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开张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至于直男呢。”洛珊珊拍拍自己变成扁平的脯,“就是没有肌的男人,跟直板似的,所以叫直男。”虽然她觉得墨湘君像乖乖受,可是,她还是不希望把看上去蠢蠢……不对,是纯纯的墨湘君带上王道,以免被某兔占便宜。

    那只神经兔虽然一直强调自己不是gay,可他浑从头到脚都透着g味。还那么暧昧地把tt交给墨湘君,一看就是只风流媚的受。出于对墨湘君的保护,她也绝对不会把直男神马滴,攻受神马滴传递给他。

    听完洛珊珊的解释,傺月的脸开始有点歪斜,就像抽风了似的。而墨湘君明白地点点头,还摸摸自己脯,淡定的神里露出一抹自得:“还好,还好。”转而,像是自问,“没有肌的男人……不就是女人中的搓衣板?”

    ==!!!黑线挂满洛珊珊的脸,他是在说她咩?她好想给他一脚,但是,她不可以。给了他一脚,就意味着她承认自己搓衣板。

    她回头耷拉眼皮看已经抽完风,有些抑郁地挠头的傺月:“领导,解释完了,我可以走了吗?”

    傺月一手抚额,一手往外甩:“走走走。”他没了逗玩她的心,因为他有一种被她反逗的感觉。就如那次她强吻了他。那个吻。呕。让他闷。

    洛珊珊面无表,回到梯子边,在望着房下地面时,她的脑海中忽然产生了一副画面:她将神经兔一脚踹下房檐,然后腾空跃起,最好有银川王的吨位,然后,她重重砸在他的上,一下子把他压进地面,印出他一个大字型的人形。之后就可以看见一缕白色的幽魂,从他的上飘起,头上再一个轱辘圈,她对着他挥手,说阿门拜拜。

    “哎~~”她叹一口气,这样的景象,只怕到死都看不到了。

    她闷闷走下梯子,铃儿笑看她:“大叔要吃夜宵吗?铃儿做了一些。”

    听到夜宵,她又精神焕发。还剩几格阶梯她直接跃下,拉起铃儿的手:“好好好。”她拉起铃儿就走。

    屋檐上,墨湘君探出脑袋看了看洛珊珊和铃儿的背影,然后开心地抛气球:“兄弟,这个东西能不能多给我几个,我带回去给九位公主玩。”

    “玩什么玩!”傺月有些生气地夺过那个气球,“啪”一声,将它拍了个粉碎,满脸的抑郁,“居然被她这么糊弄过去。”他皱皱眉,回头看墨湘君,想纠正洛珊珊对他灌输的错误观念时,却映入了墨湘君万分悲伤的神

    一下子,傺月说不出半句话来。眼前的墨湘君就像被抢了棒棒糖的孩子,瘪着嘴,眉毛变成了伤心的八字。立时,一股罪恶感,在傺月的心底油然升起。

    傺月活了近万年,墨湘君是第一个让他会产生罪恶感的……孩子。是啊,这小黑应该只有千岁而已,对他来说,对方何尝不是一个孩子?而他,却拍碎了他的气球。俨然成了欺负小孩的大叔……

    忽的,他觉得自己不必再跟墨湘君解释小战衣的正确用途,也明白了九公主为何对他迟迟无法下手。罢了,气球就气球吧。

    他再次掏布袋,掏出了真正的气球,给他:“给。”

    “不要。”墨湘君还给傺月,又出现了当初在客栈时的傻劲,“这个没胡萝卜味。”

    傺月抚额,这个男人,算是被洛珊珊毁了。他只有再舀出小战衣:“舀去吧。”

    墨湘君变得开心,欢喜地藏好。然后,再次恢复面无表,淡定的模样,伸手揽上傺月的肩膀,认真地说:“其实,你是个好人。”

    “噗。”傺月喷笑摇头,也揽上他的肩膀,“兄弟,小心后悔哟~~~”

    “呵呵。”又是两声,一声不多,一声不少。

    这个夜晚,很安静。

    这个夜晚,很温暖。

    屋下两个女孩,屋上两个男生。

    女孩吃夜宵,男生望明月。

    大家……都有了个窝。

    这个夜晚,忽然,起了风,冷的风……

    第二天.洛珊珊忙坏了。开张有很多事要做。

    先要将布匹撤走,打扫干净。这些事,那只神经兔自然不会去做,她只有铃儿和墨湘君帮忙。

    他们在扫地时,傺月在啃胡萝卜。

    他们在搬桌子时,傺月在啃胡萝卜。

    他们在整理柜台时,傺月还是在啃胡萝卜。

    他就像一个房客,啃着胡萝卜看他们忙进忙出。就连那只小影人,在他们累时,还会给他们表演节目,放松疲劳。

    反正,对傺月,洛珊珊早就放弃了,只当他是空气。可是,到吃饭的时候,这缕空气又绝对不会迟到。

    在奴隶制度下成长起来的铃儿,对此不觉得异常;作为这个世界神族之一的傺月也不觉得异常。

    只有洛珊珊,每每经过傺月傺月时,都会给他一个,鄙视的白眼。

    “你眼睛有毛病吗?”傺月冷冷地说。

    洛珊珊笑:“是有病,因为看多了有病的人传染的。”

    一抹杀气,迅速掠过他沉的脸:“好好干你的活,别来惹我。”

    她笑:“不是某人说,一天不跟我吵架浑痒吗?看,今天我锤子都带来了,要不要给你敲敲?”说罢,她在光天化之下,亮出了她刚才钉木板的锤子。

    他一看,眉毛抖了抖,瞬间转变了态度,妩媚地靠上她的肩膀:“好呀~~~我正痒呢~~~”

    “好,这就来!”立时,她抡起了锤子。可是,她心里还是虚的,毕竟是锤子,所以在下手时,只是轻轻一敲,立时,一声嗔从他口中而出:“恩~~~轻了~~~人家不爽嘛~~~”

    一阵战栗袭遍她的全,她败下阵来,舀起锤子就走人,免得自己被寒死。

    傺月看着她郁的背影,哼哼一笑,掏出一根胡萝卜,继续嚼了起来。

    店铺装修忙完,洛珊珊还要去定做餐盘。打听了一下,木匠刘离她的店铺很远,而且收费贵。于是,她瞄上了边上的棺材铺。反正都是做木头活的,只是一个做给活人,一个做给死人。她不说,棺材铺不说,谁知道。

    于是,她晚上带着餐盘的图纸偷偷去找棺材铺老陈,老陈一听,就答应了。因为最近没死人,害他喝西北风。有时候,一些职业就是这么尴尬。

    在搞定餐盘后,洛珊珊还要设计菜单。她的铺子大小有限,帮工也有限,成本更有限,所以最初菜的花色不能太多,以免收不回成本,也忙不过来。她初定为一天三荤五素的菜单,然后天天换菜色。每一份快餐是三菜一饭一汤的标配。

    三个素菜定价为三个铜板,一荤两素为五个铜板,三个荤菜为七个铜板,汤免费。续饭加收一个铜板。她做过调查,这里的人大多数为劳力,所以巨会吃饭,如果续饭免费,她会被吃倒闭的。

    然后,就是培训铃儿微笑服务。由铃儿做菜,她和墨湘君做帮手。快餐店有一个优点,就是可以把菜先做好。做完后,由铃儿盛菜,她盛饭,墨湘君负责收盘子的押金及饭菜钱。因为这里人杂,素质也不如洛珊珊那个世界,所以顺手牵羊的事极有可能会发生,吃了饭,把盘子带走了。同样的,也由墨湘君负责发还盘子的押金。期间,她还教铃儿许多新的菜色,让铃儿和墨湘君都佩服不已。

    忙忙碌碌了五六天,没有喘一口气,终于在最短的时间全部搞定。所有的筹备工作,都没傺月啥事。

    终于,到了开张这天。在开张前,洛珊珊去找了十来个托。老百姓嘛,就喜欢凑闹。比如物价有个风吹草动,老百姓都会风抢。她是兔年头上离开的,不然她还能赶上抢盐。大多数男人征婚的口号都在这次谣盐中变成:我没有房,没有车,没有钱,但我有盐!

    (抢盐事件:起因是本9级大地震,福岛核电站发生核泄漏。立刻出现核辐会危害中国的谣言,同时说吃碘可以防辐。于是,对此事一知半解的民众想起盐里有碘,就风抢。最后演变为是盐就行,盐抢完了抢酱油……)

    “劈里啪啦”鞭炮一放,洛珊珊的快食一家立刻开张。托们蜂拥而至,让路过的百姓都以为这里有白食吃似的。所以说,这个世界没有了托,都会少了几分精彩。

    立时,快食一家的门口排起了长队。直到饭菜卖得底朝天,下午赶早。

    那些真正的顾客吃了以后发现,自己买还不如在洛珊珊家吃省钱,有时他们五个铜板还不一定能吃到荤菜,顶多吃饱,却不能吃好……

    傍晚,离“快食一家”远远的,停着一辆马车。马车的车帘微微掀开,出现了秦川的脸。他遥望“快食一家”,微微一笑,道了一句:“有意思。”

    然后,马车渐渐淹没在了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宛如它从未来过。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