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升官发财戴绿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傺月带墨湘君在花艳楼喝花酒,和姑娘们欢歌笑舞,很晚才归,回来时,墨湘君已经被姑娘们灌醉,走路摇摇晃晃,看不清方向,傺月只有在旁扶他前行。幸好傺月清醒,把他救出,不然他今晚估计就会被那帮饥渴的女人轮上,他这千年老处兔就被一群女给开了苞。虽然,很多男人的第一次,都交给了女……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墨湘君嘴里哼哼,靠在傺月上脚步不稳,“我胡萝卜~~~~~大大的胡萝卜~~~~花姑娘都不及胡萝卜甜~~~~~”他睁开醉醺醺的眼睛,看到了洛珊珊的房间,他推开杰月,晃晃悠悠去拍洛珊珊的门。

    傺月对他的的举动心生好奇,所以没上阻止。

    “啪啪啪!啪啪啪”墨湘君大声拍门:“珊珊!珊珊”喊声因为醉酒而有些含糊。

    门开了,洛珊珊穿着美羊羊的睡衣,见他喝地满脸酒红,心里顿生担心:“香香,你怎么醉成这样?”

    “洛珊珊!”忽然,墨湘君伸手指她,义正言辞地说,“我要摸你的,帮你……”他的话还没说完,洛珊珊就已经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这掌十分厉害,他直接被扇倒在地上,“砰!”一声,扇回原形。

    “喝多了你吧!你妹的!”“咣当!”她光上房门,完全没去留意墨湘君已经把她扇回原型。傺月微带惊讶地站在原地,很少会有神仙被一巴掌扇回原形的,洛珊珊练的也不是如来神掌。不过,就在方才洛珊珊扇墨湘君的时候,他似乎感觉到了他上次借给洛珊珊的那块板砖的力量。

    他走到已经变成兔子的墨湘君前,地上黑色的小兔子嘴动了动,带出没有说完的后半句:“帮你你变变大……和花艳楼的姑娘一样……”

    可惜,洛珊珊听不到了。小黑兔兔的出发点是好滴~~~可是他的方法是不对滴~~~

    傺月笑了笑,伸手抚过墨湘君的体,果然,他上残留着昊天杵的力量。昊天杵,就是他借给洛珊珊防的那块砖。上次在百鬼夜行之后,他拿回了昊天杵。但是,昊天杵是神物,有灵,所以会自己识主人,这么说的话……他立刻伸入百宝袋,果然,已经找不到昊天杵的影。

    他开始摸下巴,怎么昊天杵会看上普普通通的洛珊珊?这让他非常费解。

    神物因为有灵,所以也会识人,一般凡人都不会入他们的眼,他们所相中的主人,不是天神,就是旷世魔尊。

    “咻!”夜风有点凉,他看看地上的黑影,目露深沉,对方来得很快。他起上前,拍响了门。

    “吱呀。”门一开,就是一只手掌扇了出来,他轻松接住,说:“是我。”

    洛珊珊一看是傺月,立刻收手,可是傺月却扣住了他的手拉到面前,摊开她的掌心,洛珊珊戒备地看他:“你……不会也喝多了吧。”这两个男人有病吧,半夜喝酒回来调戏她。

    傺月在摊开她的手掌时,一笑,果然如他所料,在她的手掌中,隐隐闪现出神印,只是,洛珊珊还看不到。他勾唇露出以往那不正经又风的笑容,放开了她的手:“没事了~~~晚安~~”

    他古怪的举动嚷洛珊珊撇嘴:“你是吃撑了吧。”这两个男人,一个喝多了,一个吃撑了。她有些抑郁地关门,他忽的出手挡住她即将关上的门,盯着她黑澈澈的瞳仁问:“祭香跟你说了什么?”

    哦?他问她祭香的事?她扬起嘴角,坏笑:“说了什么你去问祭香啊。”

    他收回手,双手环,视线深邃:“我了解祭香,我问,她不会说实话,所以我来问你。”

    见他忽然变得如此正经,她觉得如果正经地回答有点对不起他神经兔的风格,于是,她对他抛了个媚眼:“想知道,求我啊~~~”

    “你~”傺月大大的眼睛瞪圆,漂亮的双眼皮变得尤为明显。

    洛珊珊狡猾而笑:“反正该说的,不该说的,他都说了,她还告诉我一些你的隐僻哟。”她说完拎高双眉,神

    登时,他目

    露惊讶:“什,什么?什么隐蔽!”

    她咧嘴一笑,露出十颗白灿灿的牙齿,摇头晃脑唱了起来:“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唱完,门一关,任凭傺月如何敲门她也不开。

    傺月呼呼呼呼地呼气,在她门前来回郁闷地来回走了好几圈,有些生气,又有些心痒,他能有什么隐僻?祭香这丫头胆子太大了,敢胡编乱造?

    他伸手,一团朦胧的雾气在他的手中积聚,可是,他下一刻却将这团雾气散去,笑了起来,总是依赖法力,生活就毫无乐趣,尤其是在跟洛珊珊斗闹的过程中。用法力去对付一个凡人,太没成就感了。

    也罢,他捡起满酒气的黑兔子,晃回房间,时间有的是,慢慢撬开洛珊珊的嘴。

    翌,城西的百姓开始收拾行装,准备离开。洛珊珊和铃儿站在“快食一家”的门口,看大家依依惜别,心理也不好受。

    过了一会墨湘君一会揉太阳,一会捶腰得出来,那样子似是浑不对劲,他扭着脖子走到洛珊珊侧眸看他,冷语:“昨晚你喝多了吧,半夜拍我的门。”

    “我……拍你的门?”墨湘君的神又恢复如常,面无表,神态淡定地反问,“我为什么要拍你的门?是不是你梦游记错了。”

    “我梦游?!”洛珊珊顿时有一种被猪八戒倒打一耙的感觉,而墨湘君还在那里非常淡定地说:“我是一个很讲礼数的人,在上面我也是严于律己,严守规条。在男女问题上,我更是一个洁自好,坐怀不乱之人,所以,我是不会半夜敲女孩子家的门的。”

    洛珊珊抚额,亏他还说得那么理直气壮,淡定从容。也不知道谁晚上总是蹲在“快食一家”房梁上,偷看对面花艳楼的姑娘,他真以为大家都不知道吗?算了。看他那副样子,也已经把昨晚的事忘得干干净净了。

    “以后别跟神经兔喝花酒了,他会带坏你的。”她说。算是告诫。

    墨湘君挠挠头,老实地说:“我也这么觉得,他还说男人最大的心愿是升官发财死老婆。”

    “我去!”洛珊珊白眼,“真是马丵勒戈壁上的草丵泥马。别跟他学,他会把你教成坏男人。我告诉你,这句话真正的说法是:升官发财戴绿帽!”

    “戴绿帽?为什么……是绿色的帽子?”他不解。

    洛珊珊进一步解释:“我们那里的官帽是绿色的,所以叫绿帽,懂了没?”

    墨湘君听罢,了然:“哦~~~原来如此~~~”

    “大家都要走了,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铃儿忽的在一旁难过地说,让整条街悲伤的气氛有多了一点。

    洛珊珊转回视线,看大家就要快离家的悲伤影,心理也替城西的百姓难过。

    很多人走到“快食一家”的门口,舍不得地看洛珊珊:“洛叔,以后就吃不到你们快食一家的饭菜了。”

    洛珊珊的心又沉了一分。

    “姗姗姐,你不能求求那位秦公子帮帮忙吗?”忽的,铃儿在旁提议。

    她的这句话,立刻让周围的百姓眸中燃起了希望。

    “是啊,洛叔,帮帮忙吧。”

    “是啊,洛叔,如果真不行,我们也就死心了。”

    “洛叔。帮帮我们吧。”

    “洛叔,求求你了。”

    一时间,洛珊珊进退两难。她不想帮大家吗?当然想。可是从她回来到至今,秦川就没来过,而她又不知道秦川在哪儿。而且,傺月交代过她,不要随便管这里的闲事。但……这是闲事吗?难道她也要和那只神经兔一样,做一只规规矩矩的缩头乌龟?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