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黑夜里的交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索求一切~么么亲们~~

    -------------------------

    祝兰台对于米牙婆看在钱老爹的份上对自己的特殊照顾很是感激,不然跟着一马车大约十五六个的半大孩子挤在一起,蹲着或是半弓着子站着,别提有多累了!

    祝兰台摸摸上的伤疤,有些地方已经开始结痂了。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小包袱,祝兰台嘴角漾起柔柔的微笑,她很感激心的钱氏夫妇,不但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了自己一碗饭、一个睡觉的地方,还细心地给自己准备了沐浴的东西和伤药,临走了,还送了自己充足的干粮和急需的药膏,想得很是周到。

    祝兰台有时候会疑惑,为什么明明是至亲的丈夫和兄嫂,反而不如别人来的真诚、

    一路上,米牙婆很少说话,只是坐在马车前,催促马车夫快点赶路。

    从双龙镇到洛阳城,不过一天的功夫。

    傍晚时分,马车就吱吱呀呀地进了洛阳城的外城。眼看着时间是来不及了,米牙婆倒也不急着就内城,只是吩咐马车夫将马车停在一家普通的客栈外,让马车里的人今晚暂住这里,明儿一早再分送到各处去。

    祝兰台因姑妈祝文怡就住在洛阳城的外城,因此下了马车就想寻去,却被米牙婆说好说歹地拦住,好话歹话说了一箩筐,无非是不想让祝兰台立刻离开。

    虽然对米牙婆硬拦着自己的表现感到有些奇怪,但想到自己一路上多承蒙米牙婆照顾,祝兰台也不好强硬地要求离开,只得心有不安地住下。

    米牙婆将十五六个半大的孩子,分成男女两拨,男的一拨住在一个屋子里,女的一拨住在另一个屋子里,免得都年少不更事的,生出什么事端来。

    分好住宿下来吃饭的时候,米牙婆让所有的孩子挤在一个桌子上,要了一竹筐的窝头,又要了很大一盆稀粥,另外要了一大盘子的咸菜,那些孩子的伙食就算齐了。

    祝兰台跟米牙婆单独开了一张桌子,要了六个细面馒头,一小碟花生米,一份青菜炒丝,一份西红柿炒鸡蛋,还有一份芫荽末豆腐羹,外加一小壶烧酒。

    祝兰台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米牙婆,说:“不好让米大娘破费,不如我去跟孩子们一桌子吃吧。”

    “别别别!”米牙婆赶紧拉住祝兰台,笑得分外真诚,说:“你看那群狼吞虎咽的孩子,都是穷人家不得已才送出来做工的,争食儿争得兴着呢!你要是过去,只怕他们还以为你是在抢他们的食物,不跟你急才怪呢!”

    祝兰台朝那群孩子看过去,果然,围得密密的桌子前,那些半大的孩子一边吃一边抢,生怕晚一点就没得吃了。

    见祝兰台动摇了,米牙婆又忙说:“再说了,我点了两人份的菜食,你若是去跟那群孩子抢着吃,我这不就全浪费了?”

    祝兰台闻言,只得说:“那我就谢过米大娘了。”

    吃饭的时候,米牙婆一个劲儿地劝祝兰台喝点酒暖暖子,却都被祝兰台以不会饮酒推拒掉。

    很快地吃晚饭,米牙婆将自己和祝兰台吃剩的残羹冷炙赏给那群苦孩子们,惹得孩子们流着口水争抢不已。

    一切收拾停当,米牙婆将孩子们分成男女两拨,驱赶到安置着大通铺的屋子里,厉声吩咐了一些要安分守己地待着的话,便引着祝兰台到了一间布置得洁净大方的双人客房休息。

    祝兰台有了吃饭的经验,也没有再说推辞的话,跟米牙婆道谢,便和衣躺下,因路途劳顿,很快便睡着了。

    米牙婆试探地喊了两声,见祝兰台没有应声,迅速爬起来,一手拿沾湿的帕子捂住鼻口,一手将一支燃着的迷香对着祝兰台来回地绕了几圈。

    窗棱上响起三下有节奏的敲击,有人焦急地催促:“米牙婆,好了没有?你要是再不把人送出来,我就走啦!回头自有人向你讨那一百七十两的欠款!”

    米牙婆一听又要催欠款,立刻急了,赶紧将手里的迷香掐灭,快步走到窗户前,将窗户打开,外面站着的一个焦急的中年人便冲口大骂道:“你这老虔婆,动作怎么这么慢!秀色楼这会儿已经上灯做生意好久了,还不见你把那个雏|儿送来,那边等着开|苞的大老板都发了几次脾气了……”

    男人还想再说什么,被米牙婆急急地打断:“这女娃儿精着呢!说什么都不肯喝酒,我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捏着她的鼻子把下了药的酒强硬着灌进去吧?这周围有十几双眼睛盯着呢!这话要是传出去,我以后还怎么做人牙子?!”

    见男人又想指责自己,米牙婆赶紧说:“什么都别说了,你快点进来将这女娃儿给带过去,要是让那大老板等久了,咱们谁也讨不了好!”

    男人一听,想想也是,便让米牙婆让开,一下子窜进来,快步走到祝兰台的前。

    只见睡梦中的祝兰台一脸恬静,柳眉舒展开来,杏眸合上,扇子般得睫毛在烛光的映照下,在下眼睑上留下一层层淡淡的影,许是做了什么梦,祝兰台的睫毛轻颤了几下,像是蝴蝶受惊扇动翅膀一般。

    男人咽了咽口水,目光移到祝兰台嫣红的樱唇上,那鲜艳的红色像是初熟的樱桃一般莹润勾引人……

    就在男人向祝兰台伸手魔爪的时候,米牙婆一下打开她的手,压低着声音说:“你不要命了!这是给你们秀色楼的那位大老板准备的,你也敢碰?!小心回头一双手被人砍了下来!”

    男人悻悻地收回手,不满地嘟囔:“这女的虽然算不上尤物,但也算是姿色不错了,又是个没人碰过的雏|儿,我心都被她挠的痒痒的!”

    米牙婆一边帮着男人把沉睡中的祝兰台用被单裹起来,又捆上绳子,一边说:“你要是看上她了,回头等你们秀色楼的那位大老板享用完了,还怕没你的份儿吗?你可是秀色楼鸨母的义子,秀色楼的哪个姑娘敢不听你的话呢!”

    -------------------------

    推荐好朋友的一本书~

    在那场盛世繁华中,由商贾之女荣升大唐郡主的她,如何在与命运的抉择中携子之手,与子千年?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