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最高层次的诱|惑(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打滚儿求支持~群摸~~

    -----------------------

    凤浪待在高高的树枝上,将祝兰台的一举一动都收在眼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凤浪脚尖点着枝头,一个跳跃接一个跳跃地跟在祝兰台后,同时顺手摘下树上还有些青涩的果子,捡熟的扔到自己嘴里,将青的塞进衣兜。

    祝兰台顺着溪流一路狂奔,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知道奔跑时的快感和筋疲力尽会让她暂时忘却眼前孤立无援的处境。

    恍惚间,祝兰台听到背后有脚步声,顿时吓得一颗心都要跳了出来,努力地迈动像是灌了铅似的双腿往前跑,生怕晚了,就被后的突然出现的脚步追上!

    “姑娘,姑娘……”

    熟悉的声音慢慢穿透耳膜,祝兰台心里一动,停下脚步。慢慢地转,祝兰台就看见凤浪满头大汗地追了过来。

    眼圈一红,鼻头一酸,祝兰台差点掉下泪来。这个时候因奔跑而发丝凌乱、衣衫不整有些狼狈的凤浪,在祝兰台眼里,成了从天而降,前来解救自己的天神!

    凤浪将祝兰台的表看在眼里,面上却不露声色,依旧是一脸的焦急,脚下奔跑的速度越发地快了。

    终于,凤浪追上了祝兰台,双手扶住膝盖猛地喘了半天气,才抬头道:“我早上醒来看你睡得熟,就想着去采点果子给你醒来充饥,谁知一回来你就不见了,急死我了!幸好你是沿着小溪跑的,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要找多久才能找到你,才能安心……”

    祝兰台一下子跳过去抱住凤浪,打断了凤浪接下来的话。紧紧地环住凤浪的腰,祝兰台先是小声地啜泣,渐渐地哭泣声越来越大,最后竟然成了嚎啕大哭。

    凤浪双手揽住祝兰台,在祝兰台的背后,笑得意味深长,笑得得偿所愿。

    关于祝兰台昨天说的,什么她跟黄志一点关系都没有,凤浪是一点也不相信,他坚定地认为,那不过是祝兰台想要活命而撒的一个谎而已。

    所以,凤浪一直没有放弃引|祝兰台来报复黄志的想法!

    伸手将怀里青涩的果子掏出来,右手环过祝兰台的肩头将果子递给祝兰台,凤浪歉疚地说:“真不好意思,这时节山里的果子大多没有成熟,你将就着吃吧,先垫垫肚子,回头我给你打野味,保证你吃的满足高兴!对了,以后可不能一个人随便乱跑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凤浪的絮絮叨叨和略带责怪,在祝兰台的耳朵里、心里,却成了真心的关。祝兰台想,或许老天真的待自己不薄,先给了自己再一次生命,又将凤浪送到了自己面洽……

    或许,自己应该知足了吧!

    对于凤浪的引|和祝兰台的渐渐沦陷,黄志和凤崇是一无所知,他们还在清平镇焦急地等待着派出去的人送消息回来!

    因为凤浪的刻意拖延,也因为祝兰台的默许,两个人在山中悠闲地闲逛,慢悠悠地顺着小溪向山坳外走去。

    因为十六年的生命里,祝兰台出门远游的机会几乎为零,因此不免时时地惊异,甚至对那些不常见的花花草草,她也能蹲下来仔细地研究半天,神迷茫,还有一些欢喜,激动,羞涩……

    每当凤浪看见祝兰台诸如此类的表时,总会觉得似曾相识,仿若很久以前,他也曾经在另一个女子的脸上见到过这种表,微微诧异,神微茫,嘴角似乎噙着笑,又似乎是因害怕而紧抿着……

    凤浪有时会忍不住看呆了,但是很快,他就强迫自己从凝神静望中挣脱出来,收回嘴角那抹真心的微笑,挂上虚假的面具,对祝兰台软语温存。

    凤浪经常会变戏法似的弄出一顿丰盛的野味,或是拿出几样可口的饭后水果小餐点,然后温柔地邀请祝兰台来吃,殷勤地给祝兰台递这递那,却从不让人觉得虚伪或是刻意。

    对于凤浪的这些小惊喜,祝兰台看在眼里,甜在心头。但是,吕氓曾经的关怀突然变成无地休弃,祝良武的嘘寒问暖成了极度榨取,这些让祝兰台对于男人这种生物有了跟骨血融为一体的不自觉的警惕。因此,在凤浪刻意编织的幸福假象里,祝兰台快乐着,也警惕着。

    就因为此,祝兰台时常会发现凤浪蓦地收住微笑,或是笑得有些僵硬。祝兰台想,或许是黄志效力凤家的事让凤浪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吧。不过既然凤浪从来不提起,祝兰台也不好开口先问,只是在羞涩中不着痕迹地劝慰凤浪。

    两个人貌似甜蜜的子终于在凤崇找到山坳的尽头时结束:

    小溪到了下游已经成了小河,小河上架着一座踩上去咯吱作响木桥,一头站着凤浪和祝兰台,一头是凤崇那招摇的马车和黄志带领的一群弟兄。

    凤浪自然是一眼就认出了凤崇的马车,本来坚决地借由祝兰台伤害黄志的决定刹那间变得游移不定。凤浪对于凤崇有着深深的感激,也有着深深的愧疚,因此,对于凤崇的要求,凤浪料定自己不能拒绝。

    打定主意之后,凤浪悄声对边的祝兰台说:“他都来救你了,你就过去吧。”

    祝兰台对于凤浪的决定甚为惊讶,她虽然不了解凤浪跟黄志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什么事,但是对于凤浪对黄志的极度仇恨却是看在眼里的。因此,对于凤浪一见黄志就开口让自己过去,祝兰台有些不能理解。

    “为什么?”祝兰台讶异,心里滑过微微的失落,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问:“你不是挟持我来要挟黄先生的吗,为什么这么干脆地就放我过去?”

    “你说过,你跟玉面狐狸没有任何关系,不是吗?”凤浪微笑着不答反问。

    晶莹的泪珠一霎时蓄满祝兰台的杏眸,争着想要往外涌,却被祝兰台强忍着收回。

    “你相信我?”祝兰台有些激动地问。

    “不然呢?”凤浪伸手像是想要抚摸祝兰台的脸颊,却又像是强忍着触碰祝兰台的冲动将手收回,“这么多天,我以为你明白的……”

    凤浪叹息道,像是一个被所伤的纯少年。

    祝兰台没有说话,感觉世界在一瞬间停止了,所有的背景都变成了虚空,这虚空里只剩下了自己和凤浪,相对凝眸。

    ------------------------

    推荐朋友的一本书,某人一直追:

    [bookid=1815030,bookname=《相公请靠边》]相公请靠边,娘子会蓝颜~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