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朋友?敌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感谢亲们的支持~~群摸~~

    --------------------

    店小二见眼前的男子一脸的柔,眸子里透着狠厉,当下吓得哆哆嗦嗦地将手里的凭据交给红衣男子。

    红衣男子一把抢过凭据,看了店小二一眼,才低头仔细审查起来。

    “不过是一张当铺的凭据,他让你拿这个给我是什么意思?”红衣男子皱眉,将凭借往店小二面前一送,问道。

    店小二吓得腿都软了,连连摆手,一脸的诚惶诚恐:“我也不知道啊,他只说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别的什么都没说!”

    红衣男子细长的墨眉聚拢,在眉心拧成一个“川”字。仔细地查看手里的凭借良久,红衣男子才问:“他人呢?还在吗?”

    店小二连忙答道:“在呢在呢!他如今就在二楼的菊园里用饭!”

    红衣男子二话不说,风一般地冲出门去。

    店小二看着被红衣男子冲出去时带的风吹得摇摆的门,长舒一口气,一手抚上额头,擦去上面的冷汗,感叹从来不知道送信传话是这么折磨人的一件事!

    就在店小二准备出去的时候,红衣男子又一阵风似的从外面奔进来,直冲店小二而来。

    店小二吓得一下子跌坐在地上,颤抖着声音问:“你,你,你想干嘛?我会叫的哦~救命啊——”

    在店小二撕心裂肺的呼喊声中,红衣男子一个利落的空翻越过跌坐在路上挡住自己的店小二,奔到前取下挂在头的长剑,又一阵风地冲了出去。

    嘎吱——嘎吱——

    店小二看着红衣男子奔出去时带起的那股强烈的风,将静室的门吹得一开一合,不由地吓呆了!

    ###

    “楼上那位是黄先生的朋友吗?”祝兰台一边吃饭一边问,不待黄志回答,就笑着感叹道:“黄先生常年在外经商,倒是在哪里都有结交的好友旧识,真是让人羡慕。”

    黄志抬头看着祝兰台,笑得意味深长,“说不定,你跟他的缘分,倒是比我跟他还要深呢!”

    “怎么会?”祝兰台以为黄志是在逗自己玩,笑道:“我跟黄先生也不过是初识,我自幼又生活在长安,一十六个秋从来都没有离开长安到过其他地方,怎么会认识黄先生在清平镇的朋友?更别说什么缘分匪浅了。黄先生莫要说笑。”

    黄志笑得眉心的那枚朱砂痣也跳动起来:“可不是我说笑。这人跟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地奇妙,之前不相识,未必代表将来缘分不深。”

    祝兰台听黄志话里话外总是在暗示着什么,不觉有些恼怒和不耐烦,也不开口了,只是低头安静地吃着饭。

    黄志见此,也不再说话,支持优雅地喝着自己面前的暖胃汤。

    突地,头顶上的地板上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楼梯上“蹬蹬蹬”地响。

    正在吃饭的黄志和祝兰台微微一怔,同时抬头看向上面,又看看对方,彼此觉得好笑,便忍不住都笑了。

    “也许是他就要下来了,一会我帮你们引见。”黄志摩拳擦掌,对于即将来临的红娘重任分外心。

    祝兰台迟疑一下,站起来说:“这样不太好吧,你们两个好友把酒言欢,我在一旁总会打扰到你们。不如,我现在先回驿馆?”

    “当然不行!”黄志想也不想地就否决了!开玩笑,他本来就是来促成这一对鸳鸯,帮楠伯达成大小姐的嘱托的,怎么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把女主角放走?!

    “你若是现在走,只怕会在门口就与他碰上。”黄志平静地开口,不说留祝兰台,也不说不留,意思是让祝兰台自己选择,是在这里静静地等着那人的出现呢,还是要现在出去跟那人撞到一起?

    祝兰台又好气又好笑,黄志摆明了是替自己做好了选择,自己若是现在出去,万一跟黄志楼上的朋友碰上了,若是说出自己要避开,就显得失礼;若是不说是避开,别人或许以为自己是要迫不及待地开门迎接,同样也是失礼。

    不满地瞪了黄志一眼,祝兰台又安安静静地坐了下来,静静地等待黄志的朋友。

    突地,急促的脚步声又从头顶来回两次。

    黄志蹙眉,不明白凤崇吩咐人又急忙回去是为了什么。

    祝兰台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心底却很是紧张和纠结。其实对于见黄志的朋友,祝兰台并不是很排斥,反而有点赞同。

    祝兰台明白,去洛阳姑妈家只是权宜之计,要想真的做好应对自己被休弃的事被揭穿所带来的风波,必须要靠自己强大起来,而黄志朋友遍地,分布在各行各业,说不定哪一个就能帮助自己实现自立自强。

    所以,祝兰台才坐下来,静静地等待黄志楼上的朋友。

    菊园的门突然被人“嘭”地一脚踢开,祝兰台浑一震,条件反地站起来,扭头看向门外,只见一个一火红的男子怒目而立,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长剑。

    这是怎么回事?

    祝兰台惊呆了,黄志的朋友出现的造型也太诡异了吧?!

    “果然是你!”红衣男子恨声道,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准备拈起剑诀。

    “怎么是你?!”几乎在红衣男子开口的同时,黄志也一脸惊讶地失声问。

    祝兰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指着红衣男子惊讶地扭头问黄志:“他不是你朋友?!”

    “你又是谁?!”红衣男子见祝兰台说话,皱眉问。

    三人的问题一句紧接着一句,一时间竟然出现了诡异的沉默。

    “哼!月氏的玉面狐狸,我可是算是找到你了,纳命来!”红衣男子蓦地出声,说话的同时,整个人已经压着剑直冲黄志的面门。

    祝兰台只觉得眼前一道寒光闪过,桌子那边,红衣男子和黄志已经厮打起来。

    因为红衣男子出现得突然,黄志没有任何时间来寻找合适的武器,以徒手双拳应对三尺长剑,未免有些捉襟见肘。

    祝兰台见黄志被红衣男子得只能自卫,没有任何反击的能力,不由地焦急起来,却因为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完全没有任何办法。

    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断,红衣男子挥舞着手里寒光闪闪的长剑,渐渐地将黄志到了死角。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