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衍灵丹

    “呵呵,好!衍灵丹虽珍贵,却本就是筑基用的!晨儿今终为人师,实在叫我等欣慰。”掌门真人豪爽的笑着,不过听其口气,好像那个什么灵丹,真的很珍贵吧……

    回到了灵蕴真人的居所,也就是玄风昏迷时住的那座小山峰,刘玄风也慢慢的对这三清宫熟悉起来。

    三清宫中的修士悟道修真,却是算是修真者。而以修为的高低也是分为:入境,渐境,化境。

    玄风不一阵愕然,一切的一切都和当年刘家村那个奇怪的疯老头说的一模一样,那老头到底是谁?童年,那老头讲的奇怪故事,玄风仍清晰如昨。那年刘玄风在埋葬村民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这老头的尸体,当时的自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并没有关注这些事,现在回想起来,这老头可能根本就没死,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照此一说,如果老头讲得都是真的,刘玄风对于修真,倒也不是一窍不通了,反而知道一些别人都没听过的七界奇闻。只是玄风也不会对别人说起这些,惹人怀疑。

    而对于祁魂木的介绍,灵蕴子也不是很清楚,因为它本来就不是人界的灵物!大概一千五百年前,人界才开始有资料记载祁魂木。

    祁魂木,本是七界三大灵物之一,具有安神,养魂,辟邪的奇效。似乎还有其他的作用,但资料里也没有说明!祁魂木数百年才能长成一小截,即使在仙界也是极其珍贵。真正的祁魂木应该是银色,当然也有亮银色的超级变种。而此刻玄风手中的祁魂木却是死灰色,明显是失去了神通的死木,所以三位祖师才会痛惜不已!

    听到这里,玄风心里有点不以为然,当初得到的祁魂就是死灰色,最后吸收了凤鸣山洞中的钟液的灵气,才会变成了银色,自己以后有把握让祁魂复原,毕竟这小木片曾多次救了自己命……

    整个三清宫,有数万修士,他们中个个以伏魔卫道为己任,多是一些大仁大义之士。三清宫中的修士也是以实力划分辈分。

    首先,已入化城之境的长老有三位,分别是管理玉京,玉华和神女峰的首座无尘子,无涯子和无芯子。当然,三清宫掌门无机子,一道行也是早已入化境,平时一直居住在玉虚峰!

    其次,便是数百个的二代弟子。灵蕴子现在也是一个二代弟子,多年前,还是入境后期顶峰的他,便下山入红尘炼心,并最终突破到渐境,得以御剑而归,并在戎国皇城,从赤血手中救下了玄风的命。一般修真者和修魔者实力相差很大,而灵蕴真人却能以初入渐境的修为,灭杀同等阶的心魔赤血,这足以见识灵蕴的不凡……

    却说那灵蕴真人从师父无涯子那里讨到了一颗衍灵丹,便和刘玄风赶回了小峰!

    修真之人,一向淡泊名利。刘玄风磕过几个头,灵蕴子交代了一些清规戒律,换上了一灰色道服,刘玄风便加入了三清宫中最普通的三代弟子行列。

    “信,无,灵,浩”,刘玄风等三代弟子属“浩”字辈。

    灵蕴子赐其道号“浩源”!

    接下来便是最重要的筑基。

    师傅告诉他,修真者体内经脉已化成灵脉,而灵脉中的也不再是内力,而是灵力。天生便具灵脉的幸运儿,万中无一,于是便有了“衍灵丹”这种逆天灵药!

    可千万别小看了这一颗丹药,修真之人,外丹和内丹同样看重!玄风那被赤血毁坏殆尽的经脉,只需一粒衍灵丹便可尽数恢复,并且还能助他洗精伐髓,逆成灵脉。

    可也是因为衍灵丹药效太过猛烈,需要有渐境以上高手自损灵力,在一旁护住心脉方可!

    灵蕴子对玄风这个唯一的弟子非常看重,不惜亏损自灵力为玄风筑基……

    此刻整个房间便是一座阵法,以地砖上北斗星宫图为针眼,又辅以九九八十一张聚灵符,玄风便坐在阵中央。

    玄风也没有顾忌,服下衍灵丹,便感觉它化为一股暖流,全那原本惨不忍睹的经脉一阵酥麻,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接着便是一股很蛮横的冷流从经脉中涌出。虽然很痛苦,但玄风早已通过祁魂,经历过这种形,有着不小的免疫力了!所以有点洋洋得意的刘玄风此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接下来衍灵丹便开始强化自己的体,随着体内杂质一丝丝被排出体外,玄风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体内部变得十分有力。衍灵丹所化的暖流和冷流最终融合在一起,停驻在丹田附近。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玄风发现,他已经能感觉到,外界有一种很熟悉的能量开始慢慢渗入自己那被衍灵丹改变过的“灵脉”,成功了!原来这就是修真之人所说的灵力。自己竟然突破了入境,引气入体,修真之始!

    虽然刘玄风第一次知道这就是灵力,但他却不是第一次接触到它。当年刘玄风在凤鸣山上也感觉到了淡淡的灵力,但是在自己下山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再也不见了。灵力应该是被祁魂给吸收了吧,刘玄风一脸懒散,悠悠的想着……

    此刻的他,有师父灵蕴的保护,真是一点困难危险都没有,乐得清闲!但灵蕴这时可是灵力极度亏损,这次筑基,可是用去了相当于他数月的苦修功力!

    “终于成功了。”灵蕴子略显苍白的脸上带着笑意:这个徒弟的心,简直和五十年前的自己一模一样,而他更是隐隐觉得,“浩源”的一生,将会不凡……

    此刻的玄风,也感觉到了自己变化。看着体表面刚刚排出的污垢,感觉到体内灵力的强大,玄风很有自信能一把捏死当初全盛的自己……

    ……

    月上眉梢。

    师父还在恢复灵力,梳洗后的玄风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自己因祸得福,本以为会死在皇城外,却意外地踏入了这个修真的世界,这其中包含着莫大的因缘却又难以言状。

    走出自己的房门,看着四周的静谧群山,玄风心中说不出的欢快!走到山顶边缘,俯瞰着山谷。每次在这里看到山间美景,玄风总会有种纵跳下的冲动,不过最后都被理智压住了。就他现在那点可怜的灵力,根本不能驭物飞空!

    “哼,总有一天,我会踏剑轻轻飞过!不,最好是什么也不踩,直接踏云多美……”玄风在脑中胡思乱想着,想到最后,不大声吼了出来:“我刘玄风就要来啦……”

    “你觉得精力过剩是不是?那就把《静心诀》抄一百遍,没抄完今晚不许睡觉!”脑中突然传来师父的传音……像是一盆冷水,将刘玄风的激一下便浇灭了……

    “啊”一声惨叫传来……于是刘玄风在三清宫的第一个“清醒”的晚上,便是在狂抄《静心诀》中度过的…………

    

重要声明:小说《仙凡界之神龙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