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一级戒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O(∩_∩)O谢谢亲们的支持~群摸~

    ---------------------

    “凤浪,你快点把祝姑娘放了,要不然小心我对你不客气!”眼见着凤浪紧紧地挨在祝兰台边,丝毫没有放人的意思,黄志忍不住斥责道。

    凤浪微微一笑,笑得苦涩万分,叹道:“你看,你再不过去估计他就要带着人杀过来了,到时……”

    “我过去!”祝兰台坚定地说。

    凤浪微微诧异,脱口而出:“这么坚决,为什么?”

    “因为我过去了,他就不会伤害你了!”祝兰台笑得淡然,“你是好人!”

    还有一句,祝兰台也没有说出来,“你也是我开始有些喜欢的人……”

    转,祝兰台坚决离去。

    看着祝兰台的背影,凤浪说不清楚自己心底是什么感觉,但是,唯一有一点可以确认的事,他对祝兰台没有任何的仇恨,甚至还因为利用她而有些愧疚……

    “我觉得我们以前曾经见过……”

    凤浪的话轻飘飘地被风吹散,却足以到达祝兰台的耳朵里。

    看到祝兰台的形一顿,接着又若无其事却更加坚定地朝前走去,凤浪微微叹息,到底,对于祝兰台的好感和愧疚,还是不足以抵消对黄志的恨意,所以在最后,还是忍不住对祝兰台又施加了|惑……

    可是,最后那句话真的是假的吗?凤浪自己也不能确定。

    一个旋,凤浪跳进茂密的树林里。只见红色的披风在林间一闪,就不见了踪影,除了那晃动的树梢说明有人碰到过之外,没有任何凤浪曾经穿过的气息。

    凤崇在马车里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地叹息,凤浪,到底还是没有迈过心底的那道坎儿……

    见黄志已经将祝兰台安置到一匹矮小的母马上,让人小心地牵着马车前行,凤崇也不再往事中耽溺,朗声道:“出发。”

    祝兰台听见马车里的声音微微一怔,很快又将心思放到了瞬间消失的凤浪上,微微有些神伤,她竟然连凤浪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等她回搜寻那个一火红却有些孤傲的影时,只看见了晃动的树梢……

    自然,到了驿馆,黄志少不得询问了祝兰台一番被掳的经历。祝兰台选择一些该说的说了,将那些不该说的隐瞒了下来。

    听闻凤浪没有为难祝兰台,黄志有些惊讶,他以为凭着凤浪对自己的恨意,会对祝兰台……

    不过,既然什么都没有发生,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毕竟,祝兰台是凤崇看中的当家主母!

    这么一想,黄志放下心来,嘱咐祝兰台好生休息,明早还要赶路,便离开了,让卫英来照看祝兰台。

    因为祝兰台被凤浪劫持一事,凤崇亲自下命令全力营救,商队的人也约略明白了祝兰台的份,便对她多了一份恭敬。卫英伺候祝兰台,自然是更加用心!

    被祝兰台这一耽搁,商队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驱赶着马匹出发了。

    马车行走起来的时候,祝兰台正好挑帘朝外看,就看着那辆金红帐顶四周垂着五彩流苏华贵马车静静地停在驿馆的门口,不由地有些惊讶,怎么昨这辆马车还跟商队一起去“营救”自己,怎么今就孤零零地停在了这里?

    一想起马车,想起昨,祝兰台忍不住就想起了那道火红的影,想起那有些邪魅却寂寞的脸,便跌入深深的沉思中,将那华贵的马车渐渐地抛之脑后……

    清平镇的那段小插曲很快就被人们遗忘了。

    祝兰台除了开始几天还对那些事念念不忘,到了后来,因为行途的过分平安清净,恍惚间回忆起那段山中岁月时,也常常在想那些事到底是真的发生过,还是自己臆想杜撰出来的。

    凤浪这次的引很成功,除了忘记留下一件物事,让祝兰台睹物思人之外……

    一路风平浪静地穿省过市,在抵达洛阳地界的前一晚,一直急行军似的商队突然停了下来,在离洛阳大约三十里的树林里安营扎寨。

    祝兰台觉得奇怪,不过既然是自己要仰仗商队的照顾,也不便多发表意见,只是跟卫英两个在临时驻扎的营帐谈论些闲话,大多是卫英说,祝兰台听,说的也几乎全是那位出手救了卫英的九小姐的事。

    祝兰台想,让卫英这样一个原本不大说话的人喋喋不休地念叨的九小姐,在卫英的心底,一定比她自己的命还要重要吧。这个九小姐,能被一个人这样忠诚地记着,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祝兰台环膝坐着,一边听卫英呱呱地讲述着九小姐的事,一遍在脑子里一幕一幕地回想自己这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十六年的事和人,渐渐地脑袋竟然有些昏昏沉沉了……

    砰地一声,祝兰台倒头睡在干草临时铺就的简陋的铺上。

    卫英轻手轻脚地将毯子盖在祝兰台的上,倾吹熄了灯,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帐子。

    等在外头的黄志见卫英出来,连忙将她拉到一边,轻声问:“睡着了吗?”

    卫英点点头,螓首轻垂道:“灯里我放了不少迷香,估计能让祝姑娘一觉睡到大天亮。”

    黄志点点头,说:“这就好。对了,今晚估计不太平,你记得好好地照看祝姑娘,我一会多派几个人来保护你们。记得,警醒点,可别让祝姑娘出了事!”

    卫英点点头,朝黑漆漆的帐篷里看了看,问:“主子呢?”

    黄志摇摇头,说:“主子大约是怕被敌人看出行踪来,连我也没有通知。不过,大约也就在附近了吧,毕竟祝姑娘跟我们在一起呢,主子也不会离得太远。”

    卫英点点头,说:“那我先进去照看祝姑娘了,黄先生,你,你自己要小心。”说完,不待黄志回答,卫英就如受惊的兔子一般,双手捂住微红的脸颊钻进营帐。

    黄志没有在意卫英稍显反常动作,仰头看着月初淡成一条线的月牙,还有从树隙见露出的几点星光,将原本黑压压的树林照亮了几分,勉强看得见深处的五指。

    等了这么久都没见敌人行动,眼见着就要到达洛阳了,今晚,敌人大约再也按耐不住了吧!

    黄志这样想着,不由地握紧手里的长剑,整个人进入高度警戒的状态。

    ---------------------

    推荐朋友的一本书,偶很喜欢滴~

    [bookid=1815030,bookname=《相公请靠边》]相公请靠边,娘子会蓝颜~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