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七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上次他教唆族人以主子没有妻室子女的名头想要取而代之的计划失败之后,除了利用如烟姑娘接近主子之外,还在凤家的各大商铺安排下自己暗桩。这些暗桩,有些我们已经查了出来,有些却隐蔽得十分之好,跟当初的凤多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主公,你看我们……”

    “啊——碰!”

    正在望江楼向凤崇做汇报的凤博,听见外面街上传来一声惊呼,声音一顿,面色有些焦急的样子,说:“好像是九小姐!”

    凤崇嘴巴微张张,那句“好像是祝姑娘”的还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凤博抢了先。为什么这一次,自己会没有察觉跟自己在一起生活了十二年的宝贝妹妹的声音,反而只听见了她的?凤崇不敢深究,因为他明白,有些东西碰得,有些东西碰不得。

    压下心底翻腾的思绪,凤崇转伸手去挑开临街的窗纱,几乎同时,凤博冲到窗边,从另一角撩起窗纱。

    “果然是九小姐!主公,九小姐好像跌坐在地上呢,要不要我这就下去?!”凤博嘴上在征求凤崇的意见,一只脚却已经跨出了窗外。

    凤崇眉头一皱,看着失常的凤博有些苦闷,为何自己之前都没有发现凤博的心思,以凤博的份……

    为了阻止凤博直接跳到街上吓到行人,凤崇开口道:“不止九儿在,她也在……”

    果然,凤博虽然没有收回已经跨出去的那只脚,头却已经转了回来,一脸惊讶地问:“她?是谁?”

    凤崇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静静地摆弄着面前的白瓷茶碗,有一下没一下的,借以平复自己刚才喧腾纠结的内心。

    见凤崇没有答话,凤博便又探出头去,朝楼下大街上一大一小对峙的两个人儿看去。

    “是她?!竟然是她!”

    凤博这回说着,便收回了自己跨在窗外的那只脚,有些不敢相信地握紧拳头,看着凤崇,神色里的欢喜显而易见:“主公!真的是祝姑娘!祝姑娘真的没有死!真是太好了!想当初因为我们没有去救她,害得……”

    凤博话说了一半,见凤崇眸色一黯,便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恨不得绞去自己乱说话的舌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当初那场生死考验是凤崇心底永远的痛和内疚,自己却……

    “呵呵~那啥,既然祝姑娘没事了,主公你也不用内疚……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说当初祝姑娘失踪是主公的过错……啊,不是的,不是的!我,我是说……”

    凤博急得脸色通红,连刚才对凤九仪的担心都抛之脑后了,真是越说越乱,越乱越说!

    最后,还是凤崇好心地解救了凤博那可怜的舌头,无奈地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用多解释。其实当初的那场考验……”本想要开口解释,但是想了想,凤崇又觉得既然事已经过去,还是面对着凤博,自己没有必要解释那么多,便没有往下说去。

    “我看祝姑娘的样子,应该咋洛阳已经生活了一段时间了,怎么会一直没有发现呢?哦,我想起来了!以前我们以为祝姑娘还在当初的那片树林,没有想到她会自己来到洛阳,因此也没有注意搜查过洛阳城!”凤博见到祝兰台,多少还是有些兴奋的,因为在凤博的心里,他自己也是当初“见死不救”的一份子,是间接害死祝兰台的凶手之一……

    “那个,主公,既然找到了祝姑娘,要不要跟黄先生说一声?”凤博问得小心翼翼,一边问,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凤崇的脸色,随时准备着在凤崇发火时跑路。

    想起黄志先前两次因为祝兰台而对跟自己起争执的事,凤崇心里一紧,面上却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样子,说的很是漫不经心又不加私:“黄先生最近在忙调查内线暗桩的事,别让他分心。”说完,凤崇就一副赶人的样子,开始整理一些文卷。

    凤博见状乖乖地溜了出去,准备回凤府去看刚才在大街上怒气冲冲地回家的凤九仪。走出门去,凤博忍不住想,自家的主子还真是会假公济私!怕黄先生分心,那就更应该告诉焦心如焚的黄先生已经找到了祝姑娘啊!

    如果凤博知道了凤崇早就见到了祝兰台,却出于某些私心而瞒着大家,让那些凤氏一族的精英骨干在树林白忙活了这么久,不知道又会怎么想……

    ###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七夕,眨眼而至。

    虽然很不愿,吃过晚饭,祝兰台还是被祝文怡拖了出来。祝文怡让她出来的意思,祝兰台很明白,不过是想让她去碰一碰有没有合适的缘分;可是,连一向对于这些事没什么兴趣的常然也极力撺掇着自己去逛七夕夜市,祝兰台就费解了。

    常然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他见常伽蓝被祝文怡了这么久都没有要娶妻生子的打算,便想将祝兰台和常伽蓝凑作对,而七夕佳节正是眼下最好的时机。因此,一向不多参与娱乐活动的常然,这一次动用家长的权威,将全家包括他自己都赶到了闹的街市上。

    大唐民风开放,因此街上倒是常常能够看见成对的夫妻和是人肩并肩地走着,或是牵着手说说笑笑,或是在一起低头细语的。大街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成对的灯笼,将整个洛阳陈都照得跟明亮一片,又裹着一层浮动的光晕,有些暧昧,不失温暖。

    常然因一心将常伽蓝和祝兰台凑作对,很勉为其难地说了一句:“娘子,我们去那边看一下,让孩子们自己到处看看。”

    常伽蓝先是一愣,而后微笑着牵起祝兰台的手,笑道:“正好,我阔别洛阳六年之久,很多地方倒不如表妹熟悉,趁着这个机会让表妹带我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爹,你好好照顾娘,我们先去那边了。”

    祝兰台抿着嘴儿笑,心底当成常然真的只是单纯地想多一点夫妻相处的时间,心底又是羡慕又是祝福的,也附和几句,跟着常伽蓝到了街市的闹处。

    常伽蓝生繁华喧闹,祝兰台目前没有心到处闲逛,因此两人辞别常然和祝文怡之后,没走几步,就各自停下,异口同声地说:“要不回家吧?”说完,两个人忍不住都笑了。

    “我皈依佛门,看不看什么七夕乞巧之类的都没关系。”常伽蓝笑道:“但是你一个姑娘家的,整里闷在家里抄佛经有什么意思。不如这样,回家的路我自己记得,你一个人玩一会,记得回去就行。”

    祝兰台正想摇头拒绝,突然几个姑娘从她边奔跑过去,差点将她撞倒。

    那几个姑娘也没有停下道歉,一边奔跑一边兴奋地交谈,其中一个说:“月老庙那边有乞巧大赛呢!咱们现在赶过去领了号,说不定真的可以赢得比赛呢!那可是至少一百两的彩头!”又有人说:“真俗气!咱们乞巧是求的好夫君的,又不是为了那点彩头!”“嘿嘿~”

    “好!”在听见那至少一百两的彩头之后,祝兰台爽快地答应了常伽蓝的提议。要知道,每天抄写一本佛经,所得的报酬还不足一两银子,这一场比赛,可就是一百两!祝兰台觉得,要是错过这一百两,自己大概会失落很久吧。毕竟,没有足够的银子傍,永远谈不上自立,更谈不上好好地照顾母亲!

    常伽蓝点点头,挥手辞别祝兰台,很快便消失在街拐角处得那一片灯火里。

    待不见了常伽蓝的影,祝兰台没有丝毫犹豫,直奔月老庙而去。

    --------------------

    推荐一本好书~

    穿越茶艺师的明朝小生活~~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