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神仙也会踢皮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秦川如此恳切和真诚,让洛珊珊无法不敢动。她这辈子几乎没被人重视过,除了自己父母。不像傺月,是个神仙,到哪里都受人崇拜。即便不是神仙,他那张俊美帅气的容颜,也是星光耀眼。所以这次被秦川如此看重,洛珊珊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他为王爷出谋划策,招贤纳士。”秦川进一步述说狐夫对王爷的重要,“虽然他也通法术,却远远不是国师的对手。世上也有神族后裔,可是,他们都不敌国师。曾经,我们对抗过国师一次,可是那一次,牺牲太大,大得让我们震惊,几乎失去了打败国师的信心。所以,闪闪,在下恳请令兄出山,惩恶扬善,朱砂狞邪!”说着,秦川竟是双手抱拳,对洛珊珊大大地一拜。    洛珊珊匆忙扶住他的双手,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她不是古人,一下子面对这种场面,说不出那些话来。她只知道去扶他:“别别别,我……”    “问他。”傺月忽然说话了,“当初愿载我们来幽州是为何?以他的份,应该不会随便载陌生人。”    正愁没话说的洛珊珊立刻原话照搬。此时,秦川却是迟疑了片刻,才直起回答:“因为有一个语言,是狐夫用推沙得来的预言。预言里说,带着一只黑兔和白兔的女孩,将会打败国师,解救众生。当时我见你手抱黑兔,所以误以为你是传说中的那个女孩,但是,却又不见你有白兔,所以当时才未对你坦诚相告。”    这次,轮到洛珊珊怔住了。当初她见国师通缉,脑中就产生过这样的想法。因为很多小说里,都会有这样的桥段。可是,这个语言是真的吗?不管这个传言是否能成为语言,至少,它已经语言到了一点,就是:    她洛珊珊,是个女孩。    而傺月,是一直大白兔,虽然她从未见过他的原型,但从他夸张的洁癖来看,他肯定是只大白兔。别忘了,当初的大白兔糖,可是他给的。而墨湘君,就是一只真真正正的黑兔。    “珊珊,是不是……你知道有这样一个女孩?”秦川见洛珊珊失神,眸中划过一丝希望。听到他的话,洛珊珊立刻摇头:“不不不,没见过,我只是在想预言的事也能相信?”    她的答案,让秦川多少有些失望。他叹了口气:“正因如此,大家才没有把希望寄托在这个预言上,去等带有黑兔白兔的女孩出现。只求能多多聚集正义之士,共同对付国师的黑暗势力。珊珊,我……”他还没说完,洛珊珊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立刻扬手:“我知道,我知道,你等我一会,我……”她指指亭外,“去一个人想想,回来再告诉你。”    秦川双唇动了动,急切之溢于言表。但既然洛珊珊想要独自思考,他也不能再多言。他只有努力让自己平静,然后,对洛珊珊扬起一个有些勉强的微笑。    洛珊珊笑笑,走出亭外,一片金色洒在她的面前,不知不觉间,竟是黄昏已经偷偷来到。满园的繁花被一层灿烂的金色笼罩,如同所有的花都镀上了一层金箔。美不胜收的景象,让洛珊珊竟是有些舍不得离去。    她静静站立,她的后,是带着些许期盼目光的秦川,似是感觉到他的注视,洛珊珊竟是回过头来,对他回眸一笑。瞬间,金光之下的那个让他似是安心的笑容,将那满园的繁花,都比了下去,那个暖人的,纯净的笑容,在他的脑海中,久久不去。    洛珊珊回转头,并不知道自己这带有几分安慰质的回眸一笑,会给秦川带来如此大的震撼,她往前走几步,问:“怎么样,人家还等着呢,你们帮不帮?”    久久的,傺月那里没有回音。墨湘君也没有。    洛珊珊有些生气了:“就知道你们这些神仙喜欢袖手旁观,既然不肯帮那我就照实说,免得浪费别人的时间。”    “你可以让香香出面~~~”忽的,傺月嗲嗲的声音而来,洛珊珊只有把原话传给墨湘君:“小黑,月月说让你出面。”    “不准叫我月月!”    “我才不去呢……”    傺月的咆哮和墨湘君的闷语同时而来。    洛珊珊耸耸肩:“喂,香香他说不去。”    “不去?鬼门的事他不查?”    “你们是外来的,这件事你们管才合适……”    两个人的声音又同时响起,让洛珊珊很混乱。她双手一环:“你们妹的,你们这样说话让我怎么办?喂,死月兔!你不能自己对墨湘君说嘛!”    那边沉默了一会,傺月说话了:    你把那个追踪器拿出来。”    洛珊珊将追踪器拿出,墨湘君的声音又来了:“珊珊,那个秦川还在看你……”    她立刻回头,果然,秦川还用切的目光看他。她扬起手,再对他一个安慰的微笑,转头直接蹲下。    “对追踪器说:传形千里。”傺月说。    她将追踪器平放在抵上,重复傺月的咒语:“传形千里。”    立刻,追踪器平面上出现了傺月的人形,他双手环,一脸的不耐烦:“小黑呢,让他下来给我说话!”    命令的语气,似是墨湘君的上级领导。    “吧嗒。”墨湘君的黑兔耳坠掉落,化作一只小玉兔蹲在小小的傺月的边,宛如不敢大过他,敬畏神已然可见。    “你鬼门的事不查吗?”傺月昂着头,俯视墨湘君。别小看这个动作,可是很有难度,很伤眼睛的哦。    墨湘君耸拉着兔脑袋,嘟囔:“还用查,国师嘛。”    “这就完了?不捉他给鬼王一个交代?”    墨湘君继续嘟囔:“可以告诉鬼王,让鬼王捉他……”    “你这是推卸!典型的推卸!”傺月大吼起来,洛珊珊蹲在一旁忍不住轻嗤:“也不知道谁最会推卸……”    她的话让墨湘君连连点头,轻声说:“级别越高,越会推卸……”    “既然你知道你还不觉悟?”傺月说得毫不羞愧,仿佛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你向你的上级报告,你的上级又向天帝报告,天帝再告诉鬼王,鬼王说这是人间的事,得天帝捉人,你说,天帝会自己捉人吗?”    墨湘君摇头:“不会……”    “那你说,最后这事归谁?”    墨湘君委屈地抬起两只前爪,抱住了自己小小的兔头:“我……”    “乖了。”傺月俯摸摸墨湘君的头,墨湘君不敢吭声,等傺月摸完了,他才小声说:“那我也得跟上面汇报一声……”    傺月甩脸:“你这木瓜脑袋,珊珊,你先回避一下,我跟他好好说说。过会我会让他自己过来。”    “哦。”既然傺月主动说服墨湘君帮忙,他也就不再跟他抬杠,虽然这明显是踢皮球的一种,但总比他们两个一个都不出面的好。她起离开没多远,就听见傺月教条的声音:“你难道不知道上面最喜欢研究吗,你说你上报,他们说要开个会研究研究,讨论讨论,这样一圈下来,国师的法力更上一层……”    “扑哧。”洛珊珊忍不住笑,这让她想起她退休的老爸常说起以前国营单位,大的事都要开个会讨论讨论,等讨论玩,事也过去了。感上下都一样。    泰川见她回来,迎上前。已经冷静的他想起自己之前的一些急的举动也有些惊讶,不知怎的,他一见到洛珊珊,就莫名地有些失控。    “珊珊你……想好了?”他问出口,又有些后悔,他与她之间,不该只有这个话题,应该可以聊得更多,更多。比如眼前黄昏的美景,比如她喜欢什丵么花,比如她吃什么,比如她听什么曲,晚上,他也好让人作安排。他有些后悔,他和她之间,不该只有公事。可惜,长久以来的生活,让他自己无法自然得对人说出那些谈心闲聊的话。    洛珊珊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看看那个傺月和墨湘君对话的花丛,    苍宇之蓝印~回头道:“还在商量,大哥不喜欢管闲事,二哥要向上级汇报,所以……再等等。”    “什么?”她的话让秦川迷惑,刚想问,却想起现钱的后悔,于是微笑道:“珊珊,你喜欢听什么曲子,晚上我让人准备。”    可是此刻,洛珊珊却无他的闲,她担忧地看向傺月和墨湘君的方向,这两个神仙真是让人担心,他们太会踢皮球了。    花堆下,墨湘君连连点头,然后由用爪子抱住自己的头:“我就知道当初不该管这事……”懊悔之仿佛连肠子都青了。傺月在那里一笑:“后悔已经晚了~~这事儿啊,办好了,功在上面,办砸了,你就等着背黑锅吧。”    墨湘君都要哭了。    傺月抬头看看远处,透过花枝,可以隐隐看见秦川的影:“看出他是谁了没?”    “看出来了……”墨湘君点点头,“要告诉珊珊吗?”    “不要,这样才有趣~~~~”傺月狡笑之间,影消失在了追踪仪之上。墨湘君上前,叼起了追踪器,往洛珊珊而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