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二十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尼卡 书名:必剩客的春天
    周六的下午,阳光明媚。在这么一个阳光足以将人融化的下午,庹西溪坐在“观奇caf”一楼的软座上,进行她人生中第不知第几次的相亲。.

    西溪打量着眼前的伍有为。

    不知道他所有的时间是不是都花在了吃上,怎样养的这样胖?西溪想着自己老爸都六十岁的人了上赘都不多一块。她上瘦的皮包骨,每每看到胖子总觉得自己受到了剥削甚至侵略。

    “高183公分,体重105KG。”伍有为微笑着说。有点儿羞赧之色,但是从容大方。

    西溪“嗯”了一声。

    “喜不喜欢吃蛋糕?”伍有为见西溪不语,问道,“虽然这家店的咖啡好似焦米汤,可是有很好的提拉米苏。”

    胖子就是胖子,在吃上是很精刮的。

    “你是不是在想胖人之所以会胖起来都是因为喜欢吃?”伍有为有双大大的眼睛,“果然像阿姨说的。你七上脸。”

    西溪挑了挑眉。这么透彻的断语……非熟人不能为也。

    “你的周阿姨是我的亲姨妈。”伍有为笑道居。

    怪不得。周碧青周阿姨,隔壁而居十八年,自己上小学就认识她。可是——“怎么从来没有见到过你?”西溪问道。她自幼在周阿姨家里混吃混喝,见过她家不少亲朋好友。

    “我十岁那年就跟父亲去了南京。”

    西溪明白了。

    周阿姨吞吞吐吐的告诉庹太太说男方父母离异。

    庹太太向来反对女儿跟家庭不健全者相亲。西溪以为母亲这回是给周阿姨面子。又或者是,真真的,一个年纪三十岁且云英未嫁的女儿,早已成为比更年期更可怕的洪水猛兽。她母亲比她早一步明白她可以挑剔的余地越来越狭窄。

    其实健全的家庭不见得幸福无边赭。

    西溪鼻子有点儿酸,她掩饰的轻咳一声。

    “一年前父亲生了场重病,才回来的。”伍有为继续说。

    “原来是这样。”西溪低头看了眼腕上的表,已经三点半。

    “如果有事的话你可以先走。”伍有为看到她的小动作,笑笑。

    西溪反而有点儿不好意思,踌躇片刻。

    “我要再坐一会儿——这里的糕点师傅是我的师弟。”

    “怪不得你推荐这里的提拉米苏。”

    “保质保量,童叟无欺,师门规矩。”伍有为笑。

    “下次来再点。”西溪笑道。

    “好。”伍有为点头,“保证你吃过以后还想吃。”

    西溪随后便跟他告别。

    也许下次会再来这家“观奇caf”,只是希望面对的不再是伍有为。

    西溪钻进车子里,远远的看到一个戴着雪白高帽子的男人走向伍有为,两个人有说有笑,竟同时望出来。西溪一踩油门,车子很快的掠过去了。

    伍有为和师弟吕不为看着庹西溪“落荒而逃”的样子,一齐爆发出大笑。

    有为笑着笑着开始摇头,“唉……又黄了一个。”

    不为拍着师兄的肩膀,道:“不一定吧,别这么悲观。”

    “唉,我相过的女孩子,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如过江之鲫,不可胜数……”

    “得得得!”不为摆手,“就是一个有眼光的都没有,剥不出你的‘内秀’来。”

    “唉,你说,一样是糕点师,我咋就胖成这样呢?”有为艳羡的看着不为那修长的材、俊俏的面容。

    不为从围裙里抽出一条帕子,直甩到师兄脸上去,“擦擦口水……你当我这巧克力腹肌是平白得来的?我在健房累的贼死的时候,你也躺在上晒太阳晒的舒服着呢!”

    “啧啧……”

    “管住嘴,迈开腿,说了一万遍了。”不为笑着,“今儿这篇儿算揭过去了……我新做的一款点心,过来帮我尝一下?”

    “哎?”有为看着师弟。

    不为皱了眉,说:“你帮我尝尝,师父自来就说你的舌头比我能多辩出三种味道来……有个死女人非说我这款点心味道焦苦。”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必剩客的春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