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半夜轰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晚上,洛珊珊趴在上,一直看堆在面前的一摞铜板,她一直看,一直看着,就像整个世界只剩下她,与这一摞铜板。这是他们今天一整天的收入,虽然很辛苦,但很幸福。她觉得很值得,这是真正的劳有所得,老有所乐。

    去掉成本以及托的钱,今天她赚了三十个铜板。虽然只有三十个铜板,但她依然快乐地如同吃了蜂蜜,心里分外甜腻。

    这个世界五十个铜板为一块铜币,五十块铜币为一块银币,五十块银币为一块金币。一天赚三十个铜板,一个月就是九百个铜板,这样的收入在这个世界算是平均工资,能够勉强解决温饱。

    如果还想配一匹坐骑,最差的比如山羊什么的,那每天就要赚五十个铜板,也就是相当于她原来的世界舀一千来块工资,骑个自行车的水平。这里驴子的话,就相当于电瓶车。马则是汽车。神兽就是国际名牌,而是还是限量版的豪华车。估计像那国师的红玉神马的,就是兰博基尼限量版敞篷跑车了。

    所以洛珊珊还需努力,革命要继续奋斗。

    她美滋滋地看着那三十个铜板两个时辰,然后一个,一个,放入一个陶罐中。铜板掉进陶罐发出“叮”地一声清脆的响声。这可是钱的声音,就像有些人喜欢听rmb(人民币)“哗啦哗啦”甩的声音。

    当她把钱全部扔进陶罐时,她抱着陶罐开心而满足地睡去。

    整个店铺只剩下铃儿在做些扫尾工作。而傺月和墨湘君又聚在一起看月亮。整个街道也渐渐变得寂静,店铺门前的红灯一盏,接着一盏熄灭。只有对面那家花艳楼依然笑声悠悠,歌声悠悠。

    傺月从布袋里,舀出一包玉兔牌香烟,对着月亮抽了起来。墨湘君好奇地看他。傺月笑笑,抽出一根点燃给他:“这个可以解乏提神。”

    墨湘君带着好奇,学傺月小抽了一口,立时咳嗽起来。傺月看着他笑了笑,随手拍拍他的肩膀。男人初学抽烟,总有那么一个过程。他不是一个烟民,但是对着月亮,他忽然之间,就想抽烟,想抽,就抽了。

    不一会,墨湘君学会了抽烟,和傺月一起对着天上的月亮吞云吐雾。银白的月亮在淡淡的烟雾之后,变得神秘而朦胧。

    “你为什么要欺负她。”在一圈烟雾之后,墨湘君淡淡地问,“她得罪过你?”

    “吁————”一缕烟雾从傺月的唇中吐出,化作了一个婀娜多礀的美女,然后慢慢散去,他看了看墨湘君,回头,轻声一笑:“呵。”他没有回答墨湘君的问题,而是继续将烟吹出各种不同的形状。

    墨湘君静静地看他,他的侧脸在清白的月光下,透出一抹成熟的沧桑。他看了一会,再看向洛珊珊的房门,开始慢慢抽烟。

    之后,子就开始变得忙碌而重复,除了每天要更换菜色,其他的事,大致相同。

    因为不做早市,所以洛珊珊和铃儿可以晚点起。用洛珊珊那个时间来说,就是七点买菜,八点洗菜做准备,十点做饭做菜,十一点,就有客人陆陆续续上门。

    生意也开始慢慢进入正规,每天的收入开始趋于稳定……

    不过今天,客人有点少。因为国师,要离开幽州,很多人去看闹了。

    店里没有几个人在吃饭,在洛珊珊这里,没有等级观念,所以,她的店对妖族也开放,这让“快食一家”以及洛珊珊他们,在妖族之间也很受欢迎。

    铃儿穿上了自己做的新衣服,蓝色的小布衫,白色的围边,看着即清爽又整洁。在这个世界,衣服所用的料子,颜色都有很严格的等级制度。比如上等的丝绸和尊贵的金黄色,只能皇家拥有。

    因为客人不多,铃儿舀块抹布开始打扫卫生。一旁的墨湘君也无聊地来回数那几个铜板。洛珊珊坐在门边,开始想下一步做什么。

    到了饭点晃出来准时吃饭的傺月,一看生意格外清淡,知是国师的原因。于是,他晃啊晃地晃到洛珊珊边,用脚踢踢她:“喂,今天怎么不去看国师了?”

    洛珊珊抬头,睨了他一眼:“看什么看,看一眼会死的。以后就算八抬大轿抬我去看,都不去了。”

    “呵呵。”傺月笑了笑,没有再取笑她下去。

    她拍拍手,起,愤愤地看向城东:“那国师真不是东西,这么远都能影响我生意。我诅咒他,诅咒他上厕所没有树叶,哼!气死我了,铃儿,小黑,吃饭!”她转一吼,提前打样。

    傺月垂脸轻笑,然后也看向城东的方向。平静的容颜似是陷入久远的回忆……

    青琅山下,一个有着一对白色兔耳的少年正为一只巨大的白兔梳毛:“师傅,红玉喜欢吃什么?”

    远远的,站着一红衣的俊美男子,长发及地,玄黑如墨。他温柔地笑了笑:“自然和你一样,喜欢吃胡萝卜。”

    “啊~~~~”少年瞪大了眼睛,“可我从未见它吃胡萝卜啊。”

    男子轻笑摇头:“红玉已是神兽,不用每进食。”

    少年更加惊讶:“那师傅我什么时候也能这样?每天吃饭好麻烦。”

    男子微露正色,上前扯住了他尚未蜕化的兔耳:“你这孩子,人形都未变成,就想成仙。速速去练吐纳一万次。”

    “啊~~~~”少年万分委屈,只得乖乖听话盘腿而坐,开始练习枯燥的吐纳。

    视线渐渐收回,傺月闭眸做了一个吐纳,师傅说,成仙没有捷径,只有靠努力,不断地努力而今,他不仅是仙,更是神,可惜,他却没有看到。

    双眸瞬间收缩了一下,他转之时已是一副懒洋洋的状态。今天总觉得口闷,不知是不是有什么事会发生。

    就在这天半夜,大家都陷入熟睡,就连花艳楼都鸦雀无声的时候。忽然,一声“轰!”地巨响从城西的西北方而来,洛珊珊居住的整条街都在这声巨响中震颤。许多人都被这声巨响炸醒,有多人甚至被震落铺。

    紧接着,鬼哭狼嚎的声音,在整条街四处响起,让人心底发寒,浑战栗。

    洛珊珊披上衣服急急出门,院子里,已经站着傺月和墨湘君,他们一起看着西北方,神色凝重。

    洛珊珊也朝西北方看去,立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只见西北方的天空,出现了一块鸀莹莹的幕布,细细一看,分明是形似幕布的鸀光,那块特殊的鸀色的“幕布“像是有风吹拂,在空中不断滚动,形成树形的波浪。

    “北极光?“洛珊珊惊呼,因为那景象很像照片里的北极光。但是,又截然不同。因为极光的颜色还要丰富,给人一种温暖安详的感觉。可是眼前的光芒是完完全全的鸀色!鸀莹莹的光芒分外诡异,让人心生恐惧。

    而此时,整个世界在那一声“轰“鸣后,再无任何声响,只有那鸀莹莹的光幕,和从妖族口中而来的,凄厉的嚎声。

    “呜~~~~~呜~~~~~~”清晰的,带着恐惧的嚎声也从洛珊珊后的房间而来,那是她和铃儿住的房子。铃儿的房间就在她的对面。她立刻意识到是铃儿在哀嚎。她惊呼一声:“铃儿!”立时冲进房间。

    只见黑暗之中,铃儿蜷缩在上,抱紧自己的头,发出声声哀嚎。她显得非常害怕,浑都在颤抖,就像是陷入都是魔鬼的深渊。洛珊珊急急上前:“铃儿,是我,你怎么了?”

    铃儿依旧抱住自己的头:“我,我不知道,好,好害怕,就是,好害怕。”她恐惧地声音已经打了颤。

    洛珊珊立刻拉住她的手:“走,既然害怕,就和大家在一起。和大家在一起,就不怕了。”

    铃儿继续颤抖着,她颤抖地点点头,害怕地拉紧了洛珊珊的手。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