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冥界三重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完了,这次完了!她怔怔地站着,完全陷入失措。她不是法师,不是神仙,怎么知道怎么应付猛鬼?这也太考验她的蛋腚(淡定)能力了吧。

    突然,那猛鬼不动了,确切的说,周围的一切都像是被定格。白雾也停滞在她的眼前,不再浮动。

    她有些惊讶,终于想起回神求救。就在她转之时,“张震”同志的声音再次而来:“人为何要惧怕鬼魂?难道不知鬼是由人而变?最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心!所以,人鬼应该惧怕人,而不是人恐惧于鬼。”

    “神经兔,不,不对,是神锅,求求你让我进去吧。”洛珊珊忍辱负重,决定向神经兔低头。

    “厉鬼与鬼的分别,就是厉鬼的上积聚了厚重的怨气,其实,人的上也有怨气。只是理让这些怨气,戾气没有爆发,一旦爆发,则何惧厉鬼?所以,害怕鬼魂的人们,爆发吧!”

    洛珊珊彻底从门上滑落,神经兔的神经,让她彻底崩溃。他的意思,是让她爆发自己的怨气,和那厉鬼搏命吗?

    “时间的齿轮在这一刻停滞,又会在下一刻重新开启,结局会是如何?是洛珊珊被那厉鬼撕成碎片,还是洛珊珊将那厉鬼大卸八块,让我们试目以待。”

    “你!妹!的!”洛珊珊咬牙切齿,怒火在心中燃烧,她就算被厉鬼撕碎,也比被神经兔一点一点玩死地好!

    想想自己从认识神经兔开始,就一直被他戏耍,被他捉弄,被他忽悠,她到底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要被一只兔子这样的玩弄。难道她上辈子抢了神经兔的男人?!

    她好怨!

    而自己跟随的那个老板,又是一只“兔子!”整对她呼呼喝喝不说,还要取笑她土,取笑她没品味,取笑她穿衣服不搭调。他妹的!他整天穿个紧裤,半透明衬衫,露出口两个点,就是搭调?就是时尚?就是有品味?!她也想穿好衣服,可是有钱买吗!她也想好好打扮,可是她有时间吗!残酷的现实,繁重的生活压力,和越来越激烈的竞争,她容易吗!

    她真的好怨!

    还有那些欺负她,把她当狗使的模特们,他们又不是她的老板,至多算她的同事,凭什么也要让她来伺候?一个不顺心就撒气撒在她的上,这算神马玩意?!这又不是等级社会,凭什么他们就是高人一等地礀态?

    她真的真的好怨!

    最最怨的,她曾经喜欢的,和曾经喜欢她的男人们!统统都结婚了!还把喜帖寄到她手上,他们算他妹的神马意思?!都是才踏上社会的大好青年,都干嘛这么急着结婚,跳坟墓啊!是在炫耀他们有的滋润,还是取笑她无人问津?!

    无形的,看不见的黑气忽然从洛珊珊的背后爆发,突然,时间再次运转,那猛鬼继续朝她扑咬而来。

    “好怨啊————————”一声大吼从她口中喊出,登时,她背后的黑气有如火山爆发一般喷,瞬间化作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巨大的能量如同原子弹一般炸开,气浪翻滚,如同海啸一般袭来,刹那间将那扑来的厉鬼卷地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她后方圆二十米内的鬼雾也在瞬间驱散,她那个小破院子,再次出现。

    “来吧,老娘不怕你!”她怒吼转,怒瞪双眼,鬼呢?雾呢?她挽起衣袖,怎么都没了?!

    “吱呀。”她后的门打开,她转过,傺月正面带三分笑地看着她:“恭喜恭喜……”

    “恭喜你妹!”因为没有跟恶鬼搏斗,所以此刻如同小宇宙爆发的洛珊珊根本没有发泄掉她浑的怨气。她登时手指傺月破口大骂,“恭喜你爸!恭喜你妈!恭喜你大姨妈!”

    那浓黑的怨气,如同地域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着,让屋内的墨湘君睁圆了眼睛,一抹恐惧在他眸底划过。而同样能感觉到怨气的铃儿,更是害怕地缩在了墨湘君的后。

    当看清洛珊珊的怨气时,傺月,也是一惊。他从没见过一个正常人会有如此大的怨气。

    “神经兔!我咬死你!”洛珊珊怒吼一出,就奔进房内,一个飞扑,将还在走神的傺月的扑倒,一口咬上了他的脖子!

    登时,墨湘君和躲在他后的铃儿都惊恐地倒退数米,远远旁观。

    脖子上一丝刺痛,傺月睁大了眼睛,这次她是真用力了。他在丝丝疼痛中回神,仙法护体,渐渐不再疼痛。他再次扬起了笑,露出享受的神,舀出一根胡萝卜,一手揽上扑在他上洛珊珊的腰,眯眼而笑:“没想到你如此我~~~要在我上留下的齿痕吗~~~~”

    洛珊珊此刻正处于暴怒中,见神经兔还有心思啃萝卜,当即放开他恶狠狠地诅咒:“我诅咒你!诅咒你吃胡萝卜吃到一半看见半截大青虫!”

    “噗!”傺月嘴里的胡萝卜全数喷了出来,刚才被她狠咬时都镇定的他,此刻却神骤变。

    这边她还没诅咒结束,她继续恶狠狠地说:“我还要诅咒你烂……唔!”突然,他的嘴被傺月捂住,下一刻,他就翻将她反压在下,她“恩!恩!”地在心里诅咒,体不断挣扎,忽然,她在挣扎时,猛然发觉她想诅咒的地方正坚地顶着她,瞬间,她浑陷入僵硬,眸中带出恶心。

    傺月松一口气,对着她轻轻说了句:“闭嘴。”然后松开捂在她唇上的手。他的手一离开,她就张嘴要骂,可是,嘴却怎么也无法分开。就连体都无法挪动半分。她惊愕地盯着他看,他挑挑眉,似是想起了什么,自喃:“我的胡萝卜呢?”刚才他为了阻止她的诅咒,急之时把胡萝卜丢了。

    他从她上离开,找到了掉在她上的胡萝卜,舀起:“呼,原来在这儿。”

    当看到那根硬的胡萝卜时,洛珊珊也立时囧红了脸,原来,她刚才误以为是那个那个的东西,原来是他掉落的胡萝卜。

    “哎哎,你知不知道,在怨气爆发之时诅咒,是会灵验滴~~~”他用胡萝卜敲她的脑门,她怔了怔,浑的怨气,在他的话语中慢慢消散。

    他检查了一下胡萝卜,低叹:“看来最近都不能吃胡萝卜了。”不过幸好没让洛珊珊第二个诅咒说出口,不然就麻烦了。说罢,他回头,忽然看见墨湘君和铃儿躲得好远,忍不住笑:“香香~~你怕什么?你太丢我们的脸罗~~~”

    墨湘君慢悠悠地擦了擦汗:“我怕殃及我……”他说完慢慢挪回,她后的铃儿看了这一切,心中疑惑,怎么新主子对鬼魂这么了解?还有一个神奇的布袋。而且,珊珊姐姐咬他,他不疼吗?抬眸看向傺月的脖子,一个鲜红的,深深的牙印,在灯光中清晰可见。

    墨湘君怯怯地抬手,指向傺月脖子里的牙印:“那个……没事吧。”

    傺月摸了摸上伤口,不在意地一笑:“呵,没事。”

    “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要……诅咒你?”墨湘君小心地问。

    躺在傺月后的洛珊珊一愣,难道刚才傺月那白痴旁白的声音,墨湘君和铃儿都没听见?

    傺月曲起右边的腿,闲散地单手支在曲起的膝盖上,懒洋洋地说:“只是教她怎么对付厉鬼,可能刺激有点过度。”

    “啊——?”墨湘君拖了个长音,偷眼看躺在地上已经无声的洛珊珊,心想:这怎么刺激的,会刺激成飞天僵尸?

    幸好他这句只是心里想想,不然给洛珊珊听见,她准会怨气再生,突破傺月对他的束缚,跳起来咬墨湘君。

    他小心翼翼地收回目光,心里对洛珊珊从此烙下影,对她有一丝惧怕。他再次看傺月:“先前的鸀光是何意?”他一直想问关于这一切的发生,与之前那奇异的天象有何联系。

    傺月看看他。懒洋洋往后一靠,半躺在“死尸”状的洛珊珊边,随手捞起她的发丝,一边把玩一边说:“冥界共有三道门。第一道:阳之门;这道门打开之后,是通往人界与冥界的交界之处:鬼门关。阳门如果是被人强行打开,结界被破,里面的气与阳气相撞,则会出现鸀光。”

    墨湘君听得目不转睛,就连铃儿也忘记了害怕。洛珊珊眨眨眼睛,已经将对神经兔的怨恨抛到了脑后。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