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开启时空旅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吧唧。”洛珊珊亲在了时空宝轮上,让所有人都陷入紧张,甚至是又从昏睡中醒来的文森特,也努力抛起头看。他这几天经历的是他这辈子都没经历过的,看似他与这一切完全没有关系,他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存在,可是,两个世界相互影响力的大小,却只在他的上体现,他宛如成了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连接的,唯一的桥梁。

    房间里的气氛,也因此而紧张。然而,时空宝轮没有动静。大家不免有些气馁,一声又一声轻微的叹气此起彼伏。

    “肯定还是因为你不够善良。”祭香下了定论。洛珊珊不反驳,因为她觉得祭香说得有理。

    “不一定是珊珊不够善良,可能是我们找错方法了。”墨湘君帮洛珊珊说话,他不想看到她总是不停地再自责。

    一直没帮上什么忙的文森特感觉自己也应该做些什么,他想起来,却发现突然变胖的体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他只有继续躺在地上,想了一会,说:“是不是要用真之吻?”许多童话故事里,都会用到真之吻来破除魔咒,例如《青蛙王子》,例如《怪物史瑞克》。

    他突然而来的话语,让众人心中暗惊。大家关切地看向他,不约而同地问:“你醒了?”

    文森特躺在地上点点头:“恩,刚才珊珊的只是吻,没有包含,试试用自己对人的之吻,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用来开启。”

    他的话听上去很有道理。只是随便亲一口,不含任何感也不能算的表达。大家再次看洛珊珊,她咬咬唇,再次望向时空宝轮时,她的脑海里想到了父亲,母亲,姐姐,朋友,还有……傺月。

    亲人之,友人之人之,化作了一团温暖的火焰在她口燃烧,她缓缓地,吻上了时空宝轮的镜面,将自己对家人,朋友和人的,传递给他,祈求他的帮助,拯救这个世界。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人随世界而消失,那是怎样地伤痛?她不能看着傺月与长同归于尽,他们,甚至都没有开始。这种压抑在心底的,强迫自己不去触碰的,在挣脱牢笼时,是怎样地烈?

    一滴泪水,滑落她的脸庞,包含了她的无助,无力和面对家人,亲友和人即将面临浩劫时的无法形容地心碎之痛。

    大家几乎是屏息地看她,在那长长的一吻后,似乎时空宝轮并无动静。忽的,洛珊珊眼角的泪水滴落在她唇下的镜面上,镜面竟如湖面一般,出了阵阵涟漪。尚未发觉的洛珊珊离开镜面,想看看时空宝轮是否有反映时,忽然,一束如同水晶折的七彩霞光从镜面内迸而出,让她下意识遮住了眼睛。

    宝轮从她手中飞离,竖立在空气中,在所有人的目光里,慢慢变大,变大。这突然而来的变化,让洛珊珊,墨湘君和百宝袋,还有躺在地上的文森特,都吃惊不已。他利用边的冰箱,终于好不容易拉坐起来。

    时空宝轮在变得人高之后,停止变化,它从空中缓缓降落,站在众人面前,就像一面古镜停落在地上。洛珊珊,墨湘君和百宝袋走近他,文森特坐在原地遥望。

    当大家站到时空宝轮面前时,奇怪的是,宝轮只映出了洛珊珊一人的影,并且,在里面出现了一条深远的看不到尽头的长廊。空旷的,幽静的长廊被黑暗占据,只有边上一盏盏壁灯隐隐照出一条暗的道路。

    “居然……成功了……”惊叹从百宝袋里而来,大家都怔怔地站在时空宝轮的面前,多次的失败,让他们差点失去了对奇迹的信心,而当奇迹发生之时,他们又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那我们进去吧。”墨湘君带头走向时空宝轮,可是,当他接触镜面时,他却是宛如紧闭的房门,不让任何人进入。这让众人再次陷入迷惑。墨湘君摸上镜面:“怎么回事?”他变得有些焦急,回家的路就在眼前,他却无法进入。

    洛珊珊上前:“可能要我来领路。”毕竟是她开启了时空宝轮,或许这扇门要她来打开。

    忽然,在时空宝轮里的那个洛珊珊的影像的后,分离出了一个黑影,他一黑色的斗篷,从头到脚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然后,慢慢吞噬了洛珊珊在镜面里的影像,站在了洛珊珊的面前。

    他突然的出现,让就站在时空宝轮面前的洛珊珊和墨湘君都惊了一跳。

    黑影虚浮在里面,没有双脚,黑色的长袍空空,宛如里面是真空。

    “本宝轮开启后,只能使用一次。”黑影突然开了口,洛珊珊和墨湘君相视一眼,原来又有条件?

    “洛珊珊,你有两个选择。”

    对于宝轮能说出自己的名字,洛珊珊并不惊讶,既然是神器,自然与众不同。她认真地面对黑影:“请说。”

    黑影微微抬头,那斗篷下,依然是虚无的黑:“一,时空旅行,一个来回;二,用本宝轮将墨湘君的世界吞没,永远囚。”

    这两个选择洛珊珊完全没有考虑地说:“我选……”

    “慢着。”黑影打断了她的选择,“我还没说完,选择只能一次,请慎重。一旦决定,就没有任何机会更改。”他说到此,顿住了语气,尽管黑袍下没有任何人,但洛珊珊还是感觉到从他而来的,严肃的注视。

    “前者,你会死。”突然,黑影再次出了声,话语让洛珊珊陷入怔愣,只有她旁的墨湘君黯然落眸,心痛和心伤的神浮现在了他的脸上。而与洛珊珊一样震惊的,是不远处坐着的文森特,听到珊珊会死的话,让他的心无法平静。

    “后者,你活,傺月活,大家都活,两个世界不会碰撞,你的世界不会消失,你的家人,朋友都不会经历浩劫。牺牲的,只有墨湘君的世界,他将永远陷入黑暗,时间停滞,万物冻结。你选择哪一个?”说罢,他不再做声,而是在镜面里看着洛珊珊,等她的决定。

    洛珊珊缓缓从怔愣中回神,眸光低落,她转头看墨湘君,墨湘君回避她的视线,她转回头,没有任何犹豫地说:“还是前者。”

    墨湘君倏然回头拉住了她的手臂,文森特也惊然站起,甚至是一直看不惯她的百宝袋,也惊呼出声:“珊珊你要想清楚啊”

    洛珊珊摇摇头,脸上扬起了微笑,她拂开墨湘君紧紧握住她的手臂,想起了司机哥哥曾问过她的一个问题:“如果换作是你牺牲,你愿意吗?”

    而当时,她的回答是:我愿意

    她很确定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她愿意。她愿意用她那微不足道的小小生命,来换取两个世界的安全。这很值得。比什么都值。

    “恩……”从时空宝轮里,传来黑影一声声长长的沉吟,“好吧,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可以把你的尸体运回这个世界。”他说得很轻巧,不带任何感,宛如是死神在履行他的某种义务。

    “谢谢。”洛珊珊低低地说,“现在,我们可以进来了吧。”

    “当然。”黑影站到一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珊珊”墨湘君发了急,在她抬步时,再次紧紧握住她,“你不能辜负傺月的苦心”终于,他忍不住说出了藏在心底的秘密,也是傺月的秘密。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