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恶魔与真神不得不说的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在傺月整理发型的片刻,岸边的灯盏一盏一盏熄灭,紧接着,原本漂浮在湖面的荷花灯一盏接着一盏漂浮起来,如同一只只精灵在半空中盘旋飞舞。苍宇之蓝印~~

    给这篇暗暗的水域带来朦胧暧昧的烛光。

    “国师到——”随着一声鼾声,一朵巨大的莲花花苞从空中降落在湖面上,白色的花瓣一片片打开,俊美的少年端坐在莲花之中,白净的衣衫,纯善的脸庞,圣洁有如天使。他独自坐在莲花之内,边伴有一对穿白色衣的童男童女,如天界的神君,只这般看,谁会想到他是一位贪恋美色,丵乱的少年?

    “银川王到——”又是一声高喊,此番没有莲花降落,而是依然是白银川王所坐的那张巨大的塌椅、塌椅也没有发放入湖面,而是放在湖边,显然银川王的体重不是随便哪朵莲花能承载地起的。估计哪朵莲花他坐下去,都会沉底。

    巧的是,银川王的宝座虽然在岸边,但却离洛珊珊他们的小莲花最近。他的边站有狐夫,狐夫眯眼看向洛珊珊,看到她对面的墨湘君,面露一丝疑惑。他转向银川王,银川王也正看着那朵莲花。

    “王爷,那位公子也是王爷的朋友?他何时入的府?”

    银川王笑眯眯地拿起手指,放在唇边:“嘘——”

    狐夫不再多问,转面朝国师的方向。某蓝印!!

    空中又传来一声高喊:“向国师行礼——”

    众人纷纷起,甚至是银川王。躲在角落的洛珊珊和墨湘君见状,也只有起,跟着大家一起向那莲花宝座中的美少年弯腰行礼。

    “坐——”

    行礼之后,大家再次坐回原位,国师长的莲花宝座微微升起,高过众人之后,停下。悬浮在半空中。他俊美的脸上,是慈祥圣洁的微笑,如同施恩于众人。洛珊珊恨透了他的笑,他的笑害她差点喂了白虎,真是真正的微笑杀人!

    俊美的少年队众人频频微笑,他扬起手,忽然间,有十二位材妖娆的舞女呈人字形队列从天而降,立时掌声雷动,节奏明快的音乐瞬间而起。舞女面蒙面纱,只用一层轻纱裹住,将她们4曼妙的锁骨,腰肢和修长的大腿都露在空气之中。还有那迷人的沟,当她们舞动起姿之时,那一堆会跟着音乐的节奏颤动,挑拨人心底那根的神经。

    “哇——”墨湘君看得目不转睛,“这可比香艳楼的姑娘好看多啦…………”洛珊珊嘴角抽筋,随手拿起桌上的碗碟,放到墨湘君下巴下,接他滴滴答答的口水。

    “丢人。”从他们之间的桌上,传来傺月的鄙视的话语,洛珊珊和墨湘君同时看向桌上追踪器上他的影,他撩了撩鬓边的长发,抬眸看墨湘君,“一看就知道你们圣山没几个漂亮仙女,看你的口水。”

    “呵呵。”墨湘君擦了擦嘴角,“圣山上的神女可不会这样穿。”

    “这样穿是不是很感?”傺月还故意问老实的墨湘君。墨湘君还真老实地点头:“嗯嗯,感,前的那两个,嘿嘿。”他将手放到口,做出女人部的样子,原本漂亮的眼睛完成半月后,D地像怪蜀黍,“会颤。”

    终于,在一旁听两个讨论女人部的色男的洛珊珊,受不了了。她开始咳嗽:“嘿嘿。”

    可是,两个男人不鸟她,显然现在傺月逗墨湘君正逗地灰常哈皮:“想不想摸摸~~~”

    “嗯嗯。”墨湘君又老实地答。

    “咳咳!”洛珊珊又重重咳嗽两声,他们还是不理,傺月还在逗墨湘君:“想不想躺在里面~~~~”

    “嗯嗯。”

    “你们他妹的当我不存在啊!”洛珊珊一掌拍在傺月的旁,若不是顾忌前方有人,她会吼地更响。

    傺月不以为意,墨湘君收起自己的D像,面无表地看洛珊珊,一副乖乖宝的样子,宛如刚才的色蜀黍不是他,是另外一个人。

    “有人羡慕嫉妒恨罗~~~~”傺月说起了风凉话,洛珊珊怒了:“你们两个人渣说这种话的时候,能不能别挡着我的面说!”她真的受不了了,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受不了这样的黄色对话。

    墨湘君继续保持自己乖宝宝的神,不言不语,而傺月则继续调侃洛珊珊:“哦,对不起,我们一时忘记你是女人了~~你的材实在是……”傺月故意看洛珊珊的部,然后夸张地贵妇笑起来,“哦呵呵呵~~~~”

    “你妹的,你这个笑是什么意思?”某人开始

    (PS:***,这个破和谐器,害我把这段打了两遍,郁闷……)

    冒火。

    “你说什么意思?赶快喝圣元(某粉,传出女婴喝了出现发育事件)补补~~~~”某人故意摸自己扁平的膛。

    墨湘君偷偷拿了桌上的一个水果,开始缩脑袋看两个人掐架。

    “你是在说我飞机场吗?!!小月月!”

    “你说谁小月月?!”

    “当然是你!”

    “很好,洛珊珊,你有种别出来,不然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那你现在进来啊,我看你怎么收拾我!”洛珊珊顺便给傺月一张鬼脸,傺月愤怒地举起拳头,落山撒拿起桌上酒杯,就要往傺月的人像上泼酒,墨湘君见状,慌忙阻止洛珊珊:“你们别吵了,正事……要紧……”

    洛珊珊气呼呼放下酒杯,傺月收回拳头拿出小镜子整理发型:“真是的,跟你吵架害得我发型都换了~!~~‘

    “死男。”洛珊珊撇开脸。

    墨湘君小心翼翼地看看两人,似乎是暂时休战了,他偷偷松了口气,为什么他们两个吵着吵着就要动手?那边歌舞升平,这里却是硝烟弥漫,他忽然觉得,虽然洛珊珊很特别,可会死老师被她打野是吃不消的:“老大,你刚才说这是典型的恶魔扰乱人间,是什么意思啊。”他小心地问。

    傺月转向墨湘君说:“你们真神可曾露面?”

    墨湘君摇摇头,傺月的话让罗珊珊的视线再次回落,奇怪的问:“真神是什么?”

    傺月再转向洛珊珊:“真神是拥有无上法力,或是开天辟地,后事创造人类的神,比如盘古,佛祖,西方的宙斯,耶稣上帝,泰坦等等。而墨湘君他们,只是拥有神力的真神传造出来管理人间的工具,或是他的子孙后裔,所以只能算是神族,想象这个世界成型形很短,他们这写神族还不知道恶魔的存在。因为恶魔的生成也需要千万年的时间。”

    “哦~~~”洛珊珊听着有些糊涂,但似乎有些明白,就是真神是神族他爹,或是他妈。

    “真神也有自己负面的力量,行业就是怒气,戾气等等忙着部分暗的力量,经过长年累月的演化和融合,便化作恶魔。恶魔喜欢附于某人上,然后靠吸食人剑怨气存活。”

    “哦!就像刑天!”洛珊珊对神话故事很感兴趣,则如刑天就是人间怨气孕育而生。某蓝口水!

    傺月轻笑一声:“呵差不多,但刑天是因人类对神族的仇恨而生,所以他的敌人是神族,而恶魔,其实是神孕育而成,所以它们的目的,是为祸人间,有时是他们为了自己存活,有时,是神族的指派。这其中的原因错综复杂,就不对你们解释了,小黑今后会遇到,至于你这个白痴珊嘛,以你的智商,估计说了你也不会懂~~~

    “谁说我不懂?!”洛珊珊很生气,老说她智商低,“我看过《仪式》的!里面的意思不就是只有人类被恶魔伤害了,才会知道上帝的真实的存在。然后恶魔不喜欢直接杀人,更细化折磨人,以此为乐趣,就像那个国师长。”

    “宾果!”傺月罗出一种夸张的哭吖木想看的神看洛珊珊。“没想到你的智商还不是零啊。”

    “切!”洛珊珊自得甩脸。苍宇之蓝印~

    ————以下由偶们可的吧友手打奉献——————感谢————

    傺月笑着点点头,继续说:“所以才会怀疑国师是恶魔的化。从狐夫和秦川提供的线索看,国师很有可能是恶魔。他需要怨气来提升自己的法力,增加自己的寿命,而当时的世界和平祥和,这很不利于他的修炼。于是,他开始腐化人心,迫害百姓,这样才能让人间乌烟瘴气,怨气丛生,从中获取能量。而神族没有动静,估计是真神的命令。至于真神为何要放任国师,其中的目的只有靠——”他看向墨湘君,“小香你去查明了。”

    &qt;我?!&qt;墨湘君几乎跳起来,他紧张的看看左右那些莲花中的男女忙着看表演,亲亲我我,没人关注他们这个角落,他绕绕头,“还是算了吧,如果真是真神的目的,你懂的,我也不能怎样。这或许是真神的一次大清洗呢?”

    他的话让傺月簇起双眉,长叹:“也有可能呐……真神的心思,很难揣测。人间的每一次战争,天灾,都是真神对人间的大清洗,谁也无法阻止……”

    听了傺月的话,让洛珊珊更加震惊,原来那残酷的战争和天地的浩劫都是真神的意思?那么2012会是真的?(未完待续~~~~首发~~~)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