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最层次的诱|惑(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按惯例,月初散积分,一次15,散完为止~亲们多多留言哦~~群摸~

    --------------------

    黄志一见到凤崇的专属马车,立刻就奔下楼去,不待跟马车夫交代清楚,就一下子窜进马车里。

    马车夫因被黄志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赶紧拉紧缰绳,高声喝止行进的骏马:“吁——”

    “不用停,继续前往高升楼。”

    马车内传出凤崇淡淡的吩咐,马车夫一扬马鞭,继续催马前进。

    豪华的马车内部,凤崇坐在半人长的软榻上,一边拾掇着因为黄志突然闯进来打翻的书籍,一边皱眉问:“出了什么事?这么着慌没有分寸!”

    “祝姑娘出事了!”黄志大急,也顾不得受惩罚了,直接单膝跪下,请罪道:“请主子责罚!”

    凤崇收拾书卷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起来说话。”

    凤崇的漫不经心让黄志惊讶,也忘了解释前因后果,直接问:“为什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祝姑娘不是主子看上的当家主母吗?”

    “你也说了,只是当家主母而已。”凤崇微微一笑,将收拾好的书卷放在软榻旁的小几上,接着说道:“只是当家主母,没了祝姑娘,还会有合适的王姑娘、李姑娘,有什么可着急的?”

    黄志眸色一黯,低低地道:“祝姑娘怎么说也是我答应祝良武护送的,现在祝姑娘出了事,既然与主子无涉,那我这就去自己将她救回来,还要烦请主子的在清平镇多等几。”

    听出黄志貌似恭敬的话里的不满,凤崇笑了,说:“我不过是实话实说,又没有说眼看着祝姑娘出事不管,你这就跟我置上气了?”

    黄志听闻此,抬头憨厚地一笑,倒是跟他的一脸书生狐狸像有些不搭。

    然而,黄志来没来得及说出感谢的话来,凤崇接下里的一句话,又将黄志的好心全部打得不翼而飞:

    “再说了,祝姑娘到底是目前为止最适合当凤家主母的人,找个这样的人不容易,我不会轻易放弃她的。”凤崇面上淡淡地说,两手交握在广袖里,修长的手指紧紧地勾连着。

    “是吗?”黄志笑得有些讥讽:“如此,还请主子多多相助,属下在这里替祝姑娘多谢您的大恩大德了!”

    凤崇听着黄志的话不是味儿,皱眉道:“你今儿是怎么了?祝姑娘跟你相处不过是五六的工夫,你竟然为了她讥讽我?是不是……”

    “主子莫要想歪了!”黄志干脆地打断凤崇的话:“只是属下看那祝姑娘是个心底纯善的人,却在不知况下被人盯中,还被属下连累,属下有些过意不去罢了。祝姑娘是主子看中的当家主母的最佳人选,属下自然也是一心将她当做主子看待,不敢有丝毫的心存不敬之意。”

    凤崇被黄志一番恭敬得挑不出任何毛病的话气得不轻,面色一时有些难看,但想着祝兰台或许正在生死间徘徊,也就不多跟黄志计较了。

    “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凤崇皱眉问。

    虽然对凤崇之于祝兰台的薄有些不满,但一想到人命关天,黄志还是一五一十地将凤浪劫持祝兰台以威胁自己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不敢有丝毫遗漏。

    凤崇听完蹙眉:“凤浪回来了?怎么那么不巧,你们就碰上了?”

    黄志如实回答:“属下跟祝姑娘来此吃饭,以为主子是主子包下的三楼,就派小二的传信,谁知倒是送到了凤浪的手里。他一见属下就跟属下打了起来,最后还劫持了祝姑娘,估计是看到祝姑娘跟属下一起吃饭,以为祝姑娘跟属下关系匪浅,所以想劫持祝姑娘来要挟属下。”

    “你带她来高升楼吃饭?还让小二给我传信?”凤崇好笑道:“自己的八卦不但害到自己,还害到人家祝姑娘跟你一起受罪,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黄志唯唯诺诺地赔罪。

    凤崇见状,伸手扶起黄志,语重心长:“我做一些事、说一些话,也常常因责任所在,不由己,你别放在心上。”

    黄志闻言,想起凤崇的为难和凤崇对自己的恩,不由地红了眼圈,哽咽道:“主子,我……”

    凤崇摆摆手,微笑道:“别的话也不多说了,你明白就好。你放心,不管为了什么,我保证祝姑娘毫发无伤!”

    ###

    祝兰台伸伸懒腰,一脸的睡眼惺忪,外加蓬头垢面。

    当晨曦中的景物渐次清晰,一个个浮现在眼前时,祝兰台才猛地清醒,想起自己昨天的悲催遭遇,先是去当铺被黄志发现,接着就因黄志这堵城门失火,自己这条可怜的池鱼就被抓住了……

    去当铺?!

    灵光一闪,祝兰台赶紧去摸自己袖带里的荷包。一摸到那硌手的银子和圆圆的铜板,祝兰台大大地松了口气,感叹,不管怎样,幸好自己还在,自己的全部家当还在!

    昨天因为事出突然,祝兰台完全被自己吊在凤浪手里的小命儿吓坏了,哪还顾得着钱财这种外之物呢!

    一想到凤浪,祝兰台赶紧站起来,四处搜寻凤浪的影,却发现除了碧树绿草繁花,就是繁花绿草碧树!

    难道凤浪良心发现,放了自己?祝兰台忍不住幻想。

    还没来得高兴,祝兰台又想到自己独一人在这个四周被山包围的山坳里,人生地不熟的,明显地山坳里有没有人家,可怎么过活啊!

    虽然觉得有些变态,但是祝兰台此刻确实无比地思念绑架自己的凤浪,有凤浪在,至少自己可能走出去,不会再没有走出山坳前就成了山里那些猛兽的盘中餐!

    “喂——有没有人啊?喂——凤公子!喂——凤公子你在哪里?……”祝兰台一害怕,双手做喇叭状放在嘴边,大声惊呼。

    可是,回应她的只有自己的回声,一下一下,分外空旷,分外沉重地敲击在祝兰台的心上。

    人在极度惊慌的时候,难免失去判断力;而人一旦失去判断力,就难免做出错误的决定。

    祝兰台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

    祝兰台从小不说锦衣玉食,至少也没有发生过这种在危险处处的野外孤立无援的状态,因此,一慌之下,祝兰台拔足就往前跑去。

    还好,祝兰台虽然没大外出过,但也知道最好顺着河流走,因此她没有选择往漫无目的的森林里跑,而是沿着小溪流淌的方向,一路往下游奔去。

    ---------------

    推荐朋友的一本书

    [bookid=1815030,bookname=《相公请靠边》]相公请靠边,娘子会蓝颜~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