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古灵精探”林方晓 (十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尼卡 书名:必剩客的春天
    红|袖|言||小|说周六上午,林方晓开完了会,往4号楼去。他脚步匆匆的。穿过警局大院。今天的太阳很好。这样的天气,如果能带着他的百佬去沙滩上跑跑步,是件很惬意的事……百佬已经老了,估计到了沙滩上,也只会慢慢的走两步趴下,不会像子桓家的Lucky,追着浪花,扑进水里去。

    他进门的时候,发现今天值班室里坐着的是鉴证中心的陶主任。正在看报纸的陶主任一眼看到林方晓,推开值班室的窗子,拿下架在鼻梁上的老花镜,笑眯眯的问:“又加班?”

    林方晓趴在窗台上,也不待陶主任让,伸手从桌子上拿起烟盒,抽了一支出来。陶主任点着他,把手边的打火机递过来,说:“你看你的脸,瘦的都成什么样儿了。别太拼了……案子破不完,体垮了怎么行?”

    方晓把打火机放回桌上,笑笑,说:“体好着呢!您也知道,我们这一派,平均寿命才几岁?谁知道什么时候出事儿。”

    陶主任倚在椅背上,双手一扣,扣在他肥肥的肚腩上——薄薄的毛衫下,像藏了半个大西瓜。

    方晓笑呵呵的,竟然伸手过去,拍拍他那大肚腩,“倒是您!瞧瞧,每天做那么多事,怎么一点儿都不消耗!李阿姨最恨您这‘八个月’了……”

    陶主任不理会他这没上没下的死样子,他们两家子是邻居,看着方晓长大的。他撇撇嘴,说:“你等到了五十多岁看看……你过来这是做什么?”

    “小白在吗?”方晓问。往一边吐了一口烟。他是来找法医白雪的。

    “在。我今天早上来的时候,她就在了。打电话进去她也不接,不知道她是一早来的呢,还是昨儿就干脆没下班。死丫头……”陶主任皱了皱眉。

    林方晓哈哈一笑,心知陶主任极疼这些个手下将。

    “找她?”陶主任问。

    “嗯。有个案子,找她了解点儿况。”林方晓直起子,“电话借我用下?”他伸手进去。

    陶主任把电话对着他掉了个个儿。

    林方晓拨了四个号码。

    响了半天,对方才接起来。

    “小白,我林方晓……”他刚开口,那边就说了俩字,立即把电话扣了。林方晓把话筒放回去,“啧啧。”

    陶主任微笑,说:“进去问问她早饭吃了没,我让食堂给她送饭。”

    林方晓点点头,说:“好。那我先去。”他晃了晃手里的烟。陶主任拿起桌上的那盒子烟,手指一弹,烟盒对着方晓飞过来,方晓“啪”的一下子接住,“谢谢!”

    “年纪轻轻的,老烟枪。去去去。”陶主任把眼镜重新戴上,低头继续看报纸。

    林方晓哈哈一笑,转往楼上去了。

    办公楼是近百年的德式建筑。这是当年德占时期警察署所在地。地板还是深红色的松木,走上去,响声悠远。

    白雪在的实验室在走廊的尽头。越往里走,光线越暗。

    林方晓吸了吸鼻子,闻着这有些像医院的味道。

    实验室门边挂着名牌,林方晓看了一眼。白雪的名字赫然在上。

    白雪是和他一年毕业的,两个人是校友。那一届他们学院就是他们俩进了市局,从培训开始,俩人总是一起。白格淡定,干脆利落,他们俩聊的来,也算是很有缘分。

    “小白!”他没敲门,而是站在实验室门口大声叫。叫的走廊里带着回响。里面没动静,他又叫一声“小白!”

    门“吱呀”的开了,里面也是暗暗的。

    方晓看进去,有限的空间里,没看到人影。他刚要推门,突然的,门被拉开,照准面门扑过来一样东西,方晓“呀”了一声,说:“你们法医中心的人怎么都是练小李飞刀的呀!”

    他抓住的东西是一件一次防护服。他一边说,一边撕开包装,抖了一下,穿在上,从门边取了鞋在脚上。

    门开着,他抬头,看见白雪正坐在一排瓶瓶罐罐前面,切着什么东西。听他低估,头都没抬,说:“滚进来吧。”

    方晓走进这个干净的实验室。来了很多次了,还是不由自主的晃了晃肩膀。满是头骨和脏器标本的屋子。这就老让他想起大学里修的法医学课。

    白雪抬手,小手指戳了一下眼镜,又挠了一下耳朵。隔着口罩,问林方晓,道:“什么事儿?”

    林方晓走到窗边,先问她:“窗帘可以拉开吧?”隔着厚厚的窗帘,这实验室的光线蓝幽幽的,诡异。

    白雪抬了下下巴。

    林方晓把窗帘“哗”的一下拉开。顿时满室阳光。屋里的一切全都亮了起来。

    白雪穿着雪白的大褂,里面是白色的衬衫,藏青色的制服裤子,戴着胶手,拿着镊子和手术刀,切着熟透了的猪肝色的东西,软软的……

    “你给自己弄饭吃啊?陶主任让问你早饭吃了没,打电话你都不接。”林方晓靠着窗下的暖气片。阳光虽好,可这些子也许是要变天,他腿上的枪伤酸痛。滚烫的暖气片熨着,让他觉得舒服。

    白雪“嗯”了一声,说:“没吃。我一看号码是值班室就知道是那个啰嗦老头……”

    林方晓笑,“那你昨儿晚饭吃了没?在这儿熬了一宿啊?睡觉没?”

    “吃了吧……不知道多久了,没睡……”白雪侧头看了一下显微镜,又扒过面前架子上的一个量杯看了一眼,低头继续切片,问:“你找我啥事儿?”

    “你这样还打不打算嫁出去了?你看看你,人一听你一女法医已经开始嘀咕了,你再把脸弄的不像样……”林方晓开始了。

    “林方晓。”白雪声浪一般的都没什么起伏。听不太出绪变化。

    “嗯。”方晓知道她不听了。

    “难怪人家说你最近变媒婆了。”白雪说,“你找我到底啥事儿?”

    言小说站()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必剩客的春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