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恶魔来到人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站在花丛中的泰川,说不出任何话语,心很复杂,也很混乱。他在几番深呼吸后,才对洛珊珊开口,高高大大的像一堵墙站在洛珊珊面前的他,此刻,却语塞了起来。    洛珊珊看着他,给他鼓励他说话的眼神,最后,他终于说了出来:“二公子,对不起,我误会你了,就让我们一起面对他,将他打败,邪不压正,这也是我,和所有义士所坚信的!”说罢,他温柔地注视洛珊珊:“谢谢。”他久久凝视她,似是有些不想就此离去,觉得还应该在说些什么。    “泰公子,王爷在等您。”狐夫在旁再次提醒。泰川开了开口,还是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话来告别,他抿抿唇,轻轻道:“过会见。”    洛珊珊点点头,他才转离去。    当他离开这个满是繁花的园子之后,狐夫走到洛珊珊的旁,还是眯眼微笑的申请:“洛小姐,请。”他伸手相请。洛珊珊知道他是银川王的心腹,而据泰川所说,银川王其实一直想对付国师,此人应该可信,并且,知道银川王是胖版的文森特后,她的心中立时生出了亲切感。同时,她也觉得有些滑稽,好好的大美男,一个嘛娘娘腔,一个嘛大粽,咋就不能像那副卷轴上正常点捏?    跟在狐夫旁,她看着狐夫,然后开始替傺月打听国师的况。    “狐夫……先生是吧。”    “是,洛姑娘有何事?”狐夫总是眯眯眼。    洛珊珊看看左右:“为什么王爷要吃得那——么胖?那样太难看了-”对于她洛珊珊来说,美男变成一摊晃悠晃悠的肥,是她很难想象的事,泰川也胖,但看上去很结实。尤其知道银川王和文森特一模一样,她简直无法相信。现在可以说,别说她,估计连文森特他妈都认不出这胖子回事文森特,可以说是完完全全走形了。现在的银川王胖的怎样?就像是一滩泥怪摊在那里。    她的话刚说完,狐夫哪里却笑了起来,还是笑。他停下脚步,抿唇垂脸,纶巾后的垂巾在一阵黄昏的风中,轻轻扬了扬。黄昏的颜色已经在他们的谈话中淡去,换上了一层朦胧的月色,不远处,就站有两个手执灯笼的侍婢,似乎i在等他们的到来。    “洛姑娘。”他说。洛珊珊看向他,他没有睁开眼睛,依然低垂下巴:“相信泰公子已经与你说了许多话吧。”    “恩,很多。”    如同果然如他所料一般,他点点头:“那您应该知道王爷保持肥胖是为了自保。”    “可是也不用那么胖吧,比如泰川那样?”    “呵……”狐夫轻声一笑,“这个肥胖是无法控制的。当初王爷也只是想胖一点,但当时一心求胖,未能控制所以才会变成今之貌。你可知当年王爷为何突然急于球胖?”    “不是自保吗”洛珊珊觉得狐夫怎么变笨了,他刚刚才说过王爷吃胖为了自保。    狐夫笑了笑,眯眼抬脸,虽然他没有睁开眼睛,却能让人感觉到他目视远方‘因为国师贪色,无论男女。’    狐夫的回答,让洛珊珊目瞪口呆。她的小心脏激动起来,可是她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激动。看狐夫的神和‘变形’后的银川王,显然他们对此非常厌恶。    狐夫在说罢后,只上前,取走了侍婢手中的灯笼,挥了挥手,将她们遣退。再次回到洛珊珊边,为她掌灯带路。    “王爷的皇弟,洛川王博邑考。”听到这个名字,洛珊珊心中难免不变扭,看过神榜的都知道,里面也有个伯邑考,因为貌美被妲己贪恋,惹来杀之祸。只听狐夫继续说道,:“他是星耀国皇族中最俊美的皇子,那一年,他受国师胁迫,前往皇都,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狐夫扼腕一般的叹气,让洛珊珊从原先的激动,变为了难受,她之前不该像个白痴撒欢一般的兴奋,不错,她是腐女,但她不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终于认识到自己是个白痴了吗?!”傺月高傲嘹亮的声音像是从扩音喇叭里出来,还带着回声,“呜呜呜呜呜……”    洛珊珊不反驳,至少这次,她的表现,是像个白痴。在狐夫那幽幽的叹息中,又传来了墨湘君的声音:“有人说博邑考死了,也有人说博邑考被国师软在皇都里成为了奴,和他许多姬妾和男宠在一起,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墨湘君的话,更让洛珊珊羞愧一分。她想起了自己时间的那个伯邑考,同样是美男子,同样是因他的美貌而死,难道凡是叫伯邑考的美男,都会沦为这样的下场?    “在国师来之前,星耀国民风淳朴,国泰民安,朝中文武也是精忠职守,上下一派清正之气。”狐夫缓缓叙来,他手中的灯笼将他和洛珊珊的影拉向了同一个方向。    灯(看不清楚感觉的)是有意的,他带着洛珊珊走在偏僻幽静的石林之中,只有朦胧的月色,和静静的山石,听到他们的谈话。    “在先皇的一次出游中,他结识了国师,请他回来相助星耀国强威。然而……”狐夫顿住了脚步,石林的前方隐隐传来了唱曲的声音,月色在他平静的脸上,打上了一层影,暗中,他睁开了眼睛,然而,深深地暗,将他的双眸遮盖。    “国师来了没多久,先皇便沉迷于修仙之道,不理朝政。于是,国师借机笼络满朝文武,排除异己,培植自己的势力,转眼间权倾朝野。先皇和反对他的太子相继病逝,他扶年幼的小皇子博明上位,开始挟天子令诸侯。这些年来,不断有人反抗国师,不断有人因此而牺牲,他喜怒无常,他无辜虐杀妇孺百姓,以此为乐,令人发指。我们开始想神明祈求,但神族却将我们置之不理。国师到底是何来历,没人知晓,他不是神族,不是妖族,但他绝不是人!”最后的已经,宛如是狐夫对国师的痛恨,就像秦川用魔鬼来形容国师。他转过脸,双眸已经闭合,眯眼对洛珊珊依然露出微笑,“洛姑娘克满意?”    洛珊珊一怔,他眯眯的笑眼中似是早就看穿洛珊珊的目的,将她想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她。    “恩~~~这个人有点道行~~”傺月欣赏地说,“此人有成真神的潜质~~”    谁要成神?洛珊珊心中鄙视:做人敢敢恨,敢说敢做,活一辈子都值,如果不能说,不能做,不能,不能很,当神都不值。    “你这丫头怎么又愤青了~~~”傺月像个老年人对洛珊珊语重心长,“孩子,其实~~~”    “别说了!现在见你烦!”洛珊珊撇开脸,低低怒语,“你们神最讨厌了。”    在她说完后,傺月难得的么有再教训她,当真没有了声音。    狐夫见洛珊珊独自低语,不再追问,而是轻轻“洛姑娘,晚宴快开始了,请。”洛珊珊回过头,心比听完泰川的话后,还要复杂。她的脑子里不断涌现一个人的名字,就是博邑考。她是腐女,她关心的只会是这个男人,没有任何理由,即便她与他根本不认识。她想知道他究竟是死是活,让她能够原谅自己先前的SB激动。    他们到时,晚宴已经开始,    晚宴还是设在白的草坪上,而且非常特殊。只见草坪边的湖面上,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平台,平台漆成绿色,如同一片巨大的荷叶漂浮在湖面之上。圆台的周围,漂浮着一只又一只做成莲花岛圆形小舟,小舟里只有一张筵席,筵席面对面试两个蒲团,周围都堆放着柔软的靠垫,显然一朵莲花,一对侣。    此刻经过一天的“感培养”,小莲花里已经做入了一对一对的男女。狐夫将洛珊珊引入湖边一个莲座里,那里离舞台很近,却又是一个独立安静的存在,而且似有人刻意的,将这个莲座周围的灯笼全数熄灭,若没人留意,不会发现她的存在,宛如是有人专门为她所设的席位。    狐夫将她扶入,抱歉地说道:“秦川公子不方便在国师面前出面,洛姑娘只有自便。”    洛珊珊理解地点头,待狐夫走后,墨湘君忽然从她耳朵上跳落一下子坐在了她对面的席位上,他瞬间恢复原形还让没有思想准备的洛珊珊吃了一惊,连带莲座都重重地晃了一下。    “你出来干嘛?!”她吃惊地问。    墨湘君面露无辜,看着席位上的一桌美食,眨眨眼:“我饿了…一天没吃…”    洛珊珊无语,也对,他是一天没吃东西了,看他那无辜可怜的表,像是她虐待了他,于是,将食物推到他面前:“那你吃吧。”    “好,呵呵。”墨湘君开心地笑了起来,完全没有一点神的样子,更像是得了糖果的小孩。    洛珊珊一边看墨湘君吃,一边回想秦川和狐夫对她说地话,然后,她忍不住说:“我有一点想不通,国师这么强大,连墨湘君都打不过,他要一个星耀做什么?”    墨湘君不吃了,同样迷惑地会看他。忽的,傺月的声音来了:“这是典型的恶魔扰乱人间~~~~”    他的话,让洛珊珊很不理解,见墨湘君迷惑地看她,她索将追踪器拿出,让傺月现形在矮桌上。可是,当洛珊珊和墨湘君看见他的时候,他居然在吃面。他吃到一半,仿佛感觉到自己被现形了,有些尴尬地放下筷子,拿出小镜子,对二人说道:“稍等片刻。”说罢,他转迅速梳妆起来。    洛珊珊看着他的后背无语,难怪刚才他没声了,感是吃晚饭去了……(未完待续~~~~起点中文网首发~~~)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