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风雨故人”许雷波 (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尼卡 书名:必剩客的春天
    她回到办公室给连璧城打了个电话,连璧城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事。自己都听得出来,鼻音重的跟患了重感冒似的,没事儿?骗鬼还差不多。连璧城果然停了一会儿才说,没事就好。然后他说,中午一起吃饭好不好,有事跟她谈。

    “什么事,这会儿说吧。”西溪冷淡的说。她惦记着,中午休息的时候,想要去医院看看爸爸。她并没有十分的在意自己的语气,不过连璧城显然是意会到了。她听到他轻轻的叹了口气。

    “也不是很要紧的事。回头再说吧。你先忙着。”他挂了电话。

    西溪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发了一会儿呆,恩窈短讯来的时候她都没听到,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看着,恩窈问她:你还好吗?爸爸怎么样了?

    居西溪的眼皮有些干疼。刚要回复一句不要担心,手边的步话机先嗤嗤啦啦的响了,前台呼叫客服部经理,说有韩国客人投诉……西溪于是把手机扣在桌面上,拿起步话机便出了办公室。等电梯的工夫,她看着面前的一排明亮的电梯门,上,下,上上下下……她原本应该下楼去大堂的,却走进了上行的电梯。

    空空的,只有她一个人,一直上到了顶层。

    西溪推开了通往顶层平台的玻璃门,走了出去。人造草坪上,有木质的座椅。此时也空无一人。

    赭她站在干而且脆的草坪上,平台上的风这么大,吹的她的领结在飞舞,抽在下巴上,微疼。

    她仰着头,温暖的阳光照在上,慢慢的,了起来……她张开嘴巴,一声尖利的呼叫从喉咙里奔了出来。

    那声音大的,她自己的鼓膜都在震颤。

    一声接一声。

    喊声和头顶呼啸而过的气流混在一起,飓风一样。

    步话机里传出来的声音开始焦急,她深吸一口气,往回走。

    在伸手去推玻璃门的一刹那,她忽然回了一下头——连璧城从玻璃金字塔后绕出来——西溪呆了一下。顿时想把手里的步话机给扔出去,最好能把连璧城给砸晕了!

    连璧城慢慢的走到西溪边,抬手将沉重的玻璃门推开,见西溪还站着,歪了下头,意思是,不进来么?

    西溪穿着一步裙,站在平台上久了,腿上有几分寒意,此时打了个冷战,往里迈了两步,连璧城松了手,门合上。

    “是我先到的。”连璧城说。

    西溪不声不响的往下面走。直到进了电梯,才看了连璧城一眼。连璧城装作没看到她红肿的眼睛、浮肿的脸,轻松的对她笑了下,说:“我上来透口气。”

    谁不是上来透口气?难道上来做自由落体运动?没见那防护做的,要想翻上去往外跳,那简直堪比越狱?

    电梯在31层停下来,西溪的心一跳。

    随着人流的涌入,西溪的呼吸竟然一滞。是一组俄国客人,个子很高,白森林一样,带着浓重的香气,把电梯小小的空间塞满了,让她有一种压迫感。

    她忽然的想到了晓琪。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有那么一段时间,她不太敢上平台来。站在这高高的建筑物顶端,能看到晓琪居住的那所高层建筑。她若是愿意,甚至能说得出哪一层、哪一个窗口,曾经属于晓琪……

    “庹西溪。”连璧城叫西溪。他抄着手,站在她前。西溪阒然一醒。连璧城说:“你的步话机都叫疯了,你再不接,要出大乱子了。”

    西溪忙按下通话键,“收到。我是庹西溪。两分钟内赶到。”

    “你这个状态,最好不要给猴子看到。不然谁都救不了你。”连璧城语气清冷,他也不看西溪,“工作是工作,有什么麻烦,你大可以请假回去休息几天。”

    电梯在一楼停下来。

    西溪说句“Excuse-me”,头也不回的从“白森林”中穿过去。不管后的连璧城。

    连璧城神复杂的看着西溪的背影。看着西溪忽然的抬头、精神抖擞的往前台走去。酒店金色的大理石地面,金碧辉煌的大堂里,她这样端直而优雅的一走进去,就好像一个女王一样……这才是庹西溪。不是那个在平台上歇斯底里的吼叫、在电梯里萎靡不振的女子。

    她不说,他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现在的她,决不能一副颓丧的犹如丧家犬的模样,出现在她工作的地方,出现在她应该该出现的地方。

    庹西溪已经看到了她的下属,也看到了他们刚刚跟她提到韩国客人。她的脚步稍稍的放慢了一点儿,眼皮又神经质的跳动了一下。

    她苦笑一下——如果再这么应验下去,她恐怕要变这个世界上最迷信的人了。

    那看起来是同行的一家人。最小的一个,还被背在背包里呢——西溪的目光先落在了那个背囊中的婴孩儿上。粉妆玉琢的、胖乎乎的一个婴孩儿,正咬着嘴,东张西望,看到西溪走近了,小手儿竟抬起来去揪自己的小帽子……长的真好看。脾气也真好。全然不顾周围的嘈杂——非常流利的英文、带着外国人讲英文的特别的腔调、用着准确而道地的单词……这样的一个言辞犀利而态度尖锐的年轻的女子。

    西溪和善的对着小婴孩儿招了招手,站稳了,听到同事松了口气一样,微笑着解释:“这位客人,我们客服部经理;庹经理。”

    “您好,我是庹西溪。有什么能为您做的?”西溪的语调和表,一如既往的亲切。她想她已经在目前自己的这个状态下,做到了最好。当然这张肿了的脸,沙哑的嗓音,是无法在这么几秒钟内迅速修复的。

    正在喋喋不休的抱怨的年轻女子,在听到西溪的话之后,转过来,不光是她,这里的所有人,目光都聚焦在了庹西溪的上。

    西溪注视着这位女子。

    非常非常漂亮的女子。精致的面容,白皙的皮肤,绝佳的气质……如果还有什么特别夺目的地方,那就是,她眼睛里,那火一样的瞳仁。

    西溪却知道,这一瞬间火苗子突然的蹿升,绝不仅仅是,她见到了为客服部经理的庹西溪而已。而西溪相信,自己那红肿的眼睛里,这时候恐怕对着那对“哔哔剥剥”冒着火苗的眼睛而去的,应该是水一般的目光——起码她是努力这么做的。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因为除了这女子,和那个可的婴儿,在场的人,她确定自己都见过。

    她不知道自己这辈子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彻底的忘记这些面孔,但是起码现在,即便对她来说,韩国人本人新加坡人都是“外国人”长的模样理应差不离儿,但她还是一眼便能认出来,何况其中一个人,当他随着她声音的响起,只是微微的侧了脸——不,他还没有动,她只是看到了他的背影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今天,至少此刻,对她来说,又是一个劫难。

    ——————————————————————————————

    各位亲:

    今更毕。谢谢阅读。晚安。O(∩0∩)O~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必剩客的春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