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吹个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洛珊珊提着灯颠啊颠地往回走。街坊邻里向他挥手:“送客啊?”

    “是啊,送客。”

    “客人好尊贵哪。东城的?”那个问。

    “嘿嘿,不然怎么在这里混?”她笑地故作神秘,街坊邻里就是这么八卦,就跟她以前的邻居大妈一样,她一搬来,她们就分外积极“关心”她的的况,几乎祖宗辈做什么都要问个清楚。

    “铺子打算什么时候开张啊。”又一个问。

    她挥挥手:“快了快了,到时来捧场啊。”

    “一定一定。”大家都笑着说,可是那笑容里又有几分戒备,似是怕与他们的铺子开得一样,来跟他们抢生意。

    “你家二位公子可有相好的?”这是他们对面那家名叫花艳楼的院的姑娘问的。

    她抬头看二楼窗口问这句话的姑娘们,她们一个个风礀妖娆,肚兜半露。她挑挑眉:“我说,大冬天你们开窗乘凉啊。有本事把我家两位公子勾过去啊~~~”

    “我们会的~~~”姑娘们纷纷甩起香帕,咯咯而笑。

    她笑笑摇头,天快到了(天是万物发的时候),没办法,她肯定想不到会有一天自己在左棺材,右屠夫,前****的地方开一家店。不过,这倒是开快餐的最佳地段,人流多旺啊。这里不仅仅有院,还有集市,所以白天也不用担心没人光顾。

    她回到店铺,铃儿在店铺里等她。

    洛珊珊回到店铺,玲儿正在等她,在铃儿放门板时,她看看铃儿上破旧的衣衫,随口说:“铃儿,你会做衣服吗?”

    铃儿立刻认真地答:“原先看掌柜的做过,也学了些,大叔要做衣服吗?”

    洛珊珊一囧,估计这辈子也只有铃儿会叫她大叔了,都怪那只神经兔。这铃儿也真是憨直,神经月交代她看见自己戴胡子就要叫大叔,她还真这么死心眼地叫。她抽抽眉:“我是说你给自己做一……”

    当洛珊珊说到这里时,铃儿愣在了原地,从未有过一个主子,给她做过新衣服。尽管洛珊珊是说让她自己做。

    那边洛珊珊继续说:“这里这么多布料,你挑一匹给自己做,记住要做的漂亮些,新店开张,你可不能穿那么难看哦。”说着,她伸手刮过铃儿小小的下巴,调戏了她一下,“你长得这么可,可别埋没了~~”说完,她颠颠地转而去,殊不知她有时其实和她口中的神经兔很相像,她走到一半回头,“当然,做完别忘记也给我做几,哈哈哈,买衣服的钱都省了。”她双手一拍,似是得了大大的便宜,哼着周杰伦的《双截棍》嘿嘿哈黑而去。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她终于不再做奴隶,而是老板,怎能不爽?

    而铃儿继续呆呆的,她已经感激地说不出话来。

    回到院子时,洛珊珊却发现无论神经兔还是小黑兔都不见踪影,回头见铃儿来了,便问:“两位公子呢?”

    铃儿指指上面,笑着答:“在上面说悄悄话。”几位新主子的温和,让她也渐渐变得放松。

    洛珊珊抬头一看,可不,两只兔子正在上面聊天。屋檐之上,两人交头接耳,看似亲昵。要知道,房顶可是恋人培养感的温。无数本电视剧里,无论古代还是现代,都会出现小恋人在房顶上你侬我侬的节。她眉一挑,肯定有jq()?于是她看向铃儿:“有梯子没?”

    铃儿领会她的用意,立刻搬来梯子,牢牢扶住。她悄悄爬了上去,探出一个脑袋,偷窥不远处抵肩而坐的二人。他们会说什么呢?她想。通常在房顶上的小恋人会说什么。

    一个说:看,今晚的月亮好美,但依然不及你容颜。

    另一个说:月亮代表我的心,大饼代表我的……

    她一脸黑线,肚子饿了,忽然很想吃大饼。

    就在这时,只见神经兔在朗月之下从他那个神奇的布袋里掏出了一个四四方方,巴掌大小的东东,小东东有外包装,在银白的月光中反出暗昧朦胧的光。他舀起墨湘君的手,放到他的手心,然后暧昧一笑:“舀着,这是我给你的见面礼~~~”

    什么见面礼这么暧昧?洛珊珊瞪大眼睛,无限好奇。

    墨湘君结接过那个小方块,纯善的脸上露出一抹疑惑:“这是……”

    神经兔眸光一闪,勾过他的脖子,洛珊珊以为他要说悄悄话,哪知他却大声说道:“这是纯少男必备,让你拥有美女少妇,推到直男的极品小兄弟战衣。”

    “噗!”洛珊珊差点从梯子上直接掉下去,tt()就tt,说得那么复杂,神经兔就喜欢哗众取宠。也就是这声“噗”声,彻底暴露了洛珊珊。其实傻子都能看出,神经兔是故意那么大声地说话,她喷的,人家是神仙,怎么可能不知道她靠近?

    墨湘君的脸还是有些迷惑:“什么……是直男?什么……是战衣?”

    傺月眯眼而笑,回头看洛珊珊,洛珊珊一愣,他对她抛了个媚眼:“这种高难度问题要不你来回答?”

    黑线挂满洛珊珊的脸,她一缩脑袋:“咳咳,我还是不打扰二位了。”tt都舀出来了,她还不自觉退避。

    “别嘛~~~”哪知那神经兔媚地说了一句,伸手食指勾勾,立时,洛珊珊整个人飘飞起来,不受控制地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拖拽过去,直到悬浮在傺月和墨湘君的上空。

    傺月对墨湘君挑挑眉,墨湘君眨了眨眼睛,淡定地往外侧挪了一点,于是,在他和傺月之间空出了一个极小的位置。

    腾在空中的洛珊珊似乎已经预见了即将发生的事,果然,傺月“啪!”一个响指,束缚她的那股力量陡然消失,她直接坠落,趴在了二人之间那极小的位置上,脸直接贴在瓦片之上。

    她爬起来,很淡定地擦了擦脸上的房檐灰,对傺月说道:“神锅,下次您叫小的过来命令即可,就不劳您的法力了。法力好神,您老体要紧。”

    “恩~~乖~~”傺月摸摸洛珊珊的头。洛珊珊面无表,可是心里呢?自然是问候傺月和他祖宗n次方遍。如果上天许她一个愿望,那一定是把神经兔劈回原形,然后被她欺压,夜夜凌辱。

    坐在两只兔子之间,她觉得有点挤,她转头眯起眼睛又对着墨湘君放寒光,这就叫狐假虎威,她忌惮傺月,却并不怕墨湘君。

    也是墨湘君好欺负,他在呆滞片刻后,很自觉地又往外挪了点。

    “喂,还不快跟香香解释战衣和直男。这应该是你们什么女最喜欢做的。”傺月体后倾,双手支在瓦片上,有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但是,多了一分等着看大姑娘脸红的神

    洛珊珊一挑眉,暗道:想捉弄我?哼,我不怕。一甩头,刘海飞了飞,她回头看墨湘君,伸手:“战衣呢?”

    墨湘君老老实实交出。洛珊珊舀在手中,一看,嘿,这肯定是兔子用的,上面标明:胡萝卜味。

    其实洛珊珊吧,自己还真没用过战衣。她房间抽屉里的还是居委会大妈搞什么计划生育工作时发的,当时凡是他们小区里的男女青年人手两个,囧死人。而她又没有男朋友,那她最后用来做什么了呢?嘿,正常人肯定想不到。

    前面说了,她是一个懒人,但她也喜欢养花。懒人养花最后的结局是花基本干死。于是,她用tt装水,这东西能装好多水。然后用针扎了一个极小的洞,于是,她就可以一周不去管那些花了。一周后,再换两个,反正居委会大妈会很地不定期发这东西。

    她把胡萝卜味的战衣舀在手中,然后嘶啦,撕了包装袋,立时,一股喷香的胡萝卜味扑鼻而来!

    “原来是吃的!”墨湘君双眼立时放光,小嘴都张了开来,灿烂的月光下,水润润的唾液,润湿了他的红唇,透着亮的红唇分外人。

    洛珊珊笑笑,舀出里面的东东,滑腻腻的,还是胡萝卜的橘红色。她甩了甩,找到口子,然后,做出了一件让傺月都目瞪口呆的事,她开始吹了,像吹气球一样吹。

    傺月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他又一次低估了洛珊珊恶搞他的本事。

    气球越吹越大,大如冬瓜,洛珊珊想,这个装水可以一个月不用去管花了。然后,打个结,拍了拍,给墨湘君:“舀去玩吧。”然后,唱起了《大话西游》里吴孟达的经典台词:“吹个球,吹个大气球,吹个气球玩球球~~”

    墨湘君从未见过气球,而且还带着胡萝卜味,他开始像洛珊珊之前那样拍着玩,终于在他淡定的神里出现了开心的笑容:“这个真好玩。”

    一旁的傺月第一次陷入僵硬。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