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神奇的藏书宝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画江 书名:最佳婚聘
    求收藏~求票票~

    ------------

    “嘎吱——”

    朱漆大门被祝兰台推开。

    祝兰台朝里探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祝兰台开口尝试地喊了几声:“有人吗?请问有人吗?有人吗?请问这里有人吗?”

    喊了好几句,见没人答应,祝兰台东张西望了一会,一个人影都没有找见,心下好奇,便抬脚走了进去。

    就在祝兰台踏进大的那一刹那,原本漆黑一片的屋子顿时亮堂起来,像是在屋顶装了一个太阳一般,温暖而明亮。

    祝兰台被这突然而来的温暖和光亮吓了一跳,以为是屋内有人上了灯,赶紧低头道歉道:“真是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到了这里。见没人答应,我心里一急,就未经许地进来了,还望见谅。”

    静悄悄的一片,就跟祝兰台刚进入这片天地时一般,没有任何的生息。

    祝兰台疑惑,心想这里的主人怎么这样整人呢,打招呼的时候他不应,道歉的时候他也不理,难道是想自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站下去?

    又等了一会,依旧是悄无声息的一片,祝兰台抬头,把四周上下都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一个人影都没发现。

    不会是进了鬼屋吧?

    祝兰台一想到这个可能,顿时冷汗涔涔,浑簌簌发抖,一个劲儿地想要往外退。

    一步,两步,三步……

    就在祝兰台接近门口,准备转冲出去的那一刹那,大的门“嘭”地一下关得严严实实。

    下意识地,祝兰台抱头蹲在地上,失声尖叫:“啊——”

    尖叫声在空旷的屋子里缭绕盘旋,成了此刻整个大唯一的声响。

    喊了半天,见没有任何异样,只是一个如既往的寂静,祝兰台慢慢从惊慌中挣脱出来,悄悄地抬眼观察,见一切依旧如常。

    大着胆子,祝兰台慢慢站起来,朝大的深处,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

    空旷寂静的屋子,祝兰台轻微的脚步声回响着,一下一下,祝兰台感觉自己不是踩在地上,而是踩在自己的心上,生怕突然从哪里冒出一个不明物体来,将自己吞没。

    走到大正中,一道月白的纱帘由屋顶静静地垂下,拦住了祝兰台的去路。

    脚步微微一顿,祝兰台深吸一口气,哆哆嗦嗦地伸手试探着掀开纱帘,朝里望去:

    偌大的案台上,铺着一块皎洁如月华的锦缎,锦缎上绣着裹着金线的暗纹,在屋内不知从何而来的光亮里闪着金光;锦缎的四周缀着华美的络子,络子上缀着流光溢彩的珠子,下垂着五色的流苏,在无风的内安静着,繁华而落寞;案台上空旷一片,除了一册用月白丝带束着的竹简之外,别无他无。

    祝兰台仔细打量了半天,见没有任何的异样,便大着胆子穿过纱帘,一步一步地接近案台,在那册竹简前停下。

    祝兰台想,若是真的有什么可以解释这座神秘大来历的东西,大概就是这册竹简了吧。伸出手,祝兰台想去将竹简取下来翻阅。

    猛地,祝兰台伸出去的右手停在竹简的上方,心想这个大是如此地神秘和异常,那这竹简上不会设置了什么机关吧?

    快速地收回手,祝兰台紧盯着竹简打量。

    就在此时,奇异的事件发生了!

    祝兰台杏眼圆瞪,眸子里写满了难以置信,一双手捂住嘴巴,想要惊讶地尖叫,却因为过于吃惊而发不出一点声响。

    只见那册竹简慢慢地从案台上“站”了起来,自己飞升到空中立住,竹简上的月白丝带自己将蝴蝶活扣打开,飘落在案台上。

    随着丝带的滑落,竹简慢慢地展开,里面刻着的字,闪着皎洁的月光一般,一个一个地离开竹简,在空中排列成序:

    “我,南山樵夫,偶然于南山古灵洞得到这册附有月华神力的竹简,以毕生之力汇天下智慧英华,藏于此月华竹简虚设的藏书大之内,愿有幸得之者珍之重之,以纯善心地造福于人世。切记!切记!”

    祝兰台默默地诵读着竹简上开头的一段文字,心中讶然,不知道原来这世上还有这么神奇的事!祝兰台想起,自己从护城河里逃走时,脑袋撞到石头上,然后在昏迷前看到天上的那轮玉盘将一束皎洁神异的月华投向自己的伤口……

    那就是说,自己就是那个有幸得之的人?!

    祝兰台为自己这样的奇遇惊叹不已。抬头,祝兰台将小序之后的藏书分类默默地记在心里。

    看到蚕桑一块时,祝兰台想起晚饭时大哥祝良武跟她提起的事,便忙按照竹简上的指示,走到大后“农室”前。

    推开“农室”的大门,祝兰台一边回想着竹简上蚕桑的分类,一边看着那些书架上的标名,很快就找到了蚕桑一架。

    “既然大哥是定的桑树被老板抽调,那就要找其他的替代物吧。”祝兰台一边思索,一边搜寻着蚕桑一类书中关于蚕的食物的书卷。

    很快,祝兰台就从书架里找到了一本《蚕桑志》,赶紧取下来翻阅:

    “蚕,一种白色虫,其丝为丝绸之原料……蚕可分为桑蚕、柞蚕、蓖麻蚕、木薯蚕、柳蚕……天蚕、琥珀蚕……蚕卵孵化为幼虫,幼虫得食长成可结茧吐死化蛾……蚕食强!”

    祝兰台一页一页地翻阅,终于找到了蚕的食物一节,顿时松了口气,赶紧用手点着书页,一个字一个字地认真读下去:

    “蚕子孙一代代多在桑树上生殖繁衍,因此多喜食桑叶……”

    读到这里的时候祝兰台眉头深锁,果然还是要桑叶吗,那大哥的蚕种怎么办?以祝家这种小商贩怎么跟鼎鼎有名的凤家争?

    手指无意识地一页一页地往下翻,猛地,几个字眼跳入祝兰台的眼帘。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祝兰台赶紧就地坐下,认认真真地往下翻:

    “除桑叶外,蚕也食用柘叶、榆叶,无花果叶、蒿柳叶、蒲公英叶、莴苣叶、生菜叶、雅叶、婆罗门参叶等等,不下一二十种……”

    祝兰台看到这里,不叹息,这些树叶她有的听过,有的闻所未闻,即使是那些她知道的树叶大多数也并非生在北方,更遑论那些她听都没有听过的了……

    祝兰台想到自己将来的子,有些害怕,若是哥嫂知道了她已经被休弃,而她没有任何营生的本领的话,只怕那些打骂和嫁的子会很快再次上演吧……

    一想到这里,祝兰台强打起精神,继续往下看。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沙漏里的沙子慢慢地堆积在底部,越来越厚。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祝兰台合上书,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只要度过眼前的难关,自己就可以多点时间来筹谋未来了吧。

    祝兰台暗暗发誓,这一次,自己一定要在况恶化到无法挽救之前,想到自救的方法!

重要声明:小说《最佳婚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