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罗刹鬼阵

    “哦,是吗?”白衣儒生嘴唇,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真元凝聚而成的护罡气一阵剧烈晃动,终于开始完全溃散。白衣儒生却趁势一个闪躲了开去,双指朝右侧虚空一指,一柄血红色的三尺长剑毫无征兆的从石壁中穿出,斩向了对面的萧戈戈!

    萧戈戈的反应也不慢,转全力一挥,蕴含着火红色灵力的刀锋直接和这柄长剑正面砰撞……

    刺目的白光过后,这柄长剑的硬度果然还是比不过萧戈戈祭炼多年的法器。只是一个交手,血色长剑便被砍断。哦,不对,并不能算被砍断!因为长剑断为两截后并没有坠落,而是仍旧悬浮在距离萧戈戈仅半丈远的空中……

    “嘿嘿,死吧!”白衣儒生似乎咬破了舌尖,嘴角溢出了丝丝鲜血!一种妖冶的血红色气息从断剑中蔓延开来!

    “不好!”原本一直在旁边看戏的刘玄风见到这个状况,低喝了一声,“快,屏息封住灵脉!有毒!”,随即法狂转,朝萧戈戈这边跃了过来!在空中,烈焰戟已然在手中,刘玄风对萧戈戈一声爆喝“退!”

    声音未落,烈焰戟化作一道狂风狠狠地劈向了萧戈戈和断剑的空隙处!骤时,碎石飞溅,地面塌陷出近一丈深的大坑!刘玄风转猛的一把巨力将萧戈戈推开!那大部分已经被驱散的红雾,还是有一丝粘在了刘玄风的上!瞬间,玄风的衣服和部分皮肤已经开始溃烂……

    “啊……哈哈哈!”白衣儒生,不顾眼前飞过来的锋利碎石,肆意的大笑着!

    “笑,我让你笑!”萧戈戈此时怒极,混了这么多年,竟然被初踏修真的先天弱者摆了一道!只见他双手一掐灵诀,接着往地面一拍,准备要出杀招了!

    “绞杀!”数股快要融化的沙土,从萧戈戈脚下涌出,瞬间封住白衣儒生的所有退路,将其紧紧缠起来!白衣儒生眨眼间变成一个泥巴包裹的粽子,粽子里面还传出“嗞……嗞”的声音,夹杂着阵阵香……

    “慢慢爽吧!”萧戈戈看着眼前这个快被蒸熟的人粽子,深深呼了口气!既然是死敌,便不能有丝毫慈心!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如果自己不杀他,对方可不会反过来怜悯自己……

    可是事态并不是像萧戈戈想的那样,此时这个粽子从内部涌出一股巨力,法诀开始不受控制地越来越大,终于整个开始爆掉了!而那些原本缠绕白衣儒生的沙石,带着高温,朝四周喷发开来,山室内瞬间氤氲着一种白色的雾状气……

    这白雾的中心,一个高大的绿色人影,右手中握着一个绿色的小瓶,跟之前那“侯哥”用来吸取内力的小瓶一摸一样。眼前这高大的人影,就是刚才的白衣儒生,只不过此时他已经变了一个样子,十有**是这厮生吞下这瓶中的东西!才挡住萧戈戈的攻击!

    咔的一声,绿瓶被轻易捏碎!人影看了萧戈戈和玄风一眼,转就跑,突然轻轻拍了拍后的某处石壁,完好的山壁,霎时间打开了一道一人高的石门,绿色人影侧闪了进去!

    萧戈戈咬着牙,想也不想,直接撞了进去!

    常言道:“穷寇莫追!”

    可是萧戈戈速度太快,玄风来不及阻止他,只好略微处理了下伤口,随萧戈戈一道追了过去……

    “轰!”厚重的石门好似豆腐一般,被萧戈戈猛的撞个稀烂!而两人进来见到密室中的景,也不大吃一惊!

    数十人像牲畜一般被关在大铁笼子里,其中有男有女,看他们微凸的太阳,俨然都是在内力上有所成就的高手,可是他们此时哪有高手的风范,一个个蜷缩在笼子里,似乎真的把自己当成牲畜了。

    而先前的那个白衣儒生,此刻竟是隔着笼子吸取这些高手的内力,吸得不亦乐乎!他的脸庞,也随着各种内力的混入,青筋不断爆起,而变得诡异恐怖……

    “哇!他……他竟然抓了这么多人,直接生吸内力?不会被吸爆?”萧戈戈看傻了!他从未听过这种事,此刻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

    看着那些高手转眼间就这样一个个都被吸成人干,玄风此时也生出一丝寒意!难怪听说最近临江府多有人失踪,原来是都被抓到这里,不知道眼前这人是有什么秘法来压制那些庞杂的内力,还是真的不要命了……

    先不说不同属的内力是如何融合,仅仅是如此多的内力全被吸入体之中,便打破了体内的阳平衡,最起码这些极不稳定的内力需要被更强大的内力同化融合之后,才能被吸收!而眼前的白衣儒生这样囫囵吞枣的猛地一顿生吸,竟然都不会爆体!

    速度极快,几个呼吸间,笼子里的高手,便全部被吸干……

    “嘿嘿,该你们了,灵力可比内力好多了!”白衣儒生脸上肌抽搐着!诡异地伸起右手,在舌头上

    刷!一道残影,白衣儒生五爪朝萧戈戈心窝掏来!

    “好快!”萧戈戈感叹一句,将将闪躲了过去!刘玄风找了空隙,长戟狠刺向其防御薄弱的眉心。“叮”,火星四溅,白衣儒生额头上只是多出了一个白点!

    “无论速度,攻击和防御都是毫无弱点!”玄风也不一阵苦笑,对方的实力狂飙了好几个层次了……

    突然,玄风看到白衣儒生体表裹着的杂乱真元,有了主意!

    “萧师兄,他的真元是消耗的,我们耗死他!”刘玄风向萧戈戈传音道!

    “嘿嘿,我明白了!”萧戈戈在地上一个打滚!

    接下来,两人尽量躲闪,除非避无可避,便用法诀抵挡!

    慢慢地,白衣儒生也因为暴乱的真元越来越少,渐渐的恢复了一丝理,见苗头不对,似乎想转逃跑!

    “现在想跑?晚了……”好不容易忍到现在,岂肯放过!萧戈戈周灵力狂涌,似乎就要大掐灵诀,却听到后传来玄风那冷冰冰的两个字!

    “裂天”

    一注带着毁灭气息的精纯火灵力,狠狠的向转逃的白衣儒生。

    白衣儒生匆忙中转用双手护腕护住前,似乎是感觉到了死亡,眼神中第一次露出了恐惧!

    轰,一声巨响,要山崩地裂一般!尘土过后,白衣儒生后的山壁,直接洞穿出一个手臂粗的大洞,从洞中还隐隐能看到外面的风景……

    还没完!

    “轮回”

    一股如漩涡般的灵力,似乎就要扭曲了空间!

    白衣儒生只感觉腹中一阵绞痛!刷刷刷……各种各样的杂乱内力从白衣儒生的腹部喷薄而出,丹田破了!

    “啊……我的丹田!”哗的吐出一大口鲜血,白衣儒生脸色一片惨白!父亲告诉自己压制混乱内力,调节平衡的秘法,却从来没有告诉自己,如果紫府丹田都破了,该用什么去归引真元!自己的希望,未来,都没有了!全是因为眼前这两人……

    “……死,我要你们死!”白衣儒生发疯一般大吼,紧接着恐怖的一幕出现了,白衣儒生直接撕裂了自己的膛,在锁骨处掏出了一个血淋淋的精致木盒!

    木盒猛的罩向了玄风二人,准确的说,是二人被木盒吸了进去!

    木盒中内有乾坤!二人感觉到眼前的景色完全变了,刚才的石山,石室,白衣儒生,全都不见了!

    “是幻阵!”萧戈戈见到眼前玄妙的布置,却又是杀机四伏!“这是……幻杀!”到最后萧戈戈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鬼阵?不会这么倒霉吧,还真是见鬼了!”

    “十大鬼阵之一,影子罗刹阵?”玄风目光一寒!这下真的麻烦了,鬼阵的恐怖,每一个修士都清楚!

    那个白衣儒生究竟是谁?……

    “不好,我们的灵力正在快速的流逝!”玄风警觉的朝四周望去!周围都是青翠的树林,而树林间吹动的清风,正在快速的吸走他们的灵力……

    “什么?”萧戈戈想到灵力被吸干的样子,不打了个寒颤……

    

重要声明:小说《仙凡界之神龙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