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珊珊也能美人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很多亲亲都猜秦川和银川王是同一个人,又猜33和长有J,灭哈哈

    哈,答丵案将在以后揭晓。

    “可是……怎么谈?”墨湘君茫然地,抱歉地,羞窘地看着洛珊珊

    ,静静的街道里,鲜有人经过。他没有谈过恋,在这方面,他相当

    地青涩。

    他迷茫的表,让洛珊珊哭笑不得,叉腰,揉眉头:“这样,就从

    你表白开始。”

    “好。”这点,墨湘君还是懂的,他站得笔直,认真地凝视洛珊珊

    ,然后说:“我喜欢你。”毫无语气的话语,不像是表白,更像是在

    问路。

    好在洛珊珊已经习惯他这种没有语气,没有感的话语,所以,跟

    这样的人,谈恋,也很费神,因为他不会浪漫,直来直去。

    “好的,我接受。”好刻板……这是她有生以来,谈地最公式化地

    一次恋,就算演戏,也比这个要精彩地多。

    两个人说完后,便再次陷入沉默。

    “咻~”一阵风刮过墨湘君和洛珊珊之间,清冷的街道在这两个人清

    冷的对话下,变得更加清冷。他们两人完全不像是谈恋,更像是上

    坟。

    “然后呢?”憋了许久,墨湘君再次问。

    洛珊珊也开始觉得尴尬起来:“应该是写诗给我。”

    “写诗?”墨湘君显得有些心虚,低头拧眉思索许久,抬起脸,脸

    上竟是委屈哀伤的表,“我写不来。”他的那副神,像是快要哭

    了,赶紧的,洛珊珊安慰他:“没事没事,我就当你写过了,我们把

    这个步骤跳过,直接下一个步骤。”好囧,好汗,他们哪里像是在谈

    恋?更像是她在教一个青涩小男生如何追女生。

    “什么啊……”墨湘君继续有些委屈地问,呆板的神,让洛珊珊

    忽然想笑,其实这样谈恋的方式谁经历过?这也算是个另类。因为

    另类而变得特殊,因为特殊,而更具有纪念意义。

    于是,她主动拉起了墨湘君的手,墨湘君手竟是颤了颤,手心立时滚

    烫起来。

    “下一个步骤,就是牵手逛街。”她说。

    墨湘君的心跳,陡然因此而加速,他真的感觉到了傺月所描述的恋

    的感觉,心跳扑腾扑腾快得无法控制,而且,手心也感觉快要冒汗。

    可是,当他看到洛珊珊那副洛叔的装扮时,他那股子,一下子有

    些冷却:“珊珊,你这样长着胡子牵我的手,让我感觉很奇怪,像是

    叔叔带着侄子逛街……”

    经他一提醒,洛珊珊恍然想起自己还是平常洛叔的装扮。立刻,扯掉

    胡子,将脸恢复原样,然后看看上大叔的衣服,笑着撞撞墨湘君的

    手臂:“香香,变一件衣服你应该不在话下吧。”

    墨湘君会了意,心立刻变得不同,血液再次兴奋起来,为什么兴奋

    ,他也不知道,只是变一件衣服给洛珊珊穿而已,可是他就兴奋地冒

    手汗。他搓搓手,背过,感觉对着洛珊珊施法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起

    来,更想给洛珊珊一个惊喜。然后。他扯下一缕黑发,在手心里搓了

    搓,瞬间,出现了一件只有巴掌大的,黑丝绒的裙衫。

    他转,憨憨地笑笑。拿出那件小衣服,朝洛珊珊上一甩,登时,

    洛珊珊上大叔的衣衫背着剑黑丝绒的裙衫覆盖,与墨湘君上黑se

    的袍衫成了侣装。

    洛珊珊低头欣赏这件黑丝绒的裙衫,虽然是黑色,却显得端庄华丽,

    大大的V字领,露出里面紫色的衣襟。钩织的做法,更给这件裙衫增

    添一份俏皮,不在因为黑色而沉闷。

    “真不错,像小礼服。”她很满意,“没想到你还会设计衣服。”

    她一拳打在墨湘君上,他竟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你以前说过

    衣服不够,所以我总是在想你穿什么好看……”

    这句话,让洛珊珊有些感动。但是,没有心动。虽然墨湘君英俊

    非凡,有老实乖巧,可是,她比较犯,不喜欢听话的。就像她当初

    曾对总是骂她的文特森动心,果然男人不坏,她不

    而且,她也不能心动。他是神,她是人,她可不能到最后双双痛

    苦。有些事既然已经知道结局,还是不要开始的好。有一个神做噗

    ,果然比做人要好得多。神和凡人做朋友,上面不管,但一旦产生

    了,上面可是查得很严!简直比古代跨门户恋,吼过更严重。

    “那我们走吧。”她再次去拉他是手,他慌忙把手在上擦了擦

    ,又擦了擦,直到感觉干爽,才拉住了她的手,这一拉,让他整个人

    瞬间感觉到血上涌,双脚快要离地地轻飘飘感。结果,他果真飘起

    来了,因为他是神仙嘛,自然能飘。

    这可把洛珊珊吓坏了,她慌忙看看左右,还好这里够偏僻,没人。一多汗滑落她眉脚,她擦了擦,然后,想牵一个氢气球一样,牵着

    飘离地面,两眼发直的墨湘君前进。

    此时此刻,秦川已经被大家灌得趴在了桌子上,大家还是络绎不

    绝地前来敬酒,他连连摆手,无法坚持。直到,傺月来解救他。

    “好了好了,大家就放过我们的客人吧”当傺月出现在众人面前

    时,大家立刻出现佩服和尊敬的神,有人扶起了秦川,匆匆将他送

    到快食一家。

    铃儿看见醉得已经有些不省人事的秦川心中好奇,但傺月却交代

    她照顾好来吃饭菜的百姓,秦川不用她来照顾。她只有老老实实待在

    外面,心里,却时时念着快食一家的后院。

    几个人把胖胖的秦川抬到傺月指定的一张筵席上后,不好意思地

    纷纷离开,他们一边道歉灌醉了傺月的客人,一边往外退。直到他们

    全部离开,傺月看看满酒气的秦川,笑了笑,走到他边,蹲下,

    随手取出一颗药丸,放入秦川的嘴中。然后,他自己躲到了门外,宛

    如里面将会发生一些他不适合在场的事

    少顷之后,秦川忽的睁开眼睛,直地坐起来

    ,张开嘴,长长地,打出了一个饱嗝:“嗝~~~~~”登时,满屋子

    酒气,久久不散。

    原本醉地有些失去焦距的瞳仁慢慢恢复清澈,秦川看清了屋内的

    陈设,很简单,而且,有点像原来的快食一家里大公子和二公子的房

    间。

    “醒了?”忽的,傺月慵懒的声音传来,让秦川精神为之一振,他

    立刻转头,门外走人了他许久不见的大公子月。从得知墨湘君神族

    份以来,他对这位始终不怎么露面的大公子,更加好奇。显而易见,

    这位大公子,是比那位二公子更加厉害的神族。

    他想起自己之前醉酒,有些尴尬地拿出帕金擦了擦汗:“我……醉了多久了?”

    “没多久。”傺月穿着鞋直接走上筵席,然后单腿曲起地坐在泰川面

    前一张矮桌的对面,“我给了你一颗醒酒丸。”

    醒酒丸?泰川心中明了了些,即是神族,给他解解酒,不在话下。

    “我这个人不喜欢绕弯子。”傺月懒散地半躺下去,腿搁在了矮桌上

    ,百色的补丁衫铺在筵席上,竟也带出一种华丽的感觉,“夜修罗已

    经帮你找到,但我需要你为我做一件事。”毫不客气的语气,更像

    是在命令泰川。

    知道傺月是神族,所以泰川并不介意傺月这样对他说话,但依然用一

    种不卑不亢的神与他对话:“请说。”

    傺月唇一勾,“把红玉和国师分开。这对你也有好处。我所做的事,

    对你除掉国师大有帮助。”

    听闻傺月愿意出售,泰川的眸中立时益处兴奋,突地,傺月扬起手:

    “别误会,我有自己的人物,只是顺便帮了你。”

    泰川听罢不语,低头沉默。手指在盘起的膝盖上敲了敲,台头:“好

    ,不过要劳烦珊珊帮忙。”

    “珊珊?”傺月挑起了眉,双眸半眯,遮起里面的戒备。

    “恩,国师相约珊珊出游。”泰川的脸色凝重起来,显然如果没有必

    要,他真的不想把珊珊推入危险的边缘。可是,珊珊有两位神族保护

    ,不是吗?他似乎不用为珊珊的安全太过担心。

    但是,一想到珊珊跟国师长在一起,他的心就提到嗓子眼,无法放

    落。

    此刻,轮到傺月不语,他沉默着,似在思考。

    “国师游湖,不会带上红玉。”泰川进一步解释。说完,抬眸看傺月

    ,依然不卑不亢。

    此刻,轮到傺月不语,他沉默着,似在考虑。

    “国师游湖,不会带上红玉。”秦川进一步解释。说完,抬眸看傺月

    ,依然不卑不亢。

    “哧。”忽的,傺月嗤笑一声,带着几分调侃,“没想到珊珊那丫头

    也能用上美人计。好,就这么说定了,你说个子,既然珊珊调走了

    国师,那不如你与夜修罗见面的子也定在那。”

    “好。”傺月的话正中秦川下怀。他微微坐直,看了看外面,神

    得柔和:“请问珊珊她去哪儿了?”

    见他开口要找落珊珊,傺月的神再次不正经起来,勾着唇露出坏坏

    的笑容:“秦川,你有什么资格喜欢我的珊珊呢~~~~”

    登时,秦川怔然,体不由得有些僵硬。(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