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后发制人”连璧城 (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尼卡 书名:必剩客的春天
    “你说什么?”唐太手都在哆嗦了。

    不止是生气,更是震惊。

    失控了。

    唐太左右看看,一侧,伸着她那又粗又短的胳膊便从一只狼红大插瓶里抽出了鸡毛掸子——就是他们家用了很多年的、地道而且“标致”的一把鸡毛掸子、细细长长的竹竿儿、真真正正的鸡毛儿——她把鸡毛那头抓在手里,亮出来细竹竿那头,站起来照准了恩窈便抽了过来。

    眶“啪”的一声。

    狠狠的落在恩窈的膊头。

    “淑芬!”唐锦生一看不好,站起来一把拉住了妻子。

    澡唐太将细竹竿指着恩窈,“你再说一遍!”

    恩窈忍着膊头火辣辣的疼。眼眶一下子就了。

    她转开头。

    唐太看着女儿的态度,无声的对着丈夫指着……唐锦生一把抽过来鸡毛掸子。

    “行了。”他声音低沉,“有话好好儿说。”

    唐太坐下来。

    “你先不要激动。”唐锦生转了一下,脸上的表很严肃。唐太看了丈夫一眼。唐锦生示意恩窈坐过去。恩窈没动。“恩窈你这是什么态度!”他喝道。

    “爸!”

    “你,跟妈妈道歉。这事儿你不对在先。”唐锦生将鸡毛掸子丢在脚下,踢了一脚,踢到了沙发底下。唐太看到,斜了他一眼。

    恩窈停了一会儿,才说:“对不起,妈妈;但是……”

    “好。”唐锦生摆手,阻止恩窈继续说下去,“把那个男孩子带回来给我们看看。”

    “老唐!”唐太差点儿蹦起来。她刚刚勉强压下去的火气,立刻又蹿了上来,“你这什么意思啊?”她瞪着唐锦生,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合着你跟我不是一路儿的,专门拆我台是吧?!

    唐锦生当然知道她的意思。他坐在沙发上,看看妻子,又看看有些发愣的恩窈,慢慢的说:“就这么定了。”

    “见什么见啊!你……”唐太额上的汗珠子噗噜一下往下滚。

    唐锦生温和的说:“见一见,才好下判断。恩窈,你去煮两杯咖啡,弄点儿饭——咖啡送到工作室去……我还有工作。”

    恩窈呆了一呆。

    两杯咖啡……

    唐锦生挥了下手,“皇甫在。”

    恩窈下意识的抬手盖住额头。急忙转往厨房去。

    唐锦生见恩窈走远一点儿,转头对妻子说:“你不是答应我和她好好儿说嘛?”

    唐太张了张嘴,恶声恶气的说:“你看看她那个态度!好好儿说?我听见她进门的车子声,我就已经想揍她了!还有,你还说我,你还要见那人?见什么见?不是说好了,咱俩统一战线的嘛?”

    “统一战线不是硬来的。”唐锦生板着脸,“你还动手打,太过分了。”

    “我气都气死了!”唐太咬牙。

    唐锦生看着妻子那白皙圆润的脸上,因为生气,又红又白又青,竟忍不住笑出来,小声说:“你还气死了!我看着恩窈这样子,突然就想起来,当年啊……”

    “当年怎样?”唐太听丈夫提到“当年”,一顿,问道。

    “恩窈有没有点儿你当初那劲儿?”唐锦生站起来。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唐太没出声。

    “我怕她使劲使错了地方。”她说。

    唐锦生微笑,说:“见一见吧……我先和皇甫谈着。你不要跟恩窈拧着。小心适得其反。这孩子,急了,不好说。”

    唐太接口便道:“急了不好说?急了我也不好说!”

    “你这人!”唐锦生还是笑着。

    彼时恩窈将咖啡煮好,端着过来,见父亲走了过来,她便跟着往工作室方向去,到了门口,站住。

    唐锦生推开门,恩窈果然看到了皇甫峻;她头皮一麻,将咖啡放在桌上,打了个招呼匆匆出来。

    站在门外,好一会儿缓不过神来。

    拿着托盘走回厨房,唐太已经在用锅煮开水,并不理她。

    恩窈走过去,“我来吧……”

    唐太仍是不理她,却是打开橱柜,拿了几包意面出来。

    恩窈看着水池里已经吐好沙的蛤蜊,知道妈妈要做皇甫峻很吃的那道改良蛤蜊意面。她忽然觉得有些烦躁,膊头被鸡毛掸子抽的地方这会儿苗“返青儿”似的疼,让额角的毛孔都炸开了……

    “唐恩窈,别以为你爸松口说要见,就怎么着了。这事儿我反对到底。你要看看我怎么个反对法儿不要?”唐太语气此时平静而冷淡。

    恩窈不接腔。

    爸爸说了的话,应该是算数的。

    “我是不会让你成人家笑柄的……”唐太看着锅子里汩汩的剧烈的冒着泡的水,拿起剪刀,将意面的塑封都剪开,掀起透明锅盖,“哗啦”一下,意面呈扇形撒在锅子里,随着水的温度浸泡,意面软化进了水里。

    恩窈咬牙咬的下颌酸痛。

    “那么好条件的你不要?孟豆豆,你嫌他小;邹涛,你嫌人家矮……合着你就是为了这么个三手男?”

    “妈!”恩窈实在忍不住了,“您又没见过子桓……”

    “你闭嘴!”唐太头都没有回,“我说这点儿,你就受不了了,你预备着听更难听的吧!”唐太从锅子里将煮好的意面捞出来沥水,伸手抽了一根,咬了下硬度;把意面盛在了盆中——她终于看了恩窈一眼,脸白的什么似的恩窈,如果,不是对着她这个妈妈,恐怕早就口不择言了——唐太渐渐的冷静下来,关了火,换了一个灶头,拿出平底锅来,继续说:“这都是为你好……”

    “妈,我谈恋、结婚,不是为了给谁看的。”恩窈说。

    唐太沉默。

    恩窈也沉默。

    唐太将适量的橄榄油、圆葱粒和意面次第加进锅子里,认真的翻炒着,又舀一勺子蛤蜊进锅,待蛤蜊开口,她盛出一碟,在上面撒上酪粉,顺手搁两颗芫荽。一碟漂亮的蛤蜊意面摆在了餐桌上。

    她一连做了四份。

    最后抽了条白毛巾,一边擦手,一边对恩窈说:“男人女人在一起,和食物一样——调和的好了,看着也好看,吃着也好吃;调和的不好了,让人看不下眼,也吃不下去。”

    恩窈胃里的酸顶到了喉咙。

    言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你去叫爸爸和皇甫来吃饭。餐桌上我们不谈这事了。我今儿也累了。当着外人,我也再丢不起那人。”唐太转从酒柜里取出一瓶酒来,从架子上取了两只酒杯,摆在桌上。

    恩窈“噔噔噔”的走了出去,敲门请父亲和皇甫出来吃饭。

    一餐饭吃的相当沉闷。

    皇甫峻本来是话很少的人,今天依然话少。

    恩窈却觉得皇甫峻今天看她的眼神有些不是很对头……她一味低头,实实在在的体会着什么是味同嚼蜡。

    一直到躲回了自己的房间里,她才觉得这短短的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耗费了她多少的体力。

    有种精疲力竭的感觉。

    她坐在飘窗上,歪着头,动都动不了。她宝贝的两只拉拉狗,敏感的觉察到她绪不对,静静的趴在她脚下。她脱了鞋,脱了袜子。Lucky厚厚的毛、温暖而沉重的子压住她的脚,不觉的冷。

    她的手无意识的抚摸着Lucky的头……

    郑子桓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来了。

    恩窈却不想接。

    她忽然觉得也许一听到他的声音,她可能就要哭了。

    电话终于挂断。

    没一会儿,短讯来了。

    恩窈拿起来看,他说:“明天有时间嘛,一起吃晚饭?我想和你谈一谈。方便的时候给我回复。”

    彬彬有礼。

    她没动。

    她看着远处海面上,经过的船只那点点星火,在海上漂着,是很暖的光。

    她的力气攒的多了一点儿,拿起电话来,想要拨回去,却有一个电话碰巧进来,是西溪。

    “喂?”她接通。

    知道那一头,应该是个同样有着烦恼的她。

    平时习惯了互相安慰,今天应该也不例外。

    半晌没听到那边说话,恩窈只好一声接一声的“喂”“西溪”“喂”……

    “……朴兴南……你这个混蛋……”

    含含糊糊的,听筒里传出来这么断断续续的话。

    恩窈静听。

    “……我上辈子欠了你的啊?要受这么多罪……还是不行……你丫就算是一皇族后裔,你们家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何况……还不是……呵呵呵……凭什么啊……”

    “西溪,你在哪儿?”恩窈把电话夹在了肩膀处,拍了一下Lucky,四下里摸着刚刚脱掉的袜子和鞋,往脚上,“你在家吗?”

    电话里有人声、有音乐声,并不像是在家里。

    “朴兴南!你给我过来……过来……”

    电话突然断了。

    恩窈捏着电话,呆立了有两三秒钟。她迅速的拨了回去。电话通着,就是没人接听。

    她又立了有两三秒钟,打开房门便出去了。

    庹西溪喝酒,想喝醉酒,只有一个地方可去。

    恩窈也顾不得妈妈在她后喊着什么,她只是解释了两句;她知道从此之后,她的每一个行动,也许都要被妈妈过度的解读,但是这个时侯,她还顾不得。

    庹西溪果然在“宝石”喝的烂醉如泥了。

    ———————————————————————————————————

    各位亲:

    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必剩客的春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