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车内大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张廉 书名:给力兔神
    洛珊珊的小动作傺月怎会不见?他用余光睨洛珊珊,这边对胖公子面露感激的笑容:“多谢这位公子让我们兄妹上车,我这个妹妹这里……”他指了指脑袋,“有点不正常,请别见笑。”

    “谁不正常?你才不正常呢?!”洛珊珊一听就蹦起来,胖公子和傺月一起看来,傺月发出一声感叹:“看,她就是那么一惊一乍的。”

    胖公子听了再看洛珊珊时,眸中就多了一分怜惜。气得她只想立刻就把傺月生吞活剥。

    “别反驳了。”忽然,她怀里的小黑说话了,她还是有些惊讶地看向他,他的神还是那么淡定,“你穿得不正常,说话不正常,行为不正常,看上去终究是你比较不正常。”淡定的神,淡定的话,却是一语中的。

    她看了看自己上的衣服,再看看胖公子的,如同汉服的玄色古装。再看看神经兔,就算不像汉服,也还是古装。所以在这马车里,只有她是异类。

    气闷,不说话了。她双手一环,进入赌气状态。

    胖公子再次打量洛珊珊和傺月,有些疑惑:“你们……真的是兄妹?”

    胖公子的话一出口,傺月立时露出自得的微笑:“是不是不像?”胖公子点点头,无论从哪里看都不像。

    洛珊珊歪着头赌气,像才怪,她也不要像那只神经兔。

    傺月臭美地捋了捋额前的刘海:“是这样的,我是我爹和我娘生,她是我二娘和她死去的前夫生的,所以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胖公子听了呵呵而笑:“真是复杂的关系。”他的目光里露出有趣的神色,似在说这对兄妹很有意思。

    傺月和胖公子笑了一会,一时觉得洛珊珊不吭声有些不习惯,于是,他伸出自己修长的右腿,踩了一下她,洛珊珊斜着眼睛看他,他说:“妹子,你怎么不说话了?平你可是话很多的呀。”

    洛珊珊狠狠瞪了他一眼,甩给他一个眼神:我为什么不说话你还不明白吗?瞪完侧撩开车帘看外面的风景,顺便透透气。

    “令妹似乎生气了。”胖公子看了出来,傺月看着洛珊珊后脑勺一笑:“这丫头,今天装矜持。”

    胖公子垂眸而笑,这对兄妹确实有趣,尤其是那妹妹,上的穿着他从未见过,顿了片刻,他问傺月:“二位前往何处?”

    傺月不答,先是掀开后的车帘来回看看,这两马车西行。记得那叫阿达的车夫说往西是幽州。他当时虽然站得远,但他的兔耳朵可是又长又好用。他回头:“去幽州,我们在那里落脚,多谢公子带我们一程。”

    胖公子听罢眸中带出疑问:“看二位似是初来星耀?”

    “不错。”傺月微微抬起下巴,顿显一派尊贵之气,看得那胖公子不由得心生一抹好奇,好奇于他们的份。傺月见胖公子一直打量他,眉一挑,唇角勾起一抹笑:“请问这位公子,幽州可有女人做得活?”

    “有,青楼****。”胖公子也没多想地答,等说完才发觉傺月的问话有些奇特,便随口追问,“这位公子为何如此问?”

    傺月瞟了一眼洛珊珊,唇:“哦,我要帮我的妹妹找份工作。”

    立时,洛珊珊的背影看上去有点僵直,而且,黑气直冒。

    那胖公子听罢也很吃惊,又见傺月不太正经的神态,语重心长地劝道:“这位公子,令妹虽然有些痴傻,你也不应将她卖入青楼为。”

    傺月一听,当时就哈哈哈大笑起来。胖公子陷入一时的疑惑,今他似乎遇到两个奇人。对面的洛珊珊也在此时转回,拎起一边的眉毛鄙视对面笑得张狂的傺月,问向胖公子:“胖哥哥,那这里有****吗?”

    露骨的话语让胖公子一怔,他可从未从女子口中听到这么大胆的话语,他又是没有多想地答:“也有,只是……”

    “胖哥哥。”洛珊珊还未等他说完,坐到他旁,勾住他的脖子,“你看,如果做,是我好卖,还是他好卖?”

    立时,傺月不笑了,挑着眉毛,耷拉着眼皮盯视洛珊珊。

    胖公子看了看洛珊珊,这女人虽然举止放肆,但却看着很是自然,让人感觉并不讨厌,于是笑道:“恕我直言,还是令兄礀色甚佳。”

    “对嘛!”洛珊珊高兴地一拍胖公子的膛,手感软绵绵,“你真有眼光。哥,听见没,是你比较好卖。”

    傺月依然保持那副不笑而威的表,很有耐心地等洛珊珊把话说完。她继续道:“你既然什么都不会做,睡觉总会吧。你看,你一个人睡觉也是睡,这两个人睡觉也是睡,还能赚钱养我,多好的生计啊……”她说得手舞足蹈,满脸的坏笑。

    “噗!”登时,她边的胖公子喷笑而出,这是女人该说的,能说的话?

    洛珊珊不说了,学傺月咧开嘴,露出一嘴白牙地笑。傺月沉默片刻,忽的放软体,懒洋洋地倚窗而坐,露出西施的病态之色:“你说得对~~~别浪费我这张美艳的脸,和玲珑的段~~~”

    “咳!”胖公子又呛到了,明明不好那口的他,在看到傺月忽然变得妩媚的礀态,和听到傺月突然刻意放柔的声音时,竟也有点心跳不正常。能做到让男人和女人都无法抵抗的,这个世界,只有狐妖花精。

    “只可惜~~~”傺月当作没看见胖公子的变化,继续无病呻吟,“我这子骨经不起折腾,没两三下就垮了。这位公子~~~”他故意去拉胖公子的手,胖公子尴尬地脸红,“你也看见我走路走得有多慢了。可是我这狠心的妹妹还要把我卖入青楼,公子你要为我做主啊~~”

    “好好好。”胖公子一愣,自己乱答应什么?

    洛珊珊双袖一卷,露出纤纤藕臂:“刚才是谁先要卖我去青楼的?!”玉臂一甩,莹白映入胖公子的眼眸,他越发尴尬,小心伸手去拉洛珊珊的衣袖:“姑娘不可露体……”

    他这边忙着给洛珊珊拉袖子,那边傺月已经回了过来:“我只是说说,你用的着当真吗?”

    洛珊珊一昂脖子:“我也只是说说,你用的着装娘娘腔勾引这位公子吗?”完全没注意到胖公子在给拉衣袖的她又将手臂甩了出去。胖公子放弃拉衣袖了,反正不该看也看了。他双手托腮开始看这两兄妹吵架,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他的车里吵架。

    “我告诉你,这位胖哥哥是个好人,你别想掰歪他。”

    “哈!哈!我就知道你是那个。”

    “什么那个?”她迷惑,神经兔说话越来越隐晦了。

    傺月扬脸勾唇:“还能是哪个?就是整天对着帅哥和帅哥,恩恩。”他双手做出亲亲是动作,“就是那个。”

    她笑:“腐女就腐女呗,说什么那个那个,说出来会让你掉快?”

    傺月一挑眉:“我高兴,我乐意,你管不着~~”

    又是那副欠揍的神,不,应该是欠xxoo,她终于忍不住大骂:“你这个男——”

    居然敢说他是男,他也不客气地还击,不紧不慢,悠悠哉地吐出:“你这个闷女。”

    “你敢说我闷!我灭了你!”洛珊珊扑上去就打,傺月坦开膛任她打,正好他一天没做按摩,上痒痒。

    一开始还觉得这对兄妹吵架有趣的胖公子,见打了起来,匆匆将洛珊珊拉卡拉开:“二位莫要再吵了。”哪知洛珊珊此刻正在气头上,他哪里拉得回?在不得已起见,他只有抱住她的腰了,纤纤细腰在羊绒衫的包裹下,多出一分特殊的温暖。他有些惊讶,惊讶于这种可以透出体温的衣料,同时,丝丝缕缕的香味,也从洛珊珊的上而来。

    他一时陷入怔愣,好在他体重摆在那里,他这一抱,就像是将洛珊珊栓在一个大石墩上,洛珊珊再也打不到傺月,傺月挑衅地挑挑眉,舀出镜子整理自己有些乱的发型:“小野猫,快找个男人好好管教你吧~~~”真是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

    “管教你妹!”洛珊珊打不到就骂。

    “嗤。”傺月嗤笑,“真粗鲁。”

    “粗鲁你妹。”洛珊珊改变策略。

    傺月唇,不再说话。

    胖公子见他们二人终于停战,匆匆松开抱住洛珊珊的手,抱歉道:“对不起姑娘,方才在下唐突了。”

    “没事。”洛珊珊气呼呼坐回原位,瞪着傺月对胖公子说,“跟你在一起比和他安全多了。”

    胖公子垂眸一笑,笑容有些腼腆。

    “嗤。”傺月还是嗤笑一声,侧过脸用眼角的余光看她。

    车厢内终于恢复了安静,洛珊珊扭脸继续看车外,小黑趴在她的腿上目光漂移,时而移到胖公子上,时而移到傺月的上。

    马车算是安安稳稳地行了一会,胖公子似乎觉得车内气氛已经不怎么紧张了,便再次看向傺月:“那二位从何而来?”

    傺月眸中闪烁了一下,转回脸笑道:“我们从洪都而来。”

    “洪都?”胖公子目露疑惑,本想知道这对兄妹是哪个国家的人,结果被对方绕开了。洛珊珊面对窗外冷笑,这兔子满口谎言。

    胖公子微微笑道:“那缘何迷路?此去洪都只有这一条道路。”

    傺月气定神闲地指向洛珊珊怀里的小黑:“舍妹贪玩,追这只小兔入了竹林,故而迷路。好不容易转了出来。”

    胖公子目露恍然,原来他们是这样迷路的。面朝外的洛珊珊翻了个白眼,这兔子真会说谎,世人都以为小白兔纯真可,哪知会那么狡猾。对了,狡兔三窟,狡兔狡兔,自然是狡猾的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给力兔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