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风雨故人”许雷波 (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尼卡 书名:必剩客的春天
    唐太继续说:“我就想着她嫁了人,收收心。我也不用跟着她提心吊胆的了。哎哟,我呀,一想到她那个轴劲儿!”唐太停了停,“我就得想办法治了她!哦对了,她手上的伤是昨晚去你那儿包扎的?”

    “嗯。”孟豆豆点头,“您别担心,只伤了点儿油皮。”

    唐太笑着:“得了,只伤了点儿油皮?这孩子要是只伤了点儿油皮,那是半点儿不带在乎的。没关系,我担心,不过,恩窈皮实着呢。”

    “也是。”孟豆豆笑着,“除了晕针,吓人的。”

    居“又晕了?”唐太笑着,“她呀,不晕的时候也有,就是别告诉她,突然的给她来一下子,然后就扔她在那儿,出一阵子冷汗也就好了——这丫头每次打针都要吓我一次,慢慢的我就习惯了。”

    “哈哈……”豆豆忍不住笑。

    “妈?”恩窈穿的整整齐齐的出现,早听到妈妈说的话,不满的皱眉头。对着豆豆,只没好脸色。

    赭唐太瞪恩窈一眼,看着她穿的利落,问道:“出门?”问的警觉。

    “嗯,回去加个班。”恩窈坐下来,拿筷子便想先来一块儿荷包卷儿,被唐太喝止。

    “怎么这么没礼貌。”唐太盛了两碗炒米饭,一碗放在孟豆豆面前,一碗放在自己面前,坐下来,“豆豆先来。”

    “怎么没我的?”恩窈看着妈妈和豆豆面前的碗里那金灿灿的、粒粒分明的炒米饭,蛋花惑、青豆莹润、虾仁儿透亮……咽了口口水,“我也想吃。”

    “没你的份儿。”唐太皱眉。

    恩窈下死眼瞪着孟豆豆,孟豆豆把碗端起来,笑道:“哇,顶多分你两勺儿,我可舍不得不吃了。”

    恩窈腹诽。

    闷闷的喝着汤,吃着荷包卷儿,听着妈妈跟孟豆豆两人聊天——这孟豆豆什么人啊,从美容护肤到养生之术,连妈妈最喜欢研究的药膳都能撇上一会儿……人才啊人才——他们简直当她是空气啊!

    恩窈忽然就想到,换了子桓,可是找不出这么多话来和妈妈聊啊,子桓怎么办啊?她想着子桓那闷闷的样子,都替他着急!

    她想着想着,也就出了神。

    “恩窈?”孟豆豆连叫了她两声。恩窈回神才发现,合着孟豆豆和妈妈饭都吃完了,孟豆豆正站起来要帮妈妈洗碗,跟她要空碗呢——她看了一眼盘子里,“荷包卷儿都没了?!孟豆豆你饿了三天了?!”

    孟豆豆笑,“自己吃的慢怪谁啊?”

    “你这个没脸的没牙的!”恩窈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对着孟豆豆,她一下子就退回去初中生水平了似的,那些词儿完全就回到了十几年前。“我还没吃饱!”

    “那我问你要不要了,你说不要?”孟豆豆笑的贼贼的。

    恩窈转头对着正在整理桌子的妈妈说:“妈,你看着了,就这样的……”

    “你确实说不要的。”唐太也忍不住笑起来。她看看豆豆,又看看恩窈,“真没吃饱啊?”

    “没!”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孟豆豆见恩窈真有点儿急了,便笑道:“那要不我借阿姨的厨房一用,给你做点儿什么?”

    唐太笑道:“豆豆会做饭?”

    “会的。”豆豆笑着,“主攻淮扬菜系,我祖籍南京……”

    “孟豆豆你不是要给我换药嘛?”恩窈忽然打断了孟豆豆,真怕他从淮扬菜系说到秦淮十景,要是再把他祖上都出过什么状元啊大学士啊什么的一一道来,他在这里能从早饭蹭到晚饭去还是小事,让他在妈妈那里不断加分可就事儿大了……她妈妈那可是对“知识分子”还是“知道分子”一概的印象良好。

    孟豆豆点头,说:“是啊咱这就去。”

    恩窈催着他,豆豆去了卫生间洗手,随后两人在客厅里铺摆开。孟豆豆随带了一个深褐色的皮质急救箱。很老式的那种。中间有一个圆形的白底红十字的标记。恩窈看着,那黄铜的皮带扣,磨的铮亮。

    “这东西可有年头了。现在谁还用这个啊。”恩窈说。印象里,爷爷那里的卫生员有这么个急救箱。好多年不曾见过了。

    “嗯。那是。”豆豆低着头,“我妈妈当年用过的。”

    “嗯?”恩窈遵照豆豆的指示,将手腕子伸过去,豆豆仔细的替她剪开纱布。

    “我妈啊,16岁参军就上了高原。”豆豆微笑,他查看着恩窈的伤口,眉头微皱,“我不是让你小心别沾水?你看看!”

    恩窈撇嘴。孟豆豆这厮,工作起来,那点子好玩儿的痞劲儿跑的无影无踪,一下子便没意思了。

    “然后呢?”恩窈问。孟豆豆给她清洁伤口,疼的厉害。她得找点儿话题分散注意力。

    “青期都对着雪山了,所以到现在也学不会怎么搭配衣服、怎么化妆、怎么轻声细语的和人说话……”孟豆豆笑着,“除了看雪山,就是啃药典。后来成了卫生员——这药箱就是那时候开始用的——后来上了军医大,再后来又会高原,认识了我爸。再后来嘛……请听下回分解。”他用胶布将纱布粘合好,说:“注意啊,这几天别吃刺激食物,还有别沾水。瞧着你也是个耐脏的,这几天不洗澡也就算了。”

    “孟豆豆!”

    “嗯?你不是要出门?那就出门吧,我跟阿姨说好了……”

    “你快给我走。不管你跟我妈说了什么,立刻马上,你要去哪儿我都送你。”恩窈头疼的说。

    “那好,送我去西镇我爸那儿。”孟豆豆笑,见恩窈瞬间变了脸,又说,“得了,吓你的。不过,恩窈啊,有句话我得跟你说。”

    唐恩窈已经站起来了,听豆豆说的郑重,她低头看他。

    “我现在也不怕抱着结婚的目的和你谈恋。”

    *************

    西溪对着卫生间的镜子看着自己红肿的眼泡。

    清早妈妈去医院跟她换班,她好说歹说劝着爸爸留在了医院里,交换条件就是她照常上她的班。

    她对着镜子补了一下妆,能遮一点儿苍白,遮不了那一脸的疲色。

    粉扑按在鼻梁上,也不敢用力,好像再一动,就会碰到泪囊,那眼泪就止也止不住了。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优质言小说在线阅读。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必剩客的春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