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这个世界的文森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对了,珊珊今来找秦某何事?”秦川微笑地问。周围繁花似锦,温和的阳光称出他的笑容几分明丽。这是一个干净清爽的,好看的胖子。    洛珊珊抬眸看他,脸色下沉,撇眸看向旁边艳丽的繁花,不再理睬。    秦川笑了起来:“珊珊生气了?放心,秦某不会告诉任何人:珊珊知道夜修罗。不过夜修罗的事,可是高度机密,珊珊又是从何而知?”他还要再强调一遍,这是在取笑她吗?既然他看出她生气,那她就真的生气:“我怎么知道的,也是高度机密。今天来找你,是想请你帮我个忙。如果你能帮成,我说不定会把这高度机密告诉你。”    立时,秦川眸光闪闪,若有所思。他思索了片刻,问:“何事?”    洛珊珊双手放在石桌上:“就是城西拆房的事。你看,我们城西的百姓也不指望能保住城西,但求银川王给我们一个可以安立命的地方。你跟银川王那么熟,跟他说说,看看幽州还有哪里可以给我们落脚?”    “原来是此事。”秦川看上去非常轻松,似乎这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今晚我就去对秦川王说。”    “今晚?那你让他快下令,不然明天官兵来赶我们了。”她可不想明天大家都被抓进牢里。    “好好好。”秦川的语气像是对洛珊珊提出的要求百依百顺,“今晚就让王爷通知官府,暂时不收城西的地。这样可好?”他看向洛珊珊,她今的装扮朴素文静,虽然衣服并不华丽,但正因此    让他眼前一亮,她方才站在那艳丽的花丛之中,那些五彩的繁花,反倒衬出了她的清丽无华。这就是他喜欢她的原因,她给人带来的是亲切和真诚的感觉,与朴实无华的她相处,可以放下戒心,变得轻松。    洛珊珊见秦川一直盯着她看,她眯起了一只眼睛,再换一只眯起,她也盯着看秦川,一首指在秦川的鼻梁上:“你跟银川王什么关系,怎么你的建议他都会听?”    秦川温温和和而笑,笑容里带出几分狡黠:“幽州大部分的地,收拾我买下的,你说,我跟他什么关系?”    “哦~~~”洛珊珊手指晃晃,“贪官和商。”    洛珊珊也笑了起来,虽然她怀疑秦川方才对她关心他也是有目的的,(我就觉得怪怪的~丫丫飘过~)但是,她还是觉得他并不坏。        秦川开始为她夹菜,一边夹一边介绍相应的菜色,很认真,很仔细。洛珊珊看了他良久,他夹一筷,她吃一筷,她吃吃,看看,看看,再吃吃,她记得她伟大的老爸说过,这男人的体贴,是装不出来的。不会体贴女人的男人,怎么做都做不好,所以他才泡到了她的老妈,他用他的体贴,将她感动。    发觉洛珊珊在看自己,他抬眸问:"怎么了?这些菜不合胃口?"    又是一句体贴的话,让她想起了她体贴的老爸,他的老爸就是这样,总是夹菜给老妈吃,看得她羡慕嫉妒恨,于是,她直白地问:"我觉得你对我很好,这该不是装出来的吧。”    他怔了怔,放下筷子,沉默了一会,转出亭,在花丛中似是寻找什么。洛珊珊好奇地看他,难道他因为她的话而生气了?    "事办完就给我回来,你还真看上这胖子了?"傺月不满的话传入双耳,洛珊珊微微不爽,她就故意在这里跟泰川谈了,看那只兔子能把她怎样?    这时,泰川转回转,手中竟是拿着一支白色的小花。白色的小花被那些艳丽的花朵掩盖,不是有心之人,是无法发现她的存在。    他将花放在洛珊珊的面前:“你在我心中,就是有如这白水仙,朴实无华,清丽脱俗。”他深深地注视手中的白水仙,深邃的眸底透出许多不为人知的感伤,“她没有艳丽的颜色,没有芬芳的香味,但她很真实,也很坚强。我的边,太多的人都让我看不清,看不懂。只有你,待我真诚,让我很是感动。即便是你的大哥二哥,也防我三分,不是吗?”他太眸之时,略带惆怅的目光带起了洛珊珊莫名的忧伤。    “哼,他说几句话就把你感动了。”傺月冷冷地说,然而,他的话语已经再也听进不到洛珊珊的耳朵里,因为她此刻,只听见泰川的话,他显然是出自肺腑的话。    “我和银川王之所以能成为朋友,因为,我们是同类人。你知道吗?其实银川王并不像你所想的那样,他也有他的不由己,他的无奈。”他似是在为银川王开脱,神变得有些焦急。似是今天的朴素无华的洛珊珊,让他产生了一吐为快的想法。他想将心中的郁闷和抑郁,一股脑儿地堆她说出来,让她看到真正的自己,和自己成为真正的知己。    洛珊珊抿起了双唇,想说什么,却一时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她抱歉地看着他:“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对我好。不过,你说银川王也是个好人,我是在很难相信。”    “其实他!”泰川一时有些激动,想急于解释,却有顾忌到什么,看了看左右,忽的,他起拉住洛珊珊的胳膊,“跟我来,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别去!”傺月喊,然而,洛珊珊已经起,决定随泰川而去。    傺月气郁的声音再次响起,“白痴!你这样早晚要出事!”    洛珊珊不搭理他,她相信自己的感觉,她能感觉到泰川对她的真诚,不像神经兔,从一开始就骗她,骗她到如今。    泰川拉着洛珊珊穿梭在小径之中,奇怪的是,一路过去,竟都见不    到家仆,似是这些小路只有秦川一人知道,别无二人。    最后,他们站在了一间室前,秦川将洛珊珊拉入,竟是因为急连鞋履都不脱下。当来到房间深处时,秦川取出了一个画轴,在洛珊珊面前打开:“你猜,这是谁?”    洛珊珊随即看去,丝绸的卷轴上画有一拔男子,男子气宇轩昂,头戴金冠。飞挑的双眉,狭长的眼睛,飞扬的神采拥有让女人心动的魅力,鼻梁直,双唇微薄,洛珊珊越看,越眼熟,到最后,她怔住了原地,无法言语,画卷上的,不是别人,正是曾经被她总是骂作死娘娘腔的文森特!当然,他其实有一个非常正气的中文名:龙博渊!    龙博渊,多么man的名字,看到这个名字,谁都不会跟娘娘腔三个字联系在一起。不过,然而,拥有这样一个名字的男人,也基了,果然大同来临不可抵抗。    但是,画卷上的男人绝不可能是她的老板,他不可能穿越,想到这里,她不确定起来,难道她老板也穿越了?可是看画卷上男子的气质明显不像娘娘腔,更别说他满的王者气质,和那一庄重的玄色汉服。    “他就是银川王博渊。”    “噗!”当秦川说出答案时,洛珊珊喷了。她赶紧擦喷出来的口水,抱歉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喷的。”这也太巧了吧,连名字都差一个字。    “大惊小怪。”傺月的声音忽然而来,带着几分取笑,“平行世界,别说看见你老板,看到你自己都有可能。”    傺月的话让洛珊珊顿语,就像李连杰拍的那本,就是将平行世界里无数个自己杀死,来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没关系。”秦川是话语再次而来,吸引了她的目光,他呵呵一笑,竟是有些苦叹。、,“现在只怕他自己也把自己原来的样貌忘记了。”    “为什么?”洛珊珊不解,她不解这画面上的男子明明英姿飒爽,显得抱负满满,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只知吃喝玩乐,还把自己养地比猪还胖的大胖子?这说明什么,人人都能胖,只要你有食量。    在久久的静默后,秦川一点一点卷起了卷轴,轻叹:“为了偷生……”    秦川的话,让洛珊珊陷入了久久的怔愣,两个字:偷生,说得容易,做起来却需要勇气。他必须要忍受常人所不能忍的耻辱,要面对千夫的唾骂,万夫的冷指。    “星耀王朝,只剩下他,和博明啦……”秦川有些颓然地转,将卷轴放回,“他必须要活下来,为了星耀,也为了星耀的百姓!”沉吟从他口中而出,他转,看洛珊珊,“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洛珊珊不再说话,而是就那样站着,感觉今天的秦川很沉重,因为他说了一个沉重的话题。她看看窗外,午后的阳光淡而无色,冬的气息让人心中感伤:“我明白了,可他也不用把自己吃成这样啊。”再怎样,何必跟帅字过不去。    秦川摇头轻笑:“有时候外貌更能期满别人的眼睛。你看我,也是个胖子,很多时候,外貌胖子更能让对方放下戒心。”    他的话,看似有理,却听着让人心伤。有多少胖子曾被人取笑?有多少胖子曾被人调侃?其中的个中滋味,只怕只有胖子们,才能体会。这好似一个冷漠的社会,一个皮相的社会,洛珊珊还记得看相亲类节目,只要是胖子,那些女嘉宾嘴上说得好听,可最后,都不会选择,明明其中几个洛珊珊就很是喜欢。她们看的,还是那张皮,而不是他们的心。(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