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木有进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洛珊珊咬了口豆沙糕,示意她要去拿点吃的,那女人叫住她:“吃什么东西,这里游戏就开始了。”    她一边笑一边走:“多吃点游戏才做的动嘛。”在知道这“宴”真正的含义后,她只想跑路,这种贵族里的游戏,她可不感兴趣。    在她往草坪外面挪的时候,这里游戏已经开始,是由男人挑选对面的女人,然后抱着她跑,看谁第一,既然是宴,自然要,要给男女多多的接触机会,最关键的是要体接触。    而由哪个男人先挑,哪个男人后挑,也有潜规则,这里自然根据份地位而定。    此刻,洛珊珊已经溜得很远了,草坪周围都是银川王府的家仆和侍婢。她往外走的时候,一个侍婢低首上前:“请夫人莫要随意乱走。”    洛珊珊看看左右,轻轻问:“那个,那个在哪?我要上厕所,呃,不对,是如厕。”    侍婢没有表:“原来如此,请随我来。”    侍婢转前行,洛珊珊有些失策,没想到王府的侍婢太过尽责,上个厕所都要带路。估计还是为了不让那些女客乱走。    就在侍婢领她离开之时,笑呵呵的银川王拍了拍边那个清秀男子的手,似是说些无关紧要的话,那男子却离开了他的边,往洛珊珊离开的方向而去。    侍婢领着洛珊珊走出草坪,进入一条幽静小道,小道的两旁是翠竹密林。翠竹之间,竟有许多兔子扑朔嬉戏。洛珊珊看见很是奇怪,前一阵子抓兔子原来不是要杀,而是要养?    一条石子路出现在小道旁边,侍婢引她进入,她拖慢步子,此处没有他人,分外幽静偏僻,是暗杀,逃跑,偷等最佳场所,于是,她轻声道:“香香,做掉她。”    立时,她右耳的耳坠轻动,一束紫黑的光芒在了那侍婢的后背。“砰!”一声,侍婢瞬间变成了一只黑兔,惊慌失措地乱撞。    洛珊珊见状,惊语:“我只是叫你把她弄昏,你还真做了她,她还变不变得回来?”    幽幽的风中,传来墨湘君淡定的话语:“一刻,变回来后会失去这一刻的记忆。”    “做得好。”洛珊珊对墨湘君这次的表现,相当滴满意,她掏出傺月给她的仪器,小红点在闪烁,小红点西北的地方,有一个小人,跟据傺月所说,这个小人应该就是她。按照仪器上所指的位置,她应该往东南。    她看了看周围,认准一个方向,走了过去,立时,耳边传来傺月的声音:“笨蛋!那是北!”        洛珊珊额头滑落一滴汗,她方向感很差,傺月又不是不知道。    “真是白痴,这样,你对着追踪镜说:原型显现。”傺月在那里有些烦躁地说。    洛珊珊瘪瘪嘴,照做,对着那个仪器轻语:“原型显现。”    作者:断岸潇潇    48位粉丝        2011-4-2323:36    回复此发言    3    回复:给力兔神第二卷第十五章木有进展    立时,仪器忽然在洛珊珊手中发生了变化,如同变形金刚变形一般,变成了一块巴掌大的平面镜,紧接着,镜面浮出两个立体的影像,其中一个是一块宝镜一样的东西,宝镜上还有四个3D的汉字:时空宝轮。    这一看,就是傺月要追踪的宝物。    而另一个3D的影像,居然就是洛珊珊自己,她新奇地把这块奇特的宝贝放到面前,平视它,当她细看之时,发现平面上那个“她”的影像也做出相应的动作。而且,在“她”的头顶也有三个3D的字:SB珊。    立刻,她面色下沉:“你什么意思?”    “SB(傻丵B)和你很配,不是吗~~~~”那边是傺月有些得意的声音,洛珊珊几乎可以看到傺月得瑟甩发的模样。    “你妹的,你才SB呢。你还BC(白痴)!NC(脑残)!WC(呃,可以是无耻,也可以就是厕所的意思)!”    “你们别吵了。”墨湘君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带着几分小心,“你们才和好没多久,又吵上了,正事要紧……”        墨湘君的话,让傺月和洛珊珊暂时停战。洛珊珊做了一个气运丹田的动作,把怒气往下压,然后转,平面上的“她”也转,是侧面对着宝物,于是,她调整自己的方向,在正对宝物时,她迈开了脚步。    就在她迈开脚步时,那块平面上立时还显现出她周的景象,翠竹,小道,还有竹林深处的小茅房。    “迷踪镜可以显示你方圆二十米内的景物,现在你应该不会迷路了。”她的耳边是傺月的解释。她转转眼珠,挑挑眉:“这东西你给我。”    “想得美!”    “那我不带你找宝物了。”    “慢!好吧。”他的声音几乎是咬牙。“你这个趁火打劫的女人。”    “嘿嘿,这算是你整我的补偿,哼!”她一甩头,现在不敲诈神经兔更待何时?        她心中起疑,难道秦川以前骗她?他根本不是银川王的朋友?很多人都会吹牛,比如我认识某某领导,或是什么总裁之类的。    “看来秦川另有隐。”傺月的声音总是突然而来,洛珊珊有些疲累地随意坐在边的回廊的廊椅上,这个银川王府实在太大了,她根据追踪器上走,都走了快一个时辰,还没接近宝物。如果她能穿墙跃水,走直线,说不定早到宝物的藏匿地点。    “累死我了,这王府跟迷宫似的。”她抱怨着,肚子又有点饿,后悔刚才不多拿点食物。    “有人来了。”忽的,墨湘君提醒。她立刻把追踪器藏好,起时,看见的竟是那个站在银川王边的清秀男子。    他可不好糊弄,紧跟银川王,一定是一个大官。她正在想是不是要躲藏时,男子已经上前,看见她时,眯眯而笑,凤眼拉成了细线,看不到里面的神:“这位夫人,莫不是迷路了?”    洛珊珊面露小心:“您是……?”    男子双手放入袖袍,依旧双眼眯眯:“在下王爷首席幕僚:狐夫。”    “哦……”她挠挠头,谎话慢慢编织而出:“这个……我与秦川公子约好的,可是今却不见他,所以才来找他。你……明白吗?”她还有些暧昧地眨眨眼,暗示她与秦川关系非浅。如果面前的这个人认识秦川,那是最好。如果压根是秦川在说谎,她就更好对付,说秦川吹牛更加合合理。    狐夫听后,依然眯着眼睛微笑:“原来夫人来找秦川公子,那就随我来。”    洛珊珊愣了愣,随即跟上。看着那名叫狐夫的男子后背,这个人还真认识秦川。原来秦川没有骗她,也没有吹牛。看来秦川与银川王的关系很微妙,不然不会银川王府的家仆不认识他,而银川王的跟班认识他。    难道……莫非……    “你们腐女的想法真让人恶心,两个胖子你都能想到一块去!那样有美感吗?”傺月泛着恶心的话语传入她的耳朵,她一怔,傺月怎么可以不经她同意,随意听她的心声?这简直就是对她内心侵犯。    她想骂他全家。偏偏此时,傺月又不说话了,如同屏蔽了她的内心一般。    有了立体追踪器,洛珊珊找路更加轻松,就像是打网游时的世界地图,永不迷路。当遇到人时,她不忘打听秦川,可奇怪的是那些仆人都不知道有一个秦川的人。    “请问秦川公子在哪儿?”    “不知道。”    “请问秦川公子在哪儿?”    “夫人,宴在湖边草坪,您是不是迷路了?”    “呃……香香,做掉她。”    “砰!”又一只兔子。    洛珊珊一边走,一边问,一边靠近宝物,一路上,不少人因此而变成了兔子。        狐夫将她带入一间雅室,雅室干净整洁,上了蜡的地板红色透亮,可以照出人影来。洛珊珊脱鞋入内,雅室里已经摆有一张筵席,蒲团和矮桌,矮桌上摆有糕点和一个茶炉,茶炉上正暖着一壶茶,茶香从茶壶中透出,沁满了整间雅室。    狐夫请洛珊珊坐下后,眯眼含笑交代:“夫人莫要乱走,在下去请秦川公子来。”    “好,谢谢。”在狐夫离开后,洛珊珊环顾四周。只见雅室周围都挂有书法和墨画,四周也摆有铜器和香炉,雅室外是一片夹竹桃,此时花开正艳,偶有鸟儿飞落,在雅室外的走廊上跳来跳去,此处分外雅致幽静。    “这不符合银川王的风格啊。”她摸着下巴,拿起桌上的糕点吃了起来。    “银川王……应该什么风格?”她耳边的墨湘君好奇地问。    她不客气地给自己倒上一杯茶:“他既然举办那么丵乱的宴,这房间里应该挂宫图。”    “噗!”某人喷了出来,她耳朵的耳坠竟是发烫起来。她一愣,拔会吧,小香香肿么(这么)纯洁,说说宫就发烫了?    不过想当年,她也是一个仰头四十五度的纯洁小女生,看到校草都会脸红心跳,跟女生讨论的是校草高高的鼻梁和帅帅的样貌。    但素!自从被那个无良女做带坏后,看见帅哥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就是gay。第二个冒出来的,就是他是攻是受。第三个冒出来,就是如果能做他们的闺蜜有多好。    他妹的,有时看见两个帅哥喝一瓶书她就在那儿SB地笑。现在,居然连银川王那样子的胖子都能YY。她彻底没救了!    果然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良知成路人。她的纯洁啊,全部木有了…(未完待续~~~起点首发~~~)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