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天上的探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不管如何,墨湘君的出现让洛珊珊还是很惊讶,那么当初这只黑兔子就是有意接近他们,使了一出美兔计。眼前这个墨湘君到底什么份,她洛珊珊不知道,可是很明显的一点,就是她边的那位兔神一定知道。

    傺月看看似乎很乖乖啃胡萝卜的墨湘君,笑了笑,转将他翻乱的包袱重新打包,里面都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买的一些衣物。转之时,发现洛珊珊还在愣神,于是抬手在她脑门上一弹:“喂,准备走了。”

    他的声音拉回她的思绪,她挠挠头,觉得奇怪,神经兔应该知道墨湘君别有目的,为何要将他依旧留在边?她挠了一会想起了正事,立刻对傺月指指脸:“我的妆,我去不掉。”第一次变妆时,她因为和红玉赛跑晕过去了,醒来已经恢复原来的模样,也不知道傺月怎么给她去的妆。

    傺月有些得意地挑挑眉:“本神化的妆,是活的。你可知相由心生的道理?”

    相由心生?洛珊珊摸了摸下巴,恍然大悟。她转捂脸,努力想自己原来的样子,然后甩回脸,问傺月:“怎样,回来没?”

    傺月一看,洛珊珊果然已经恢复了容貌,他点头一笑:“不错~~~看来你的大脑还有点作用。”说罢,他将包袱往还在啃胡萝卜的墨湘君手里一扔,“走了。”命令的语气,像是墨湘君的主子。

    洛珊珊看墨湘君,墨湘君很淡定,只是看了一眼手里的包袱,反手背到了后,继续啃着胡萝卜,一声不吭地跟在了傺月的后。别看墨湘君啃的是胡萝卜,可是他却啃出了男人深沉抽烟的范儿,让女生心动。

    她急急跑到墨湘君前头,与傺月走在一起。轻轻问他:“他到底是什么来路?”

    “探子,天上的探子。”傺月简单地答,唇角勾笑,似是从小黑出现的第一刻,他就知道。

    她惊奇:“那你还留着他?”

    他笑了笑:“正如他说的,他没害过我们。而且,即使赶走了他,天上还会再派一个下来。我看他也不容易,何必害他丢饭碗?”

    “啊?”她听着怎么感觉怪怪的?

    傺月神变得有些正经,抬手拍了拍她的脑门:“天上的竞争其实很激烈,一个仙位通常有上万人来争抢,所以,大家都不容易,理解万岁。”

    洛珊珊再次挠头,难道就因为同间谍的竞争压力大,而要把间谍留下?这也太荒谬了。

    楼下店堂里,那小队长和士兵还没离开,无辜的老百姓被扣留在店堂里,被士兵盘查。

    他们走到柜台结账,洛珊珊戳戳傺月,悄悄说道:“你惹的祸,总不能让无辜百姓遭殃吧。”

    傺月笑了笑,边正好有一桌客人吃剩的菜,他看了看,随意舀起一颗花生,弹了出去,那颗花生落地之时,竟是化作了一只白兔。

    他后的墨湘君看见这一切,随手也舀起了一颗花生,他的动作引起了注意,傺月转头看他,他神态淡定地也将花生弹出,立刻,化作了一只黑兔。

    傺月挑了挑眉,墨湘君淡定地看向了别处。

    看到了这一切的洛珊珊,暗想他们不会是在较劲吧。就在这时,有人已经呼喊起来:“兔子!白兔!黑兔!”

    立时,小队长带着自己的兵追着那两只兔子而去。与此同时,洛珊珊与傺月和那墨湘君,从容不迫地从天佑客栈走出,三个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了人流之中。

    就在这天,全城戒严,不准任何人离开,包括兔子。一时间,人心惶惶,各自小心。

    别看城东人人自危,城西却依旧是闹如常。夜幕降临之时,这里红灯高挑,街道两旁摆满了小吃摊,赌坊里进进出出,青楼里人来人往。

    一间杂货铺里,正晃动着洛珊珊傺月他们的影,洛珊珊原本想不再易容,当初女扮男装也是为了便于找份工作,现在她可以自己做老板,为何还要扮成男妆?可是傺月说这城西鱼龙混杂,她是个小姑娘容易被欺负,也行事不方便。她想想也觉得他的话有道理。于是,她又做回了她的大叔。

    脸盆,布巾,杯子,梳子等等洗漱用品,尽管这家小店在城西已经算是应有尽有,但怎么满足现代人的洛珊珊?在勉强适应这里的马桶和“卫生纸”后,她还要适应很多东西。比如自己住了,就没有人再给她打水了。

    “这个,这个,还有那个,那个,都包起来。”傺月笑眯眯地购物,在他后付钱的洛珊珊暗骂他败家子,存心想把她的钱花光。若不是还要靠他回家,她真想立马跟这只兔子一刀两断。

    洛珊珊将所有东西放入一个新买的洗浴用的木桶,里面大部分都是臭美神经兔的,然后盯着墨湘君看。墨湘君很老实,也很少说话,他淡定地看了一会洛珊珊,便将木桶抱起。大家再次打道回府。

    当他们踏出小店时,发现有许多姑娘和女妖奴朝他们害羞地观望。原来城西来了两个美男的消息正以龙卷风一般的速度,一传十,十传百,才购物的片刻,杂货铺门口就聚集了不少女孩。

    他们走到哪里,女孩们跟到哪里,并且越来越多。

    傺月似是习以为常地对着那些女孩挥手微笑,一声声尖叫从人群中而出,洛珊珊和墨湘君跟在他的后,洛珊珊直撇嘴,墨湘君依然面无表地淡定。

    鲜花,带着香味的丝巾不断从街道两边抛来,掠过洛珊珊的眼睛,纷纷落在墨湘君抱着的木桶里。她以前也看过,女孩表达自己对男子的喜,就会丢手帕和鲜花。当然,丢的东西也根据各地的风俗而不同,她看着那一桶的鲜花和丝巾,心想:丢点钱多好。

    她正想着,忽然有玉佩扔了进来,而且看上去成色还不错。她眯眯眼,这才对嘛,没钱的时候还可以当当。

    就在这时,人群中有女人喊了起来:“哎呀!我玉佩丢了!谁看见我玉佩没?!”

    洛珊珊不吭声,感是个乌龙事件。她看向知道这件事的另一个人,就是墨湘君。墨湘君很淡定,看看她,看看木桶里的玉佩,再看向她,她越发眯起眼睛,努力放出杀气。墨湘君看了她一会,淡定地将目光移向了别处。

    洛珊珊一笑,看着那块玉佩慢慢淹没在鲜花与绸帕之中。

    于是,三人在女孩们慕的目光,以及鲜花和香帕的护送下,回到店铺傺月站在店铺门口,像明星一样挥手:“可的姑娘们,明天见~~~”他一边挥手,一边飞吻,惹来尖叫阵阵。

    洛珊珊又盯看墨湘君,墨湘君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洛珊珊对着门边的门板努嘴,他放下手里的木桶,然后默不吭声地开始将一块接着一块门板放上,隔断了傺月与她的粉丝们,傺月撇眸斜睨他,他只是淡定地停顿片刻之后,继续放门板。

    傺月撇撇嘴,回头看洛珊珊:“你让他关门的?”

    洛珊珊故作不解:“晚上不关门做什么?请贼光临吗?”

    傺月笑笑:“你嫉妒我。”

    “谁嫉妒你?切。那些鲜花和手绢也有一半是给小黑的,不,说不定他比你更受欢迎呢!”

    一抹锐光划过傺月的双眸,他后放门板的墨湘君再次出现了片刻的停顿,他不吭声,也不回头看他们,而是在扬起一个似有若无的笑后,继续放门板,当最后一块门板即将放上之时,忽然出现了一只手,牢牢挡住了门板的安放。墨湘君眨了眨眼睛,微微移头看向门板后阻止他放门板的人,目光开始闪烁。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