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一切都结束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随着门内吼声的传出,青帝立刻让墨湘君稍候,自己诚惶诚恐地急急跑向那门中。

    洛珊珊好奇地往门内张望,立时看见有四匹巨大的,鼻中喷火的黑马停在那门之后,黑马眸光犀利,直刺人心,似是有着无穷的魔力,勾起人心底最深的恐惧。

    “不要直视炼狱火马的眼睛,你会陷入黑暗。”傺月轻声提醒。洛珊珊立刻移开视线,朝马后看去,隐隐看见一个披如同烈焰一般火红披风的男子,由于距离太远,看不清他的长相和披风下的穿着,只看到他的头上似有一对赤红色的犄角。难道他就是冥王?

    那威武的男人高高站于马车上,隐隐可见青帝与他说了什么,他朝这边看来,但只是看了一眼墨湘君,立时,墨湘君开始平移,似是不想让那男子看见。然后,青帝又匆匆跑回来。

    “冥王有令,请神君好好查办此事,给他一个交代。”

    “好。”

    “那么,请大家让让,冥王要收逃犯了。”

    墨湘君听罢,往边上避让,傺月将洛珊珊和铃儿拉至一旁,“小心。”话音刚落,一股强大的吸力就从那巨大的门后而来,立时飞沙走石,宛如要将世界万物都吸入幽冥世界之中。

    傺月拉住被气流带起的长发,不满地沉脸:“最烦风中凌乱了。”说罢,他从布袋里掏出了一把伞,撑开,立刻他随风扬起的发丝和衣衫都停落下来,宛如他撑开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小世界。洛珊珊和铃儿沾了光,可怜墨湘君站在一旁无论如何都挤不进来。

    就在这时,一只黑色物体从他们面前嗖一声掠过他们面前,飞往被破坏的阳门。洛珊珊一看,是冥兽。紧跟着,又一个白影,好眼熟啊,是那只第一个攻击她的男鬼,于是,紧接着一堆接着一堆被吸进了那个阳门上的破洞,她纳闷,这什么方法呀,就像抽水马桶那么壮观。

    “如果不是我破坏迷踪阵,他也没那么容易召回。”墨湘君平淡地说,可是整句话的含义似乎就不怎么平淡了。而已经被风吹得凌乱的他,满头满都是尘土。

    当最后一只鬼魂被吸入那个破洞时,整个世界都平静下来,然后,只见阳门上的破洞忽然变得火红,就如被烈焰融化一般慢慢缩小,直至闭合,最后,瞬间消失在空气之中,空间的那条裂缝,也随之消失不见。

    “啾啾啾啾。”虫鸣突然袭来,称出了世界的平静。黑夜之中,一缕月光从天而降洒在了众人的上,拉出了大家的影子。

    傺月收起伞,无聊地说:“散场了散场了,回家回家~~~”

    “这就完了?”洛珊珊也有些意犹未尽。总觉得应该还会发生什么?既是人为,那那只幕后黑手难道在计划失败后不应该做点什么?

    墨湘君开始在原地蹦跳,每一次都跳落一地尘土。

    “小影人?!”突然,铃儿惊呼起来,欣喜地指向一旁。大家朝那里看去,是一棵大树,而树下的影子里,小影人正高高站着。

    “小影人?!”洛珊珊也欣喜起来,立刻上前,“我们都很担心你,你没事吧。”

    小影人摇摇头,慢慢溶入洛珊珊的影中,她抚摸口说:“幸好你没事,如果出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秦川交代。他下次来,你还是回他那儿去吧。”

    因为小影人失踪而悬起的心,终于放下,洛珊珊拉住铃儿的手,一起回家。她可不会去深想之后的事,并不是她大条,她不过是个打酱油,看闹的,这些破事自有神仙墨湘君去跟进。

    墨湘君终于将全的灰尘蹦完,然后回到傺月边,傺月一直摸着下巴看洛珊珊的影子。

    “怎么,觉得有问题?”墨湘君面无表地问,抬眼看了看,刘海是还沾着一片枯叶。

    傺月伸手勾过墨湘君的肩:“小影人是秦川的,但现在被掉包了,你说,对方什么目的?”

    “往秦川那里送细!”墨湘君一脸抢答成功的神,“那要不要告诉珊珊啊。”

    “不用~~~整件事说不定都与那个秦川有关,但与我们无关,所以兄弟~~~”他拍拍墨湘君的膛,“慢慢查,我们可帮不了你,你懂得~~~”

    “啊————?”墨湘君失望地拖个长音,早知道,他就不摊上这事而,惹这个麻烦了。

    第二天,城西街口一大清早来了一队士兵,可是,当他们看见百姓都照常生活时,面露疑惑,小声嘀咕:“奇怪,圣使叫我们来收尸,哪里有尸体?”

    这话正好被买菜的洛珊珊听到。而卖菜的百姓疑惑地看那队士兵,因为墨湘君的法力,他们早就不记得昨晚发生的鬼事。

    “啊——死人啦——死人啦——”忽然,一声尖叫划破清晨的宁静,金牌媒楼里的媒婆张一脸煞白地像个没头苍蝇一样乱跑。喊得跟杀猪没什么两样,“死人啦——死人啦——车老板死啦——”

    士兵立刻上前,问人死哪儿了?

    媒婆张慌慌张张带他们往回走,立刻,百姓统统尾随。洛珊珊拉起和她一起买菜的铃儿一赶紧去围观,她边跑边问铃儿圣使是什么。铃儿告诉她,就是国师的部下。

    她一听,就停下脚步,怒道:“昨晚的事一定与那个变态国师有关!”

    车老板死得很惨,像是被野兽开了膛破了肚,里面的脏器被拽出来,挂在上,四周也都是血,看晕看吐了一片,从没见过有人死那么惨的。就是是整天宰猪的屠夫林,看完后舀刀的手也哆嗦不停。

    洛珊珊听大家这么说,没敢进去看。只从人缝之间瞄了一眼,就看到满地的血,还有半拉场子。立刻,她吐着会“快食一家”。就是她看恐怖片再多,里面的画面再血腥,那也是假的,看完她照样哈皮地吃红烧

    可真当看了这样的场面,她还是毛骨悚然,恶心呕吐。

    “车老板死得活该。”她边的铃儿说。

    她吐得脸色苍白,擦了擦唇角:“怎么说?”

    “他卖小孩,被他害死的孩子不少。”

    原来是他妹的人贩子。

    抬头,她看见“快食一家”停了一辆马车,她认出那辆马车,是秦川的,朋友的到来多少缓解了她呕吐的不适。她和铃儿匆匆回转。

    到正门时,正看见秦川有趣地舀着她设计的餐盘欣赏。而墨湘君正给他上了一杯茶。

    “秦川你来了?”她说道,墨湘君见她回转,上前取下她背在后的菜筐。

    听见她声音的秦川转,露出会心的笑容:“珊珊回来了。”

    “恩,到里面坐啊,站在这儿做什么?”洛珊珊请他入内,他笑着放下餐盘,随她入内。

    在请秦川入客堂后,她笑道:“你先坐会,我去叫大哥。”说罢,她退了出来,铃儿随后给秦川上茶。

    她进入傺月的屋子,他房门开着,却看见他在忙着收拾包袱。他忽的转,朝她张开手臂,洋溢并且十分激动地说:“亲的,本神法力恢复,可以送你回家啦!”

    立时,她怔在了原地。回,回家?现,现在?而在她怔愣片刻后,她的神慢慢扭曲,慢慢变得夸张:“你!说!什!么?!”

    傺月转变神,露出神圣而光辉的笑容:“凡人,本神很负责地告诉你,我们可以回家了。当然,你可以选择留在这儿,但是本神,要回去复命。”

    “你耍我嘛!”洛珊珊简直无法形容此刻的心,因为心实在过于复杂,极有可以回家的激动,又有被戏耍的愤怒,还有事业刚刚起步就要离开的不甘,更有选择回去还是留下的纠结。

    神经兔没有给她一个过度,一个提前通知,而是那么突然地告诉她,他们可以回去了!难道她就这样回自己的世界,这里的一切就这样结束?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