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打赌 (三更第一更)

    大嘴巴解说的声音引起了雷明远的注意,任是谁被高音轰炸过四次之后,都会注意到这样一个嘴炮的存在的。他眯起眼睛看着ESPN的解说员,盘算是不是找个机会坑这个大嘴巴一次。

    感觉到雷明远的目光,大嘴巴站了起来,朝雷明远走去,面上带着坏坏的笑容“雷老板,能分享一下你的喜悦吗,四大中锋哦,他们合起来的得分能达到状元秀的一半吗?”

    雷明远吃了一惊,这个大嘴巴非常高,甚至跟雷明远相差无几,体型则比他还要大上不少,体重至少是他的一倍半,尤其是壮硕的股。靠的,如果安到大象上,大约嫌小,安到河马上正好,安到人上,未免有点喧宾夺主了。

    “你是说我选中的四个球员吗,我可以保证,他们四个的得分篮板各项数据都会超过状元秀的。”

    雷明远的回答激起了大嘴巴的兴趣:“我没有听错吧,你确认?”

    “我确信这一点。”

    “那我们打个赌好了,开赛一个月之后,如果姚明的篮板、得分、盖帽、抢断、助攻五项成绩不如….。”大嘴巴拿出选秀结果,将四个中锋的名字念了一遍“四个人加起来的成绩,我就亲吻火箭队的吉祥物。”

    “不,为什么要让无辜的人倒霉呢,你可以亲吻一头驴股。如果四个人的成绩加起来没有超过姚明的话,换成我亲驴股。”雷明远笑的十分开心,他已经开始想象,这个大嘴巴亲吻驴股时候的窘态。

    这就是NBA,处处透着娱乐元素的生意,但是本质上这还是一个运动,一个凭借各种天赋与汗水争强斗胜的运动。任何商业元素在哨响之后都会走开,NBA用最严厉的手段维护这一方净土。

    雷明远并没有注意到,大嘴巴签下的名字,巴克利爵士。如果在赛场上见过的话,雷明远自然可以认出这位威力巨大的篮下超人。但是退役之后,这位注定进入名人堂的明星,上的星光已经暗淡,在这个时代,只有最强的才能被人们记住,成为永久的回忆,失败者注定一无所获。

    选秀的小插曲引起了很多的人的关注,大部分记者认为,雷老板肯定是要跟驴股发生点什么。

    NBA里面状元秀的地位是截然不同的,然后便是第二名到第五名,接下来是小绿屋成员,首轮新秀,二轮中段之前的新秀,二轮中段之后的新秀,这么几个阶层构成了NBA的金字塔,一个状元秀,哪怕是最差的,也能得到一个团队的帮助,从生活习惯到训练,都是有专人负责。

    而火箭队的四个球员,一个第六轮,只配得到教练的关注,一个助理教练的几次专门辅导,单项教练的十几次专门锻炼而已,通常这些球员很难成为一流球星,大部分会成为角色球员,这已经是不错的结果。

    而首轮二十六位,已经是首轮末尾,没有人专门训练他们,什么都要自己想办法,自己寻求提高的办法,但是他能够够保证拥有一份合同。首轮末尾都是这样的待遇,第二轮的新秀的待遇就更加糟糕,没有合同,一旦不能打出成绩,就会被清理。

    一般说来,除了首轮前十五位的新秀,其他的球员很难成功融入NBA,这不光是天赋的问题,也是投入的问题。所以虽然看上去雷明远拥有人数上的优势,但是四个废材加起来也不能跟一个天才相比的,更何况这个天才来自中国,拥有数亿名粉丝。

    再次吸引了舆论注意的雷明远却没有这种危机感,他还有一些小麻烦要解决,路易斯科拉的合同问题。

    路易斯科拉在2000年的时候签了一个十年长约,违约金高达一千万欧元,这甚至比斯科拉得到的工资还要多出一倍(斯科拉年薪五十万欧元左右)。火箭队如果想要得到斯科拉,首先便要付出巨额的违约金,而NBA规定,球队只能为球员开出不超过一百万的违约金。

    与斯科拉的母队塔乌队磋商后,这个数字降了一点,九百九十九万欧元,让雷明远也十分恼火。钱可以给,斯科拉绝对值这个价钱,但是在雷明远眼中,有些钱是绝对不能给的。

    斯科拉的年薪六十万美金,十年下来从塔乌队领到的薪水只有六百万,却要负担一千万的违约金,从法律意义上说,这就是一个极为不平等的合同。

    火箭队的律师找出了博斯曼法案,这个针对足球运动员的法案里面规定。

    俱乐部和球员最长的合同为期5年,二十八岁以下球员(不包括二十八岁)自从签定合同的当内合同三年受到保护,之后两年可随时接受其它俱乐部的出价,而这时他一旦答应加盟新球队,那么新球队将支付一个相当于他剩余合同上的工资作为赔偿。

    虽然这个法案是针对足球运动员的,但是欧洲实施的是法案判例,一旦某一案件判决,就可以成为后续同类型案件的审理标准,所以也可以将其适用到篮球运动员上。在咨询了斯科拉,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雷明远向塔乌队下了最后通牒“要么放人,要么法**见!”

    塔乌队马上降低了价码,违约金从九百九十九万万降到了五百万欧元,而且口气也十分松动。毕竟塔乌队从斯科拉上也得到了足够的回报,五百万对欧洲球队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字,足以购买一些大牌球员。

    但是如果签署了法案之后,塔乌队建队的基石就会被动摇,无法在球员上榨取更多的好处,这才是真正令塔乌队服软的原因。

    雷明远毫不让步,要么放人,要么打官司,博斯曼案件打了四年,有了这么一斯科拉的案件却不需要这么久,最多就是一年就能把斯科拉解放出来,到时候塔乌队失去的恐怕不是一个斯科拉,还有队内签订长约的那些球员。

    这个官司,对雷明远来说无足轻重,但是对于塔乌队来说生死攸关,这样的劫塔乌队敢打吗?

    再领教了雷明远的强硬手腕之后,塔乌队最后的报价是一百五十万美金,如果雷明远不同意的话,那就法**见。皮球再次踢到火箭队老板的脚下。

重要声明:小说《拯救中锋姚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