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言氏试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收藏啊~票票~~大军滚滚地来吧~~嘎嘎~~

    ----------------

    祝兰台的答案让祝良武在姑苏桑园的管事那里交了差,也让祝良武自大自满的骄纵更甚。

    祝良武结交了越来越多的所谓上流社会的朋友,每次在外面吃花酒,很少再回家中。

    言氏对此很是气闷,但是她不敢对丈夫祝良武发气,也不敢小姑祝兰台无礼,更不忍心将气洒在两个孩子祝英华和祝英慧上,于是常常在无人时对刘氏冷言冷语,百般苛责。

    刘氏怕祝兰台知道之后为自己担心难过,也不敢跟女儿诉苦,只是一个人常常落泪,思念黄泉下的丈夫祝文轩,人也渐消瘦。

    一言氏外出买菜回来,整个人神不对,总是喜欢偷偷地打量祝兰台,口中念念有词地絮絮叨叨,十分神秘。若是祝兰台正好朝她看去,目光接触时,言氏便慌忙低了头,手下随便拿个活计来摆弄,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祝兰台心里疑惑,但是也没多想,依旧如常,陪刘氏说说话,做些女红什么的家事。

    大约过了两,言氏突然找上门来,将祝兰台堵在卧室里,说是要跟她叙叙家常。

    祝兰台对于言氏这几异常的行为看在眼里,但见言氏不说祝兰台也不好多问。如今见言氏大早上地找上门要闲话家常,祝兰台估摸言氏大约有什么事要说,而言氏要说的事,大约跟她这几的异常行为脱不了干系。

    “嫂子也真是客气,咱们之间有什么话还用劳得嫂子专门跑来说。”祝兰台微笑着将言氏让在凳子上坐下,自己也在另一边坐下,静静地等待言氏开口解释这两天的异常。

    言氏别扭地捏捏衣角,抬头,已是双颊绯红,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一副羞无限的样子。

    难得见言氏这样忸怩,祝兰台只是觉得好笑,一个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泼妇,居然还是一脸的含羞带怯?!真是笑话!

    不想言氏再磨磨唧唧地演下去,祝兰台开口问:“嫂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除非是不把我当一家人。”

    言氏赶紧摆手摇头,这才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地说:“你跟妹婿关系那么好,有没有什么法宝?”见祝兰台蹙眉,言氏赶紧解释道:“是这样的,你知道的,你哥一直不将我放在心上,我羡慕小妹的福气,所以才贸然开口问的,绝对没有打探你们夫妻**的意思!”

    祝兰台蹙眉,倒不是因为介意言氏这么问打探自己的**,而是敏感地抓住言氏提到了吕氓这一点。

    自从祝兰台回到祝家之后,便对所有人一律宣称是她自己想家了,所以特地跟翁姑和丈夫多讨了几天归宁的子,而言氏和祝良武除了在开始两天还提到吕氓,后来因为祝兰台自己就替祝良武解决了燃眉之急,便很少再提到吕氓或是吕家。

    那今天言氏突然提到吕氓,是因为什么?

    祝兰台蹙眉思考,结合言氏这两天怪异的言行,心底越发地没底,总觉得言氏接下来提到的,不会是什么好事。

    “夫妻相处之道,在于相互体贴关。”祝兰台不想跟言氏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言简意赅地概括道,反正言氏的目的恐怕也不在于向自己讨教什么夫妻相处之道,要是言氏真的想夫妻和顺、家庭美满的话,早些年自己跟吕氓还是甜蜜小夫妻的时候言氏怎么不问?

    对于祝兰台的冷淡,言氏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叹息一声,继续演道:“我也想对你哥体贴关,可是他……”言氏眼圈一红,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祝兰台心底冷笑,有什么就明明白白地说出来,用得着绕这么大的弯子吗?都不怕心眼太多,把自己绕进去再也出不来了!

    “嫂子别多心,大哥对嫂子还是有分的,毕竟你们还有英华和英慧,大哥不会乱来的。”祝兰台说些劝慰的话,心底却在想,这对无良的夫妻,除了钱,大约什么都不会去关吧……

    “你说的也是!”言氏飞快地擦干眼泪,刚才的委屈可怜立刻换成了喜笑颜开,其速度之快让人忍不住惊叹!

    “你大哥不管在外面怎么胡来,至少家里只有我一个,比起那些三妻四妾的人,你大哥对我算是不错了。”言氏一边说,一边拿眼偷觑祝兰台,仔细地观察着祝兰台的表

    祝兰台心里“咯噔”一下,立刻警觉,该不会是言氏知道了兰云的存在,知道了吕氓和兰云的风流韵事了吧?难道吕氓和兰云已经风分光光地大办婚礼了?

    祝兰台转念又一想,不对啊,兰云此刻应该有了七八个月的孕了,子金贵着呢,经不起成亲那种大费周章的仪式的折腾。再说了吕氓休弃自己的理由就是自己成亲三年无所出,那一定是对孩子很在意,更不会选在兰云大着肚子的时候结婚吧!

    这么一想,祝兰台冷静下来,面上一片平静,说:“嫂子明白这一层就好,你如今可是有了一双儿女的母亲了,做什么都能由着自己的子。”

    言氏见祝兰台失神只不过是一刹那,一脸的平静看不出端倪,便进一步试探道:“前儿我上街买菜,倒是听到了一件趣事。我当下就让那些长舌妇别乱说,那肯定是假的,可是她们非跟我辩争,说是有人亲眼见到过!”

    来了!

    祝兰台心里一紧,坐直子,把玩桌子上的一个荷包掩饰自己的紧张,笑问:“什么事,惹的嫂子跟人家辩争呢?”

    言氏一边盯着祝兰台的眼睛,想要看清楚祝兰台的每一个表,一边将自己那天碰到的事缓缓道来:“前儿早上我去菜市场买菜,见了城西的白菜婆来城东卖白菜,因为认识就聊了几句,谁知那白菜婆睁着眼睛说瞎话,污蔑妹婿有了新欢,而且这个新欢还是一个大肚子的女人!我当场就跟她吵起来了,小妹跟妹婿这么恩,妹婿怎么可能在外面有人,而且还大着肚子?!”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