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与兔子赛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大家三八节快乐~~~~

    **********************************************************

    “口水~~~~”有人在洛珊珊耳边幽幽的说,温温的气息在空气中吐在她的耳畔。她下意识摸摸嘴,哪里有口水?神经兔在笑她。她横白边的空气。当她回眸再看那国师美少年时,那辆华车竟是停下了。两名士兵正气势汹汹地朝她前面的人墙而来。

    她前的百姓纷纷轻颤起来,脑袋伏地更低,几乎贴在了地面之上,似是非常害怕和惶恐。

    洛珊珊也将体压低,眼睛还是保持上瞄,好奇地看那士兵要做什么。

    两个士兵站在前方,其中一个朝洛珊珊这个方向指来:“你,出来。”

    洛珊珊戳戳在她前面的一个人:“喂,叫你呢。”

    立时,前面那个连声都没出,直接晕翻在地上。

    要不要这么害怕?她不解地想。这些百姓也太胆小了,国师也是人,而且看上去还那么纯善。

    “是你!别东张西望的!”在洛珊珊前面的人晕过去后,两名士兵的指向变得明确,分分明明是指在洛珊珊上。

    洛珊珊左看看,右看看,满脸不解。边的空气里有人戳她的脑门:“人家叫你呢~~~白痴。”

    她更加迷惑,她都没做什么,为什么找她?

    士兵怒目相视,立时,洛珊珊面前的人惊恐地跪退两旁,给士兵让开了路。士兵不再客气,直接进来拖起了洛珊珊。

    “你们做什么?”洛珊珊不理解他们的行为。士兵面无表地冷酷道:“带你去见国师?!”

    国师?那个美少年?!她更不解了。她都没看见那美少年看她一眼,怎么就从万千人群中单单捉来了她?现在奇怪也没用了。只有等到了那美少年国师的面前,才会知道答案。

    带着几分疑惑,她被士兵拽到了国师和银川王的车冕旁边,目光不由自主地移向前方拉车的两只白虎。幸好不是正对白虎,不然她会吓破胆。谁在老虎面前都会腿软,而且还是两只如牛一般庞大的老虎。

    即使与那两只老虎相隔五米远,洛珊珊依然感受到了从老虎上而来的煞气和血腥之气。那是一种让人胆寒的猎杀的气息。

    此刻的她已经完全没有了欣赏美少年的心,更多的是害怕。就像明知老虎被链条拴住,不会突然跳过来吃她,可是不由自主地,还是会害怕。这就是老虎的威慑力。

    车冕上的少年国师面带温和的笑意,亲和而友善,带着神的光辉。温柔的美少年,如天神之子一般让人敬仰。他见洛珊珊盯着白虎害怕,微微而笑:“怕吗?”带着沙的声音如甜美的砂糖,又如早的暖风,让人心暖。

    温柔的声音拉回了洛珊珊的目光,这好听的声音使她心中的怯意少许减少。她看向车座上,美少年的笑容很和善,可他边的大胖子银川王却笑得让人心慌慌,那是一种等着看好戏的笑容。怎么说她也是在她那个娘娘腔设计师老板调教下出来的,银川王的笑容显然没带善意,让她心中立时不安,她忐忑地对那少年国师点点头:“恩。”没有多说一个字,没敢多吭一声气。

    少年国师笑了,笑呵呵地对他边的银川王说道:“银川王,看你的白虎把百姓吓的,太不应该了。”

    银川王摸着自己的大肚子直笑:“哈哈哈,国师放心,银霜白雪训练有素,没有本王……呃,不,是国师的命令,它们断不会乱来。”

    “哦?怎么它们也听本国师的话?”少年国师唇角微勾。银川王大嘴一咧,被挤没的小眼睛似是很用力地才睁了开来:“那是自然,国师是谁?是神的使者。它们自然是听神使的差遣。平本王也就蘀国师喂养喂养它们而已。”

    “那……我若叫它们吃谁,它们便吃谁吗?”少年国师笑问。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银川王连连附和,落眸一看洛珊珊,“国师说让它们吃甲,它们决不吃乙;国师让它们吃女人,它们绝不会动男人。幸好这两只畜生还分得出男女。哈哈哈。”

    “呵呵呵呵……”银川王的话让少年国师开怀而笑,却听得洛珊珊心惊胆颤,为毛银川王说老虎吃人时,要看着她?这让她的小心肝越发扑腾起来。

    少年国师再次落眸看洛珊珊:“本国师好看吗?”

    听完少年国师和银川王一番白虎吃人的对话,洛珊珊越发不敢多言,只是小心翼翼地点点头,连大气都不敢出。隐隐觉得,周围的气氛越来越让人窒息,这时她才发觉,两旁的百姓没有一个是抬头的,都将脸紧紧贴近地面,似是根本不敢看这里发生了什么。也正因此,整条大街都变得鸦雀无声,甚至能听到远远几条街外的狗吠声。

    只这番景象,自认宫斗能考第一的洛珊珊也明白国师的权威在这里有多么大,百姓如此怕他,莫不是他执法很严?下手很狠?

    “那你可知窥视本国师是死罪?”此话一出,立时让洛珊珊怔在了原地,心跳陡然加快,耳边嗡嗡直响。什么?看他一眼会死?

    多么平和的语气,甚至还带着依然亲和的笑容。就是从这样一位看上去纯善神圣的天使口中,却说出了让人心寒胆颤的话语。

    少年国师依然目露风般暖人的微笑,轻描淡写地说道:“拖下去喂银霜白雪吧。”

    轰!一声,洛珊珊被雷直接贯穿。以前经常在q群里被拖出去喂狗的她,而今,真的轮上了,只不过档次高一点,不喂狗,是喂老虎。天哪~~~神经兔救命啊~~~~

    士兵再次上来架住她,银川王笑容里也多了分惋惜。他再次看了看洛珊珊,眯起了小眼睛。

    即将被拖下去喂老虎的洛珊珊连连看傺月站的地方,心想他不可能见死不救的。就在这时,车上的胖子银川王却说话了:“国师,直接喂银霜白雪多无趣啊,不如本王来给国师找点乐子?”

    神马!洛珊珊嘴角都开始抽筋了。还要玩玩她再喂老虎?

    少年国师来了兴趣,细细长长的眉一挑:“怎么玩?”

    这时,洛珊珊再也不觉得那少年可了。而是可憎,可恶,可怕!喂老虎的话能那么轻松地从他口中而出,可见他其实有多么冷血和残酷。人命在他眼中根本就是草芥。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何百姓都那么怕他,在提到他时,都不敢大声出气。他根本就是地域里的撒旦,人间的魔鬼。原来被表象所迷惑的人,只有她。

    银川王笑道:“不如让她与银霜白雪赛跑,她若赢了,就放她一条生路,输了再喂银霜白雪。”

    神马!!让她和大老虎赛跑?亏你胖子想得出来!这简直不仅仅是体上的摧残,更是心理上的折磨。

    “好玩!”少年国师立刻击掌,“不过银川王你也太残酷了,让他与银霜白雪赛跑,摆明了让它们吃。”

    “哦?那国师的意思是……”

    少年国师手肘靠上了车座的扶手,促狭地看已经吓白了脸的洛珊珊:“让他与本国师的坐骑赛跑。”

    银川王一听,眸中划过一抹忧虑,但是,脸上却带出大大的笑容:“国师您真是说笑,国师的坐骑红玉乃是天之神兽,远远快于银霜白雪快捷,这就无趣了。”

    洛珊珊感觉眼前开始发黑了,又换了个更快的,神经兔快来救她,神经兔快来救她……她开始在心里碎碎念。

    少年国师笑了笑:“本国师心善,自会让红玉让着她。来人,把红玉牵来。”

    有人立刻跑向队伍的后面。洛珊珊急得直望远方的空气,神经兔怎么还没动静?

    “砰!砰!砰!”忽然,她脚下的大地有节奏地震颤起来,她心惊地望去,登时,她惊地呆若木鸡,甚至,忘记了害怕。那国师口中的坐骑红玉竟是一只大白兔!而且,还是一只人高的大白兔!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