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当家主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打滚求支持~~嗷嗷~~

    -----------------

    “听说,你现在居然接了一个镖,怎么,打算转行做镖师?”男子说到最后,便笑了,声调上扬,倒是有些玩笑的意味。

    黄志却又单膝跪在地上,抱拳道:“是桑园管事的楠伯跟我说要带个人去洛阳,还说若是主子知道了带的是谁,恐怕也不会反对。”

    黄志说这话的时候,偷偷观察着首座的男子,正是因为桑园管事的最后那句“若是主子知道了带的是谁,恐怕也不会反对”的话勾起了黄志的好奇心,也是黄志刚才在房间故意为难的祝兰台的原因。

    听桑园管事这么说的时候,黄志本以为是自家主子的好朋友要一同前往,相互有个照应。但是当黄志看到进来的是个女人,还是个青丝挽起的陌生女人,就疑惑了,不明白自家主子为什么会在意这样一个姿色只是中上等的女人,更让他不解的是,这个女人挽起的头发表明,她已婚嫁,什么时候洁的主子想要破坏人家家庭了?!

    所以黄志为难祝兰台,甚至有些调戏的意味,就是想看看这个除了主子的亲人女眷外,唯一让主子在意的女人到底有什么不同。

    果然,有原则而不失圆滑,忍气吞声而不忘记反击,是个不错的女人!

    “姑苏慕容家什么时候养出个‘长舌男’来?”男子笑骂道,见黄志一边说,一边一脸暧昧地看着自己,便笑道:“真没看出来,你也有长舌妇的潜质。”

    黄志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地挠挠头,不再紧盯着男子。

    “起来吧。”男子微微抬手,说:“不过是听楠伯说起那女子的蚕桑经,觉得赞许,便多问了几句关于她的事,没想到就让楠伯产生这么多的联想,还告诉了你!”

    “听说可不止是多问了几句呢!”黄志狡黠地一笑,打趣儿道:“听楠伯还说,主子还特地吩咐楠伯问了祝兰台的哥哥祝良武几个关于蚕桑的问题,只怕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哦?”男子挑眉,笑问:“何以见得?”

    黄志到此时也没了刚才的拘束,跟男子像是兄弟间闲话家常一般,在男子的下手椅子坐下,笑道:“祝良武是什么人?只怕这整个长安城认识他的人没有不了解的!好吃懒做、坐吃山空,外加自高自大、目中无人,那种人,怎么可能知道蚕桑之事?主子让楠伯问他,不就是在变相地问祝兰台?”

    “他现在怎么说也跟是咱们的生意伙伴,相互了解,总不为过吧?”男子笑道。

    “生意伙伴?”黄志嗤之以鼻:“要跟凤家成为生意伙伴,祝良武不但不够格,还差远了!主子是凤家的家主,凤氏一族的族长,掌管着整个洛阳大半的丝织业,怎么会看不透这一点?”

    “你太抬举我了。”男子微微一笑,正是洛阳凤家的族长凤崇。

    “是太了解。”黄志闲闲地说,末了突然凑近凤崇,一脸八卦的样子,说:“来,透露个,主子是怎么看上祝兰台的?她可是有了丈夫的人!”

    “离了。”凤崇简短的回答。

    黄志瞪大了眼,说:“还说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你看,连人家目前是单都打听清楚了!”

    凤崇好笑道:“下次还真是不能让你跟楠伯在一起了!好好的一个沉默寡言的人,竟然变得如此碎嘴八卦!”

    “那可不行!”黄志赶紧反驳:“我自幼丧父,被母亲丢弃在荒野间,吃了不少没有父母疼的苦头!如今好不容易碰到个心地善良、待我亲厚的楠伯,说什么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凤崇挑眉,眉梢几乎入鬓,故意问:“你是在说,我心地不好,待你严苛?”

    黄志赶紧摇头摆手,说:“没有的事!”见凤崇颇为满意地点头,黄志又忍不住打趣儿道:“主子连一个弃妇都肯收留帮助,怎么会怠慢了我?!”

    “你!”凤崇被黄志气得不轻,干瞪眼看着他,却被噎得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好好好,我不说了!”黄志赶紧撤离开凤崇一点,生怕凤崇一恼,就拳脚无眼了。

    “不过。”凤崇眉头深锁,看着黄志一脸的轻松,问:“此去洛阳,只怕不会太平,带着她,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怕添麻烦啊……”黄志托腮沉思,一脸正经,开口说出来的话却让凤崇哭笑不得:“不如我们出钱让祝兰台自己雇马车去洛阳算了,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咱也不用负什么责任!”

    “你!”凤崇指着黄志,半晌笑道:“你这张嘴啊,真是越来越像楠伯了!不如,什么时候找个时间,把你们俩的事儿办了,也省得楠伯无人照料后事,也了却你的一桩愿望,有个家。你看,怎么样?”

    黄志虽然心底渴望有个家,但还是摇摇头,有些黯然地说:“这事儿毕竟只是我的想法,不知道楠伯怎么看,倒时候万一是我一厢愿,倒是显得为难楠伯了。再说了,主子也知道,我带着商队常年在外,也不能奉养膝下,认了楠伯为父,只怕也尽不了什么孝心,倒白白地让楠伯替我担心……”

    “可是……”知道黄志说的有理,也知道黄志心中对家的渴望,凤崇犹豫了。

    黄志见凤崇一脸的为难,嬉笑道:“有没有家,不在乎那一个仪式,那一个名分!只要我跟楠伯像父子一样相互照应,没有父子的名分在也是一样的!主子不需为我担心。但是,”黄志也认真起来,话锋一转,道:“祝兰台跟着我们,只怕也会碰到他的埋伏,到时她万一有什么好歹的,倒真的成了凤家的责任。”

    “现在知道这么做不合适了?”凤崇又好笑又好气,“就为了试探我对她的心思,你们就不惜让人家犯险?”

    黄志不好意思地看着凤崇,歉疚地问:“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将祝兰台给送回去吧?”

    凤崇摇摇头,说:“她如今还没有让家人知道她被休弃的事,又急着去洛阳,只怕是为了避开什么事。若是我们现在将她送回祝家,只是将她推入更危险的境地而已。到时候,说不定比带她走,更加危险。”

    黄志一边担忧,一边嘴上又忍不住打趣道:“主子还说对人家没意思,先前因为她答应祝良武的条件就算了,后来还故意让楠伯出题通过考祝良武来考她,现在又为她考虑得这么周到,事事上心……”

    “凤家需要一个当家主母,可是我……”凤崇打断黄志的调笑,幽幽地叹气。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