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海市蜃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喂!”察觉到墨湘君的异样,文森特也担心起来,推推他,没反映,叫叫他,依然没反映。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对方是神仙,突然呆立不动,难道是传说中的灵魂出窍?他这么想,等了一会,见他依然没反映,他决定去叫珊珊。在他转之时,墨湘君突然动了,还叫住他:“你干什么去?”

    他突然出声让文森特惊了一下,回头无语地捶打额头:“大仙,请你在灵魂出窍时打声招呼,不然会吓到我。”

    “哦。”墨湘君面无表地应了一声,然后走到文森特的面前,取走了他口袋里的整包烟,也不说声谢谢,只说,“你好去做饭了,珊珊快洗好了。”

    文森特嘴角有点抽筋,他几时成了他们的男仆?真是人善被神欺。

    待文森特走后,墨湘君往嘴里塞了一把烟,用打火机把他们全部点燃,一起抽,浓浓的烟雾,将他的头部完全遮盖,他想错了,大家都错了。傺月留下不是因为他知道长的善在他的上,而是知道长的善根本就是在珊珊上。

    所以,他将珊珊强行送回了异世,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这个选择一定让他痛苦难言。一边是亲如父亲的师傅,一边是他的挚,然而,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珊珊,独自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

    灵魂的碎片寄宿在灵魂之中,要分离需要大量的能量,如果自傺月上,傺月本就是神,有无边的法力,分离顶多耗尽他的神力。然而对于凡人的洛珊珊来说,将无法承受这样灵魂分离所带来的痛苦和后果。她会死,甚至可能灰飞湮灭,傺月无法面对这样的结果,墨湘君自己,也不能。

    长和珊珊,注定只能选择一人。

    但是如果将长杀死,珊珊的生命依然受到威胁,因为善恶共存,恶死而善忘。那么唯一的方法,便是用无上的法力,将长的恶再次封印。墨湘君的世界,无人能做到这点,只有傺月。

    墨湘君一口接一口将浓烟吸入体,那苦涩难言的味道让他哽咽,而那辛辣的浓烟刺激着他的眼睛,泪水不自流,而他的脸依然面无表。他不会哭,不不会为那只白兔哭,所以这眼泪是烟刺激的。

    傺月做了与长长同归于尽的打算吧,他没打算回来吧,所以他才将姗姗交给了他……

    她擦了擦眼泪,他不会让傺月死。那个经常骑在他头上,对他呼呼喝喝,一直欺压于他的白兔子,怎能说死就死?他不许!他会回去,他的世界,应该由他来保护。就算必须要有人于长同归于尽,那也应该是他,轮不到傺月。

    烟头在他的猛抽中燃尽,他一张嘴,把所有的烟蒂连着火星一起吞入肚子,然后,张开嘴,喷出了最后一口烟,浓浓的烟雾弥漫了他眼前的世界,这就是傺月的世界?果然不咋样。

    他挥开面前的烟雾,烟雾后,是林立的高楼。忽的,高楼上方的天空扭曲了一下,他立时变得敏感而紧张。

    紧接着,在空中竟然,慢慢现出了古代的建筑,那景象如同海市蜃楼,淡淡浮现。他的体一怔,影响已经那么大了?宛如两个世界在长的善与恶引力的作用下,逐渐拉近,直至碰撞。

    时间不多了,他必须采取行动!

    洛姗姗从浴室出来,发现屋子里没人,她独自回到房间,将自己扔在上,百宝袋就放在右边头柜上。

    “祭香,你真的不帮忙吗?”

    百宝袋一声不吭。

    “墨湘君的伤已经痊愈,你是不是该通知这里的神仙送他回去呢?”她放软了语气。利用墨湘君的事,来劝说她。

    可是,百宝袋还是不言不语。

    “好吧……”她低下头,开始沉默,房间因为她不再说话,而陷入安静,“其实……”她再次开了口,显得有些犹豫,““少臭美了!”一句冷嘲从百宝袋中出来,它站了起来,用自己的右上角指向她,“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臭美?长主子才不会寄生在你上!你害死了他,你还好意思这么说?!”

    “那你怎么解释文森特和博渊之间的感应?”她厉声反问。右上角

    百宝袋左上角后右上角弯下,插在自己的腰间:“平行世界的两个人有感应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个世界很多人都会跟自己平行世界的另一个自己发生感应。比如那些预言家,他们不是预言,其实是看到平行世界那个自己正在经历的一些事!”

    祭香的解释,让她语塞,她无言以对,因为她的答案毫无漏洞。而她对长碎片的判断,是因为文森特突然感应到了博渊。而今,这个唯一的理由,被祭香轻松驳斥,而她却拿不出更有力的证据。

    她该怎么办?此时真的感觉到何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挫败,无助,和无力的感觉纠缠她,让她彻底失去了再见傺月希望。她开始后悔,后悔自己没有跟傺月好好一场,即便没有结果,也能让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怀念。

    而现在,她连怀念的机会都没有了,她错了,当初不该畏惧不前,留待近来后悔。

    门外传来脚步声,那脚步声很急。百宝袋立刻躺回原位,而她也捂脸调整心,让自己的神尽量自然。面朝门外时,文森特出现在门口,他脸上的神,分外严肃:“珊珊,你快来看看这个。”

    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由自主地抓起百宝袋,将她一起带出了房间。

    文森特让她看到是客厅里的电视机,他们到的时候,墨湘君也正站在电视机前。电视机里正在播放午间新闻,新闻里播报,是一则“上海上空突现海市蜃楼”的新闻。

    “就在十一点二十分上空,上海市区上空突现海市蜃楼,时间为十五分钟。许多上海市民都看到了这难得一见的景象。此次出现的海市蜃楼为古代建筑,大家还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有古人在来回走动,上海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并不适合出现海市蜃楼,这次为何会突然出现海市蜃楼,专家正在调查中……”

    画面切换为海市蜃楼的景象,洛珊珊看到的第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博渊王府,和王府附近的建筑。

    “十一点二十分……”她她立刻看向挂在客厅里的钟,此刻是十一点四十,“就在刚才!”她吃惊回头看文森特和墨湘君,“你们刚才都不在,看到了没?”

    文森特摇摇头,看向墨湘君,因为下来时,他还在。

    于是,大家的目光聚集在墨湘君的上,它他皱紧了眉头,一直没有表的他,终于出现了凝重深沉的表

    “因为……感应在增强,我……是指文森特和博渊之间的感应……”他的头开始无缘由的疼了起来,他清楚,这不是因为文森特和博渊,而是洛珊珊体内的长,和那里的长,“所以景象出现的是博渊的宅邸,以及……在文森特家附近出现……”

    他第一次说谎,说的很累,很勉强,但半真半假。出现博渊的宅邸,和在文森特家附近出现,也是因为长住在博渊的王府,以及姗姗住在文森特的家。

    “那……出现这样的景象预示这什么?”文森特不免好奇地问。

    墨湘君陷入沉默,低下头不再言语。我觉得长的善并不在傺月的上,而是在我的上……”

    “预言世界即将毁灭……”忽然,祭香吃惊的声音从百宝袋而来,让大家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洛珊珊上,而不知百宝袋秘密的文森特,更是面露迷惑,“天哪!碎片真在你上?!”

    祭香惊诧的话,让墨湘君陷入惊讶,眸底是洛珊珊坦然而沉静的脸庞,原来,她已经知道真相。(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