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佶屈聱牙”顾斯年 (十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尼卡 书名:必剩客的春天
    许雷波笑着说:“爷爷,咱们吃完了饭再来吧。”

    小庞已经接过恩窈手里的鲅鱼先进门了,此时恩窈一边擦着手一边笑着问:“我知道姑姑上舰了,姑父呢?”

    “你姑父啊,也出去了。他们不是弄了个什么医疗舰嘛,你姑父上去体验生活了。”唐世友站起来,也许是坐的时间久了,他腿脚有些不灵便。许雷波和恩窈一边一个,想要搀扶他一下,他摆手,慢慢的伸伸腿,往屋里去。

    “晚上就我们几个吃饭。”唐世友在客厅的藤椅上坐下来。恩窈问爷爷要不要上楼,唐世友说不用,他就坐在下面看他们包饺子。然后说:“豆豆那孩子今天有空没?那孩子棋下的好。”

    眶许雷波看恩窈一眼,笑道:“他今天值班。”

    恩窈笑着,并不理这一老一少的茬儿,明知道他们是逗她呢,她洗了手去厨房,保姆张阿姨正在收拾那几条鲅鱼,恩窈挓挲着手,说:“这要怎么弄啊?”张阿姨笑,说要她等着吃饭好了,她来处理。

    “那可不敢。我来帮忙吧。”恩窈笑着,“剥葱切姜的我还是能干的,等会儿擀皮包饺子,我也可以。”

    澡张阿姨笑笑,把鱼放在水池里,麻利的处理开了……恩窈一转头,看到许雷波也进来了,还要洗手,惊讶的说:“哥,你还是出去吧。”

    “为什么?”许雷波笑着,“你这么晚才把鱼拿来,不多个人手帮忙,就阿姨一个人忙,咱们几点能吃上饭?咱倒没什么,爷爷不能等。”他拿着毛巾擦手。

    恩窈看着许雷波那双手,外科医生的手啊,照姐姐的话来说,那是比钢琴家的手更需要保护的啊……“我姐可见不得男人进厨房了。她比大男人还大男人主义。”她笑。

    许雷波笑而不语。他低声跟张阿姨说了几句话,张阿姨笑着把地方让给他。只见他将肥大的鲅鱼放在砧板上,先用尖刀剔除了鱼鳍和尾巴,再换了薄片刀,从尾部开始,一路顺下去,半合鱼便剥离了出来。他拎着鱼尾翻过来,如法炮制。白色透明带着一点点粉色的鱼被丢进盆子里,张阿姨把绞机拿出来。

    恩窈看着许雷波那架势,啧啧称奇,“难怪都说外科医生一把刀。哥,你这可真够像屠夫的。”

    许雷波正在处理第二条鱼,听到这里看了恩窈一眼。

    “庖丁解牛,那是什么境界啊,夸你呢。”恩窈笑。她剥好了葱姜蒜,也交给许雷波去处理。

    一时面也和好了,馅儿也和好了,他们就在厨房里开始包饺子。

    “你还细心的。昨天小树就说,今年忙的,都还没顾上给外公包顿鲅鱼饺子吃呢。”许雷波小声说。

    恩窈笑了笑,说:“还是在的时候,饭也做的好吃,最懂得怎么搭配时令鲜蔬。还有什么季节吃什么鱼什么虾什么蟹,都有定数的,半点儿不带错的。”

    “我还能记得。以前我还住在这儿的时候,每年雨水的时候,会给我们送那个‘桃花虾’。特别特别好吃。离开以后我再也没吃过了。”

    恩窈想了想,看看外面,爷爷正闭目养神,说:“那还不是爷爷每年都让人从莱州湾带呀?就是那儿才有那么种小虾。去世那年,还没到雨水呢,在医院里,好几天吃不下东西了,忽然说想吃桃花虾。爷爷急的,就跟我爸说,无论如何得去买到这个。哪儿有啊,不到时节……后来想办法,去那边,人家渔民有在冷库里存的。好不容易找回来,就看了一眼,说‘费心了’。一口都没吃……”

    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她捏上一个饺子。蘸了点儿面粉。放在盖垫上。看了看,说:“爷爷说我包的饺子模样像包的。”

    许雷波点点头。

    “去世以后,家里谁也没再提桃花虾。”恩窈笑了笑,“都怕刺激老爷子。”她声音很低。

    许雷波又点点头,问:“我还记得的样子。”

    “你能记得啊?我都快忘了。”恩窈回了下头,说,“很奇怪吧,我有时候会觉得她无处不在,可是要我想,她是什么样子的,我还真是一下子说不上来了。”

    “很美的。”

    “嗯。”恩窈答应着。沉默。“我姐像多一些。”

    “她说你更像。”许雷波包饺子的动作很快。

    “我样子像,她子像。可温柔了。一辈子没大声说过话。也是,若不是跟着爷爷出来了,她在家那是地地道道的大家闺秀。我们都比不得。”恩窈叹了口气,“不过我姐是纸老虎,你不要怕她。”恩窈想起那天孟豆豆和她说的,看着许雷波的侧面——许雷波很集中精神。包饺子只是很简单的事,他那么认真。厚厚的唇紧抿着,好像每包一个饺子,都是在完成一件大事。听到恩窈说的话,他笑了笑,才说:“知道。”

    恩窈想说什么,就听到外面有动静,张阿姨先说了句“小树回来了”。恩窈便对着许雷波笑了笑,手里的饺子一捏,“加油哈!”就听到外面小树在和唐世友讲话,那声音柔柔的,像是在对着老人家撒

    许雷波笑了一下,被恩窈看到——这真是极为迷人的一笑。恩窈叹了口气。看在他能笑的这么好看的份儿上,她也得支持他做她的姐夫啊!

    “唐恩窈,你无事献殷勤,非即盗!”杨小树进门还没有来得及换下军装,恩窈看过去,觉得眼下的姐姐端的是英姿飒飒……比起姑姑来,那又是另一番的味道。见恩窈看着自己只管发愣,小树过来点着她,说:“我一准儿没猜错,你是来做外公的工作的吧?”

    “哈!”恩窈扭了下头。

    还是那策略,打死也不认。

    “你那德行我还不知道。打小儿你闯了祸,就会搬外公出去压阵。这回……”小树回从水果篮里拿了一只苹果,许雷波看到,沉静的说不要吃了,饺子马上下锅,就可以吃晚饭了。小树却大大的咬了一口,许雷波无奈。恩窈看着这两个人,“扑哧”一乐。她这一笑,小树忽然神经像是搭对了线,叫了一声,“哎哟,我差点儿忘了,窈窈你记得给西溪打个电话问问她家里的状况。”

    “嗯?”恩窈看着姐姐,“什么事儿?”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必剩客的春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