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大刀砍过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索求支持~~群摸~~O(∩_∩)O~

    --------------------

    有了凤博等人的加入,那群黑衣人很快就被消灭殆尽,黄志等人除了两三个伤势比较严重的,其他的都是些皮伤,不碍什么事。

    黄志着人清点了一下财物,珠宝、香料、毛料什么的都完好无缺,只是折损了二十多匹骏马,虽然损失不算小,但跟整个商队所携带的东西的价值比起来,不过是九牛一毛。

    战斗刚结束不久,凤崇那辆招摇的马车就雍容地驶过来了。

    黄志上前,对着帘子撩开的马车里凤崇报明了折损状况,就担忧地问:“主子,现在你派去的人都还没有找到祝姑娘,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凤崇微笑着摆摆手,说:“她勇敢而沉着,遇到事知道动脑子,也肯拼命,不会出什么大事的,别担心。”

    说完,凤崇又看向一旁侍立的凤博,问:“小博,我交代你的事,都办妥了吗?”

    凤博嬉笑道:“我办事,主子还不放心吗?”

    凤崇微微一笑,眉目间生动起来,像是解决了一件大事一般轻松:“别大意了,要不伤到了祝姑娘……”

    “主子请放心!”凤博拍着脯保证:“我跟那帮兄弟说好了的,就算是抓不到内,也要保护祝姑娘的安全!”

    黄志听得一头雾水,不解地问:“什么内?什么保证祝姑娘的安全?主子,凤博,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怎么都听不懂?”

    在凤崇的失仪下,凤博简单地解释道:“主子发现我们的人之中有那人的暗桩,因此放出风声说这次马车里有凤家未来的当家主母,想借此次派人去找祝姑娘的机会,让那个细作自己先露了马脚……”

    凤博说的意犹未尽,话里话外全是对凤崇巧妙安排、神机妙算的崇拜!

    黄志越听心里的怒火越盛,打断凤博的话,怒道:“你们竟然拿祝姑娘去当饵?你们知不知道那人有多么地凶残,若是他真的对祝姑娘不利,那怎么办?你们想过没有?啊?!”

    凤崇见黄志一脸的激愤,剑眉微锁,若有所思地盯着黄志,后者却因为过于激动,一无所觉。

    凤崇冷静,凤博却是被黄志难得一见的激动和义愤吓坏了,结结巴巴地小声解释道:“还好吧。我们刚才躲在树林里看了那么久,祝姑娘那么聪明……”

    “你们刚才一直躲在树林里?!”黄志已经出离愤怒了,刚才祝兰台和卫英处在那么危险的境地之下,这群大男人竟然兴味十足地在一旁观看?!

    “你们知不知道,祝姑娘她们差点就没命了?!”黄志怒道,指着凤博斥责道。

    凤博面红耳赤,被黄志一说,也觉得一帮大老爷们儿看着两个弱女子艰难地求生十分没有男子气概,而且其中一个还已经昏迷不省人事,自己这样见死不救,更是可耻!但是……

    看了看马车里一脸淡然的凤崇,凤博小声地辩解道:“可是主子说,想要借机考验祝姑娘一下,看她是否真的适合当凤家的当家主母,族长夫人,上次让你们保护她不受伤,也是为了测试她面对这场厮杀时的反应,所以我们……”

    黄志闻言看向一脸淡定的凤崇,眸子里写满了难以置信:“你竟然眼睁睁地看着她们在死亡线上挣扎,还不让别人营救?!你……”

    凤崇斜睨黄志一眼,似笑非笑,一句话,就堵住了黄志满肚子的怨气:“这是你第二次,为了她而责问我……”

    ###

    祝兰台趴在深深的草丛里,动作艰难地将上的布条解下来,反过手去托住背上依旧昏迷的卫英,子往后倾着将卫英慢慢地放下来。

    待到卫英的子一落地,祝兰台也立刻虚脱了似的跌坐在地上,成了一滩软泥,再也直不起子来。

    “卫英?卫英?你还好吗?”祝兰台有气无力地喊着,感觉体里的精力一点一点地抽离,酸胀的上眼皮和下眼皮直想打架,顺势就瘫在草丛里,倒在卫英边。

    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卫英,祝兰台极力想要伸手去晃动她,可是手臂一点儿也使不上劲儿,刚动一下,就觉得酸涨麻痛的。

    大口地喘着粗气,祝兰台不知道是在安慰卫英,还是在安慰自己:“别担心,这里离敌人很远,暂时很安全……”

    窸窣的脚步声传来,打断了祝兰台的喃喃自语。

    浑一僵,祝兰台扒开草丛悄悄望去,眼前所见的景象,惊吓得她几乎尖叫起来:一个黑衣人,嘴角噙着莫测的笑,提着大刀,一步一步地接近她和卫英藏的草丛。

    祝兰台还被困在马车里的时候,已经见识到了黑衣人的凶残和杀人不眨眼,这会儿看着提着大刀的黑衣人慢慢靠近,祝兰台吓得心里跟装着一只大鼓一般,一下一下,响得动天彻地。

    看着地上依旧昏迷不醒的卫英,又看看越来越近的黑衣人,祝兰台一咬牙,拼却全的力气站起来就是朝树林的更深处跑去。

    那黑衣人原本还在仔细地搜寻,突然看到一道淡黄色的影蹒跚着奔向树林深处,嘴角的笑意加深,改变原本的路线,一路朝着那道淡黄的影消失的方向追去!

    祝兰台觉得,自己的灵魂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到了最后,祝兰台几乎感觉不到两只脚的存在,只是机械地朝前艰难地挪动着脚步,口中的呼吸越来越浊重,越来越轻,慢慢地成了一阵几乎感觉不到的轻风……

    后黑衣人追逐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祝兰台想,或许自己的就要命尽于此吧,脚步愈发地慢了下来。

    祝兰台想,早知如此,倒不如守在长安的母亲边,还可以多陪伴母亲几;早知如此,就将藏书室的秘密告诉大哥,免得将来祝家被败光了……

    藏书室!

    一个念头闪过,祝兰台只觉得眼前看不到底的黑暗中闪出一道光,虽然微弱,却足以照亮脚下的路!

    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祝兰台握紧拳头,住,然后,转坦然面对着高举着大刀就要砍过来的黑衣人。

    生死存亡,在此一举!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