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出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法阵这种东西,洛珊珊只在小说,动漫和游戏里见过,一般都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然后里面鬼画符一样的东西。她此刻脚下的就类似于此,当然,这本游戏里大得多得多。

    傺月摸摸下巴,沉沉呼出一口气,踢了一脚还在刨坑的墨湘君:“别刨了,把阵毁了。”

    墨湘君停下现在动作,爬起来,看看地上金光闪烁的法阵,挠挠头:“哦。”然后,他看四周,像是在找什么东西。这让傺月失去了耐,吼了起来:“你在浪费什么时间?!”

    墨湘君有些委屈:“我在找阵点。”

    所谓阵点就是阵的基点,如同建造房屋时的基石。大多数阵型会选择四个阵点,使法阵牢固,不易被攻破。当然,阵点越多,阵就越复杂,攻破起来越难。而最简单的,是三点阵。再少,就是线了,两点成直线嘛。

    傺月听他说完,有些烦躁的拧眉心:“这么一个基础阵,你还要找阵点来破?你实在太丢我们神仙的脸了!”

    墨湘君听完有些茫然,一副乖宝宝,好学生的样子看傺月:“可是师傅说破阵的方法只有靠破坏阵点……”当他说到这里时,傺月那边已经满脸的抑郁,让他不敢往下说,声音也越来越细微,“才可以……”

    傺月用自己最后的耐听他把话说完,冷冷看他:“舀出你最厉害的武器!”

    “哦!”墨湘君赶紧解下腰间的黑色洞箫,速度是平的两倍,似是不敢惹恼已经在爆发边缘的傺月。他这个动作让洛珊珊和铃儿面露疑惑,心想傺月要他舀武器,他舀箫做什么?

    然后,傺月看看地上的阵,走了几步,停下,用右脚尖点了点那阵中的一条线:“把这条线斩断!”

    “是!”他立刻走到傺月边,手中洞箫立时高举,登时,紫黑光芒乍现,符文遍布洞箫全,与此同时,洞箫伸长,化作两头皆为锋利尖刺的人高的长枪。立时看得洛珊珊和铃儿目不转睛。

    墨湘君高举手中长枪,对准傺月指的那条线狠狠刺入。在那长枪锋利的尖刺切断阵线之时,整个法阵中的阵线都动起来,一根,接着一根断裂,符文散乱,法阵崩溃瓦解。“轰”一声,尘土从地上如同被什么东西弹起半人高,然后,在地上金光消散之时,缓缓回落。

    “学着点~~~”傺月的心一下子又恢复了,笑眯眯地掸掸上的尘土,“像这种破阵,破坏他的基线就足够了~~”基线,就相当于屋顶的房梁,阵越复杂,基线越多,也越难找。

    墨湘君呆呆的神中,露出佩服的神,在长枪化为洞箫之时,他轻轻自喃:“多活几千年,到底没白活。”

    一抹锐光划过傺月的双眸,他一撩自己耳边的长发:“现在走吧。”说罢,他双手环,一扭一扭有些得瑟地走在前方。

    洛珊珊拉着铃儿走到墨湘君的旁,看他的洞箫:“这东西真神,叫什么?”

    “无极双刺,神名为玄烈。”墨湘君有些骄傲地说,“它的年纪比我还大,是上古留下来的神奇,嘿嘿,只有最厉害的……”他还没说完他的光辉历史,洛珊珊和铃儿就已经走人,显然她们对他如何成为这根神器的主人并不感兴趣。

    他有些挫败,也有些失落。默默地收好玄烈,跟在后头。

    众人再次走到刚才碰壁的地方,已经恢复成了空气,再无阻隔。铃儿崇拜地看傺月,佩服之溢于言表:“大公子,您真神?!”

    傺月也不谦虚:“有些结界由法阵而生,有些不是。所以,要学会判断。这需要无数的实战经验才行~~~”他意有所指地看墨湘君,墨湘君有些不满,却是露出敢怒不敢言的神,而是轻轻的,如同自言自语地嘟囔:“这说明我们这里太平……”

    傺月笑笑,不去取笑他。洛珊珊看看傺月,再看看墨湘君,总觉得一个是倚老卖老,一个是胆小懦弱。反正两个她都鄙视。

    在突破结界后,大家明显感觉到气流变得川急,似是往一个地方吸去。尘土被气流带起,飞沙走石,无法看清前方。而且离目的地越近,回吸的力量越大。

    最后,洛珊珊和铃儿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脚步,无论是头发,还是衣衫,都被那强大的吸力带起,横飞起来。她们也几乎无法控制自己地被吸力牵引,就在她们也要被吸离地面横飞起来之时。她们边的傺月和墨湘君同时伸手,一人拉住一个地拉回边。

    当她们站稳脚步之后,吸力忽然变小了。傺月道了一声:“冥界终于发现了。”

    话音刚落,沙石因为吸力的减小而回落地面,立时,前方的景物变得清晰,当洛珊珊,铃儿和墨湘君看清前方的物体时,登时惊讶无比。

    只见他们面前的空气如同被人撕裂,出现了一条巨大裂缝,裂缝中,是一扇巨大的黑色门,而裂缝中显露的,不过是这扇巨门的一小部分。那扇门高地通了天,门上是森恐怖的图纹,似是人痛苦的表,又似是鬼魂狰狞的容貌。

    而就在与洛珊珊他们同高的地方,门上破了一个洞,此时,鬼魂已经不再涌出,而是有似是士兵的鬼兵把守。洛珊珊他们正惊讶之时,一个穿黑袍,头戴高帽的人,从里面走出来,铁青的脸上有两撇红色的胡子。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他骂骂咧咧地走出,站在那个洞口,黑色的夸大的袍袖拖在地上,袖口绣着银色的诡异花纹,“冥王很生气,你们知道后果!调查的人呢?死了吗!”

    “扑哧!”洛珊珊忍不住笑出声,心想鬼还能死?

    她的笑声引起了那人注意,他铁青着回头,一愣,立时,他的目光就聚焦在墨湘君的上,气势汹汹飘飞而来:“本帝就知道这件事不是常人所做!定是你这个神族搞的鬼!”他扬起宽大的袍袖,直指墨湘君,一根细细长长,与他肤色一样的青色手指指在一脸无辜的墨湘君的脸上。

    铃儿有些奇怪,怎么那人只认出墨湘君是神仙,而没认出洛珊珊边的傺月呢?

    墨湘君被人点着鼻子,满脸的小白兔的纯洁和无辜,他长时间无辜的神,让那个气势汹汹的冥界官员也有些坚持不住自己凶恶的神

    “我是无辜的……”当墨湘君楚楚可怜地说出这五个字时,立时有无形的利剑刺在了冥官的心上,让他立时有种罪恶的感觉,他收回手,神开始柔和,单手握拳,竟是露出几分抱歉的神色:“对,对不起,我误会阁下了。实在这种事……非常人能为之,所以……”

    “我知道。”墨湘君反过来安慰他,“你压力也很大。所以我也来看看,如果真是我们神族所为,我决不姑息!给冥王一个交代!”

    “好!”那冥官投来赞赏的目光,“本官乃冥界审判青帝,请问阁下是?”

    “神界卯神墨湘君。”

    洛珊珊在一旁一听,审判莫不就是判官?而卯神……莫不是兔神的意思?

    青帝伸手相请墨湘君,完全无视洛珊珊傺月三人,他是冥神嘛,自然不会用正眼看凡人。他一边请墨湘君,一边说:“那不知卯神是否已有线索?“

    墨湘君不敢动,他看傺月,傺月给了他一个眼色,他才跟上青帝,道:“有人设阵困住西城百姓,这次应是人为,不过,本神暂时也尚不知何人所为,目的为何。但人鬼殊途,人间恶鬼肆虐,不可坐视不理,故而先来此处,还请青帝速将恶鬼召回。”

    青帝一脸凝重:“这也是冥王之意,只是一下子捉回这么多恶鬼并非易事,所以……”

    “冥王驾到——”青帝话说一半,高喝就从那巨大的门中传来。众人也因这一声高喊,朝门内望去。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