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傺月and墨湘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花艳楼今晚尤其地闹,楼上楼下坐满了人,龟公忙着上酒上菜,因为明这花艳楼就要关门,所以今夜是花艳楼营业的最后一晚。城西的大老爷们纷纷赶来,为他们喜欢的姑娘捧最后一天的场,之后,花艳楼将搬入城东一个较差的地段,重新开张。傺月拉着墨湘君进入花艳楼,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城西的大老爷们都哄了起来:“大公子二公子来罗~~姑娘们接客哟~~~”他们会那么激动,是因为傺月和墨湘君从未踏入花艳楼,被整条西街的女人视作绝世好男人。所以他们今晚出现在这里,男人们自然哄闹起来,哨声一声接一声。傺月和墨湘君站在门口,环顾花艳楼,傺月轻笑勾唇,立时他特有的邪魅浮上他俊美的脸庞,大大的双眼皮眼睛因为眯起,变成了又细又长的漂亮的凤眼。而在他旁,墨湘君却像一个超级乖宝宝,不声不响地跟在他的旁,看似面无表,可是他的眼睛,却已经在众人不察中,偷偷扫过花艳楼大堂里的每一个姑娘。每次看到姑娘们被抹挤出来的沟时,他的眸中都会唰一下,闪过一抹精光。

    “好大啊••••••哇•••••这个更大•••••哇••••”他轻轻地说,“比珊珊大多了•••••”

    他的话,让傺月听着不悦:“你怎么可以舀****和珊珊比~~?”

    墨湘君眨了眨眼睛,怂了怂鼻子:“不对啊,你怎么忽然介意我说珊珊的坏话了?你不是当她玩具吗?”

    “是玩具,但只是我一人的玩具~~几时轮得到你调侃她?”傺月斜睨过去,看似说笑,但那带着勾的音调中,却透出看一抹浓浓的警告。

    墨湘君明显感觉到,这是护食。在动物界里,大部分动物都会画出自己的范围,保护自己的食物,领域的观念极强,要是彼此接纳后,才会分享食物。

    傺月所表现出来的,就是护食。如果他也想调侃洛珊珊,只有等傺月完完全全接受他,准许他进入他的领域,方才可以。

    傺月的一句话,已经让墨湘君明白,洛珊珊是他的,其他兔子不准碰!他瘪起嘴,他也好想欺负一下洛珊珊哟,因为她看上去傻傻的,反应也很慢,很耐欺负,就像一个永远都玩不坏的布娃娃,又那么可

    潇潇手打~~花艳楼的老板娘琼花夫人见到傺月和墨湘君,惊喜非常,一时激动难语。她会那么激动,是因为她每天都穿得花枝招展,玉体半地站在“快食一家”对面,勾引着城西的两位绝世美男子,大冬天的,它容易吗?但是,他们都无动于衷。今他们终于踏入她的花艳楼,能不让她兴奋吗?激动?简直恨不得马上脱光衣服,扑上去与他们合体。

    “大公子!二公子!”琼花夫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整个楼的姑娘们,也都兴奋起来,纷纷朝傺月和墨湘君二人望来,惹得楼中男人们的不满和吃醋。

    “喂——琼花夫人,快把他们带走,你看看你的姑娘,都没心思伺候我们啦——”男人们纷纷表达自己的不满。琼花夫人当然乐于带走傺月和墨湘君,她可要亲自伺候他们,独食这两个西街大大的美男,让整条街的女人羡慕死她。

    “二位公子请~~~哎呀,洛大叔怎么不来?”她没话找话。

    傺月勾唇而笑:“老洛年纪大了,不行了~~~”

    “大公子你好坏呀~~~”琼华夫人笑着往傺月上倒,“洛叔才多大年纪,怎会不行~~”潇潇印~~~

    若是让洛姗姗知道这两只兔子争着“玩”她,估计她会掏出板砖,咆哮他们。把他们砸回受精卵。

    “诶~~中年危机嘛~~”傺月笑眯眯的挑挑眉,墨湘军在一旁学着他挑眉,傺月靠近琼华夫人的耳朵,“人到中年,一事无成,老婆又红杏出墙,自己又开始脱发谢顶,你说他还行不行?”

    “哟,洛叔好可怜啊。”琼花夫人都笑开了花,能和傺月对上话,让她全的骨头,都轻了一半。

    傺月挑起琼花夫人的下巴:“不如我把洛叔叫来,让你蘀他治治病,回回?”“讨厌~~~”琼花夫人一声嗔,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在倒下之时,傺月快行一步,她倒在了随后而来的墨湘君的上,她见是墨湘君,也好,反正这两个男人她今晚全包了。墨湘君还没学到傺月的花花嘴皮子,所以他面无表地看着倒在自己上的琼花夫人,老实地说:“琼花夫人,你年纪太大了,有没有十六岁的?”女人最在意的是什么?还不是自己的年纪?

    被墨湘君这么老实地说出她的年纪大,琼花夫人还能有什么兴致,香帕一甩,离开墨湘君的体:“我去,难道你看不出来老娘才十八?”

    &n

    bsp;   “你说谎。”墨湘君真是老实啊,“你分明是二十八,我要十六岁的。去叫来。还有,我哥也不喜欢老女人。”说罢,他走了。留下嘴角抽筋的琼花夫人,见鬼了,他怎么知道她的年纪?

    在洛珊珊的世界里,二十八岁,正是女人的黄金阶段,事业,,都将在这个阶段收获。但是在这个世界,二十八岁那就是老姑娘了,概念上与洛珊珊世界的三十八岁类同。所以琼花夫人才会那么生气,那么闷。

    二楼都是小包间,琼花夫人冷着脸罢傺月和墨湘君带入一间包间,包间分了内外,外面一张筵席,筵席上是矮桌,矮桌上是一块红色的桌布和木质的茶具。筵席四周摆有香炉青铜的灯架和一些摆设。在一层珠帘后,,是内间,隐隐可见一张睡榻,充满无限惑,然后,琼花夫人再冷着脸离去。一时间,包间里只有傺月喝墨湘君两个人。

    香香~~~你不知道女人都听好话吗~~~~"傺月又懒洋洋地半躺在筵席上,翘着脚尖看正经端坐在他对面的墨湘君。

    墨湘君挠挠头,靠在面前的矮桌上:“可是九公主说女人喜欢老实的男人。

    “那是因为你那个九公主把山珍海味都吃遍了,才才想着要嫁给你这个土豆~~~”傺月的话让墨湘君心有所动:“原来如此啊,圣山的男人都很圆滑,我还在奇怪九公主怎么偏偏要嫁给我……”“听好了~~~”傺月用脚尖点点他的头,让他注意他说话,“今天教你和女人相处的第一课,就是永远不要对她们说真话~~~”

    “恩恩!”墨湘君认真点头。

    “像你刚才那么老实地说出一个女人的年龄,是不对滴~~~这样只会让她们远离你,更加讨厌你~~~”

    墨湘君又挠了挠头:“难怪啊,我一说出她的年纪,她就生气了……”

    “好好学着吧,今后你少不了去馆~~”

    “为什么?”墨湘君目露好奇。傺月挑眉眯眼:“因为馆里是获得消息的最佳地点,把姑娘们都哄开心了,她们会有惊喜回报你~~~”

    潇潇印~~墨湘君听完有些不开心地瘪嘴:“逛馆会姑娘本是开心的事,却要探听什么消息,带上工作的事,就无趣了。”

    “笨蛋。”傺月隔着筵席上的矮几,用脚掌打了一下墨湘君的头,“工作和泡妞结合在一起,可是全天下男人的心愿之一……”

    墨湘君听完眨眨眼睛,隔着矮桌面无表地问:“你说心愿之一,那还有什么心愿?”忽的,灯光闪烁了一下,带出傺月狡猾的脸:“就是:升官,发财。死老婆~~~”

    墨湘君听罢,大为不解。都说糟糠之妻不下堂,怎么到傺月嘴里非但下了堂,还进了坟墓?正想细问,琼花夫人带着姑娘来了,都是年轻貌美,肤白**。他的目光一下子被姑娘的部吸引过去,面无表,可是心里已经在想那到底摸上去是何感觉?

    姑娘们见服侍的是傺月和墨湘君这两个城西姑娘都垂涎的美男,早就按捺不住兴奋的心,贴了上去,傺月巧妙的用手肘隔开自己和姑娘贴上来的体,即与姑娘保持距离,又不被她发现异常。(依然是某潇留爪~~~)

    但毫无经验的墨湘军,就被姑娘贴的死死的,他不好意思去直视姑娘的**,但又很好奇,他忽然有种想把酒倒入那条深深的沟的冲动。忽然,股姑娘舀住了他的手,一把就按在了自己的舒上,墨湘军登时忘记了呼吸。那姑娘还主动用自己的脯去蹭他的手,滴滴的说着:“二公子,喜不喜欢奴家~~恩~~~喜欢么~~~”

    墨湘军咽了口口水,说不出话。看的对面的傺月摇头偷笑。看来他还有很多东西,腰要教给这只小黑兔。

    ………………………………………………………………………………………………

    墨湘君:月月,世界大同了,好多渣女想看我们变成墓,怎么办,变不变?

    傺月(沉思):珊珊伤不起啊伤不起。

    墨湘君:那把珊珊变成男人,我们3p怎样。花草潘潘lv印~~

    傺月:……作者伤不起啊伤不起……

    墨湘君:作者神马的最讨厌了,老是用笔尖捅我们的菊花,我还伤不起呢。

    傺月:哎……都伤不起啊伤不起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