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没有碰面的交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一辆不起眼的马车沿着长安城横平竖直的街道疾驰着,马车的帘幕因为速度过快被掀起一角,露出里面的景致:

    祝良武不知道第多少次问祝兰台:“小妹,你一定要跟去吗?生意场上带的女人不是那些歌舞助兴的女,就是那些随从伺候的丫鬟,你跟我去谈生意,算哪门子话?”

    祝兰台伸手挑开马车一侧的竹帘,探首朝外面看着,只当是没有听见祝良武的话。

    长安城作为李唐帝都,果然其繁华不是别处可以比拟的!切割整齐的街道横平竖直地通向四面八方,街市两旁商铺林立,有些一整条街的商铺都打着同样的旗帜,比如“范记粮行”“王记药铺”之类的。

    街道上车马往来,闹非凡。各种份的人在车水马龙之中或招摇而过,或默默地独行,有商贾居民、达官贵人,有兵士杂役、佛道僧尼,间或还会看见一些外国的商人和一些边疆少数民族人夹杂其间,着各异的腔调,闹着,喧哗着。

    祝兰台见此,不胜唏嘘。

    虽然祝兰台是土生土长的长安人,但是她未出阁前很少离开家门,活动的范围也只是在祝宅周围的几个街巷而已;出嫁为吕家妇之后,因为年纪尚幼,在婆母跟前仔细地学了几年的针织女红,极少外出,待到及笄与圆房之后,更是甚少出家门。

    长了这么大,祝兰台对于做生意的概念只是有一片店,守着一个摊位,或是挑着一个货郎担走街串巷的,从来都没有想过,原来做生意可以是走南闯北,一下子包下一整条街的铺面!

    整座长安城像极了卢照邻诗里写的那样:

    “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玉辇纵横过主第,金鞭络绎向侯家。龙衔宝盖承朝,凰吐流苏带晚霞。百丈游丝争绕树,一群尾共啼花。游蜂戏蝶千门侧,碧树银台万种色。复道交窗作合欢,双阙连甍垂凰翼。梁家画阁中天起,汉帝金茎云外直……”

    手里的帕子越绞越紧,几乎拧成了一股细绳儿,祝兰台心里像是装了一只小鼓,扑通扑通地一刻不停地敲打着。

    “小妹?小妹!”祝良武见自己说了半天,祝兰台依旧是凝神看着窗外,没有任何的回应,不由地急了,大声喊道。

    被祝良武放大的嗓门儿惊醒,祝兰台用手抚着心口,等到心平静一些,才开口问:“什么事?”

    “我问,你为什么一定要跟我?!”对于祝兰台对自己的无视,祝良武十分不满,他对自己的这个小妹一直都抱着矛盾的态度,不想迁就她却不得不为了她背后的吕家而迁就。

    “我说了,你对于凤家一点都不了解,若是贸然提出结交的话,只怕会让人家轻视。”祝兰台一脸平静地说。

    “可你又对凤家了解多少?”祝良武嗤笑道:“你一个姑娘家的,不论是在家还是嫁到吕家,都没沾过生意上的事,又怎么了解凤家?”

    “可是,我了解蚕桑一事,对于以经营丝绸为主的凤家来说,这是最重要!”祝兰台斜睨祝良武一眼,眼角藏着讽刺,问:“大哥,你对于此,又了解多少?”

    祝良武被祝兰台说得没有面子,又不敢随便开罪她,只好愤然转头看向马车外。

    祝兰台幽幽地叹了口气,其实今天她非要跟来的最大目的,不是要借由蚕桑知识巴结凤家,而是想走出来看一看,看当了十六年米虫的自己,如果没有了娘家和夫家的庇佑,能不能生存下去。

    一路上,两人各怀心事,任马车载着疾驰过明德门奔向外郭城外那片桑园。

    到了桑园大门,祝良武先一步跳下马车,也不管还在马车上的祝兰台,就气冲冲地跟着桑园的一个小杂役进去找管事的了。祝兰台跟着来的理由让祝良武大受打击,他可以接受吕家的馈赠,却不能接受自己的妹妹对自己的生意指手画脚。

    女人!哼,不过是用来带孩子、洗衣做饭而已!祝良武如是想。

    祝兰台跳下马车,只来得看见桑园大门上挂着的那块“姑苏桑园”,就赶紧提起裙摆,快步跟上已经走到抄手游廊里的祝良武。

    祝兰台刚刚离开,一辆缀着五彩流苏的华贵马车停在桑园门口,三匹高头大马器宇轩昂地抬头嘶鸣,应和着马车四角挂的铃铛的清脆声,倒有些特别的韵律。

    一个小厮赶紧上前,将一块宽厚的长木板一头搭在马车上,一头抵在地上,然后跟另一个小厮,一人一边,紧紧地将木板扶稳了。

    斑竹制作的竹帘子被挑开,一张丰神俊朗的脸庞探出来,剑眉上扬,星目璀璨,刀刻一般的五官阳刚而不显得粗糙。有乌黑的发丝垂下,映在小麦色的肌肤上,将男子那飞扬的神采约略掩饰住一些,显得温文尔雅。

    两个小厮恭敬地垂首行礼道:“见过主子。”

    男子微微点头,正准备下马车,就发现旁边还有一辆不起眼的独马马车停在那里。止住下车的趋势,男人开口问:“有谁来了吗?”

    声音充满着磁,温和而不失威严,朗润中带一点低沉,还有一点点不仔细听就听出来的喑哑,说话的时候,菱唇里吐出的字节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敲击着听的人的内心,充满了蛊惑……

    其中一个小厮恭敬地答道:“是长安城东货郎巷祝家兄妹。”

    “兄妹?”男子眉梢挑起。

    “是。”小厮答道,“不过看祝家大哥的样子,似乎是不想让他妹妹跟着。”

    “哦?”男子眉梢挑得更高,被勾起了一丝兴致,但是目前,他可没有时间,也没有闲心管自己的兴致。

    “他们来干什么?”男子听说有人来访,便一边吩咐小厮将木板收起来,一边问。

    “听说是为了他们年前定的桑树被抽调给事。”一个小厮抱着木板离开,一个小厮垂手立在马车前回答。

    “那件事,管事的不是说解决了吗?”男子蹙眉,心底有些责怪管事的办事不利。

    “原本祝家大哥是被迫同意了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又来了,还带着自己的妹妹……”小厮解释道。

    男子一听,敏感地抓住了小厮话里的意思,难道说祝家再次找上门来,跟祝家的小妹有莫大的关系?真是越来越有趣了,若真是如此的话,那有机会自己一定要见见这个祝家小妹!

    男子眉梢高挑入鬓,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

    “既然管事的有事,咱们先回去。”男子吩咐马车夫道,又回头对小厮说:“记得告诉管事的,这件事可不能再拖下去了,除非他不想在这里干了!”

    小厮唯唯诺诺,连声答应。

    驷马嘶鸣,矫健的马蹄扬起,迅速而平稳地调转方向,带着马车上的摇铃,一路踏出一骑烟尘,滚滚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