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夜修罗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这一招,果然有用。就像傺月说的,一般神兵神器不会选择一个凡人作为自己的主人,对于昊天杵的行为,傺月的理解是:他年纪太大,秀逗了。

    所以,当看到洛珊珊掌心出现神器的神印,并且能轻易窥视他的心,长更加确定对面的这个看似凡人的女人,其实,是深藏不露的真神。

    他放开她,开始回忆。他自然有对原先世界的记忆,只是有些模糊。那时的他太虚弱,很多东西,也是在后来的修炼中慢慢回忆起来。

    他在想洛珊珊会是谁的徒弟,毛绒绒的狐狸手打~~,比如,那几个将他打死的神,他们在他的脑海中是如此印象深刻,他永远不会忘记。从洛珊珊的态度看,她并不认识他,显然是在他之后新晋的神仙。若不是他自知现在的法力不够复仇,甚至甚至,都无法穿梭时空,不然他也不会隐忍洛珊珊的嚣张到现在。

    不断地回想中,他想起了为何觉得小月这个称呼如此熟悉,是啊,小月,那个可的孩子,他唯一的弟子。仇恨让他只想复仇,却忘记了太多太多的人和事。真是奇怪,今天他似乎突然想起了许多东西,好似是有人在帮助他回忆,回忆过去的时光,而且,大多数是美好的,快乐的时光。他从内心排斥起这些回忆,他讨厌快乐和幸福。这个世界应该充满仇恨和痛苦,才是最完美的世界。

    同样的,他的收手,也让洛珊珊心里偷偷松口气。她在和这个世界的恶魔打交道,如果自己忽悠本事不够,随时都将自己送命。

    “你太冒险了。”耳边,传来了墨湘君有些责备的话语。她自然不敢回应。可是,她愿意为傺月,冒一次险。

    长再次凝视她,这次,他更加认真,甚至动用了更大的法力。但是,看到的结果依然和先前一样,只是一个凡人。倒是她的耳坠,隐藏了丝丝缕缕的仙气。他抿唇而笑,也不戳穿,而是笑道:“其实我对洛妹的世界很感兴趣,洛妹可否说说你的世界?”

    洛珊珊见长主动转移话题,她自然求之不得。不过他说他对她的世界感兴趣,让她有些心慌,这样的恶魔去了她的世界,那简直就是希特勒再世,于是她一边摇头一边说:“有什么好的,我还是喜欢你的世界呢。”

    “哦?”长微露不解,洛珊珊并不知道他其实就是来自于她的世界,自然对那里有一种故乡的感,所以看到她有些可惜,有些失望的语气,让他不自地,为自己的故乡生出一股担心之

    这边洛珊珊继续道:“我的世界现在污染太严重,看不到像这里的蓝天白云。还有水,也被污染,黑乎乎,臭烘烘。用这些水灌溉农作物,农作物都绝收了!”

    听到此处,长的心难得地揪紧,他从不会因任何事物而揪心,可是在听到这些时,他很难受:“是有人下毒?”

    “不不不。是污染,很复杂,我慢慢跟你解释。”于是。洛珊珊开始从工业时代说起,虽然她历史不及格,但她胡诌的本事很好。

    她想努力拖延,为傺月多多争取时间。

    而长的双眉在她那叙述中,开始慢慢的揪紧,渐渐,从眉宇间,浮出一丝怒容。

    的阳光洒落在这片平静的水域,俯瞰下去,长的画舫与博渊的已经相隔数里,如果站在各自的船头,已经完全看不到对方的存在。

    冰湖的中央,有一座湖心岛。传说这里镇丵压着一只大乌龟,而拱起的小岛,就是乌龟的背。小岛上绿树林立,它们在下已经吐出了新芽,而桃树上隐隐可见的花苞,正等待着绽放。

    博渊的船停靠在了湖心岛边,他带铃儿下了船,侍卫和侍婢都留在了船上。毛绒绒的狐狸留爪~~博渊下船时,脸上是愉悦的笑容,待进入湖心岛后,他的神开始变得严肃而深沉。

    铃儿垂首跟在他的后,一黄一蓝的大眼睛里露出惶恐的神色,可是一层不属于她的琥珀色,从那对眸子的深处,渐渐浮现出来。并且,由先前的恐慌,转为深深的戒备。

    四处渐渐出现了假山石林,博渊终于停了下来,铃儿亦停在离他一米之外的地方。形高大肥硕的博渊站在铃儿的面前,越发衬出铃儿的小。比洛珊珊更加矮小的她,就像一个孩子,站在那里。

    “铃儿,我们就不必绕圈子了。”博渊严肃认真地俯视铃儿,双眸中充满了疑惑,还有一丝急切,“你家大公子说你能带我找到夜修罗,那请告诉我,他在哪儿?”

    铃儿竟是不说话,她依然低着头,并且一动不动,宛如呼吸,都不复存在。周围先入特殊的寂静,就连风,都停止了前进。

    “铃儿,此事关乎重大。”博渊的声音越来越深沉,就连那双被挤没的眼睛,都睁了开来,眸光锐利儿炯炯,“我想,大公子已经与你说过……”

    “是的,听说过。”忽然,从铃儿的口中,竟是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博渊镇定的脸上也出现了惊讶之色。紧接着,他就看见从铃儿的后背,渐渐拱起,一个人,正从铃儿的上慢慢剥离。

    一个人的背脊在铃儿的背上拱起,他穿着金色的,带有白泽图纹的衣衫,那是他的背部,然后,出现了卷曲的,银白的长发,接着,是一对卷起的,像山羊的角,那对角紧紧贴服在他的鬓边,倒像是一对发饰。特殊而不怪异。

    此时此刻,博渊除了对眼前画面的惊讶,还有终于明白何以国师一直寻不到夜修罗,原来,他躲在了这个小小的,女孩的体内。谁会想到?没人会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小妖女的体内,竟住着那位传说中的妖王:夜修罗。

    终于,那人完完全全从铃儿的体内离开,铃儿似乎因为这次分离耗尽了力量,瘫软下去,他将她轻轻接住,抱在怀中,温柔地注视她:“她是我兄弟的妹妹,很乖的孩子。但我找到她时,她却被她的主人打得满伤痕,奄奄一息。所以,你让我怎么相信人类?”他条然抬眸,英的脸如同西方魔尊,琥珀的眸子里,透出一丝气愤,和戒备。

    他的质问,让博渊语塞。人类一直凌驾于妖族之上,它们是他们的仆人,他们奴役它们,贩卖它们,没人觉得这不正常,这有什么不对。宛如神创造万物之时,就定下了这样不成文的秩序。

    英俊的脸庞,肃然的面容,冷漠的眼神,却有着美丽的,像太阳一般的瞳仁。妖王夜修罗,久久盯视银川王博渊,如他所料,对方无法作出任何回答。

    夜修罗将虚弱的铃儿轻轻放落,起站在了博渊面前,不卑不亢,昂首站立。一金色的短袍让他更像一位高傲的银发王子,如同冰山美男。

    与博渊同高的他,平视对面的博渊:“不过,你,我可以合作。”说罢,他扬起左手,博渊的影子中,竟是站起了一个小影人。

    博渊有些惊讶,惊讶的不是他影子里有小影人,而是惊讶于这个影族居然夜修罗的指挥。影族服务于他,所以他必然会随带有一名影族,以便他使唤。而今天,这个影族的举动,显然表明,他是夜修罗的人。

    “奇怪吗?”夜修罗的神比博渊平淡镇定地多,不苟言笑的脸上,还带有一抹冷酷,“你给洛珊珊是这个,在我这儿。”说罢,他又扬起右手,立时,他的影子里,也出现了一个小影人,两个小影人都跪在了他面前,他放下手,俯看他们:“你的影人很忠诚,所以我只有掉了吧。现在,他已经明白到底谁才是他真正的主人。”

    影人在他的话语中,渐渐溶入了他的影子,那个他口中忠心的影族,也在时的流转中,效忠于他。他抬眸看博渊,神深沉而严峻:“这是个谋,无论神族,人类,还是妖族,都被一个人所骗,所有的一切,包括妖族对人类的憎恨,和这场战争,都是由他在控。他不死,我们,你,我,所有人,都不会获得真正的自由!”

    他沉沉的,充满玄机的话语,让博渊陷入深深的不安,他急急问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儿而夜修罗却是一笑:“哼,你不会明白的。”说完,他转看向远处,“你,我,即便联手,也无法消灭他。我们的战争会使他的力量更加强大,我们不能陷入这个圈。”

    “你什么意思?!”他的话已经让博渊失去了平静,本想找他出来商量消灭国师的大计。可是,他说得越来越玄妙,越来越让人无法理解。

    夜修罗的神色越来越凝重:“我们只有耐心等待,那个预言是真的,带有黑兔和白兔的女孩,来了。”

    “什么?!”博渊在他说完后大声惊呼,真的存在那个女孩?那个预言中,带有黑兔和白兔的女孩?会是谁?(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