤九仪不乐意了。在凤九仪听来,祝兰台那话里的意思就是在委婉地说自己小气,竟将很久以前的旧账翻出来,无理取闹

    “哼用不着你假好心”凤九仪下巴一扬,极为不屑地瞥了祝兰台一眼,“用得着你这里充好人,显得我欺负你吗?哥哥从小看着我长大,对我极为护,你以为哥哥会受你的挑拨而处罚我吗?”

    凤崇哭笑不得,凤九仪这话一说,他帮哪边都不是,暗自感叹女人真是麻烦,可是在这感叹中,凤崇竟生出一丝快乐来,家长里短的,鸡毛蒜皮的,这才是真正的生活,不是吗?

    “你去把早饭端到这屋里来,我昨夜熬得久了,饿了也乏了。”最后,凤崇选择了无视眼前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的争执,直接吩咐凤博,然后又对凤九仪说:“九儿一大早地也饿了,早饭就在这里一起吃吧。”

    “谁要跟她一起吃我……”

    凤九仪怒气冲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祝兰台轻巧地截断:“我也觉得是呢。难道我竟是洪水猛兽,让人看着就害怕,所以……”

    “谁害怕你了”凤九仪火大地看着祝兰台,丝毫不想被敌人看扁:“在这里吃就在这里吃,谁怕谁啊”说完,凤九仪就一股坐在桌前,下巴抬得高高的。

    祝兰台见此忍不住笑了,如今看来,这凤九仪还是一个闹别扭的孩子,因为兄长的注意力被分了一些出去而深感委屈,倒也不是什么心思复杂的人。想到这里,祝兰台不由地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小姑子也没有想象中的难对付嘛。

    最高兴的莫过于凤崇了,眼前的危机总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不过,这往后的子还长着呢,还真得好好想想,怎么让这对冤家姑嫂好好相处。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