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表里不一”庹西溪 (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尼卡 书名:必剩客的春天
    红|袖|言||小|说话说庹西溪童鞋的脚脖子崴的虽不算严重,但是也颇有几不能“脚踏实地”,索在家休息几。上班时间受的伤,好歹算工伤。虽然说,当她被连璧城从楼梯间抱出来的时候,很多人怀疑他们两位在里面做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这让庹西溪想起来就觉得异常的不爽,因此觉得这“工伤”实在是太不光荣。

    事实上,也确实难以启齿。

    更可气的是,连璧城那小子,不但把她抱出了楼梯间,抱上了车,还抱进抱出骨伤医院,一直到把她抱上了她在父母家里那张小单人……罢了,这些都不提了,更要命的是,这人进门以后,忙前忙后,从换鞋到铺,从拿药到端水,连带着嘱咐这个嘱咐那个,搞得一起送西溪回来的同事和西溪的妈都一愣一愣的——这这这……这哪儿还像是连璧城啊?这不是庹西溪的男朋友?!

    西溪本来就脚脖子疼的揪心,被连璧城这反常的举动一搅和,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歇斯底里了。她一个劲儿的对连璧城瞪眼睛,连璧城却像没看见似的。瞪得多了,就问她一句:“隐形眼镜带着不舒服了是不是?等等,我背你去卫生间……”

    西溪晕菜了。

    庹太看出端倪,一边说着谢谢的话,一边请连璧城等人外面客厅里坐坐喝茶吃水果,而且午饭时间也过了,都没吃饭呢,留他们在家里吃饭。

    连璧城就说不用了不用了,还得回酒店工作呢。就拉着同事走了。临走前还在西溪卧室门口说:“我得空就来看你了啊。”

    庹太笑的合不拢嘴。

    连璧城走之前还跟庹太说:“阿姨,好久没吃您做的菜了,馋的要命,改天来蹭饭啊。”

    庹太就说欢迎欢迎,欢迎至极。

    庹西溪听着连璧城跟她妈妈说那些话,气不打一处来,可又不便发作。忍到客人走了,西溪对着妈妈开火了:“您跟连璧城那一唱一和的干嘛呀,让同事误会……”

    “你们要真没啥,怕人误会做什么?”

    西溪一听,坏了。

    果然,庹太过来坐在西溪边,说:“我早就觉得嘛,你这些年横挑鼻子竖挑眼呀,一个也看不上?这里面准有猫腻。小连这孩子一年两年的,也老往咱家来,我也不是没琢磨过。可是一来你没反应,二来他也没表示,我就真以为你们俩就是朋友。你看看,这还是没遇着事儿不是?你看看,你这一受伤,小连紧张的!你看看……”

    “妈,我不用看,您别看岔了就行了。他干嘛无事献殷勤?那还不是因为……”西溪说到这里,转了个弯儿,“还不是因为……”

    庹太看着女儿,突然憋得脸红,笑出来,道:“得!因为什么,你们自个儿知道就成,甭跟妈解释。哎哟,我得出门儿去买点儿棒子骨猪蹄子啥的。”庹太站起来,“你给你爸打个电话吧,你受了伤,他总该回来看看你吧?”

    西溪闷闷的“嗯”了一声。

    庹太绪不错的嘱咐了西溪几句,拿着购物袋就出门了。在门口恰好遇到了周阿姨。西溪就听到两个人在门口大声的说着话。周阿姨就说“哎哟,怎么回事儿啊这是?可怎么这么不小心?”说着人就进来了。一脸的焦急。

    西溪不好意思。周阿姨看着她长大的,还真是疼她的。再者,因为伍有为的事儿,她确实在周阿姨面前有些腼腆。

    周阿姨看着西溪,忽然说:“哎哟,我可得跟有为说一声儿,让他来看看西溪。”

    西溪一听,刚说了个“不……”

    庹太在一边儿笑眯眯的接茬道:“哎呀,又不是大毛病,有为有空啊?”

    “有!自己的生意嘛,时间有弹。”周阿姨和庹太在西溪面前公然的眉来眼去。西溪如坐针毡。心想这下要坏菜。以妈妈“宁妄杀、不错过”的方针政策,她这次崴脚,搞不好就真把自己弄成了砧板上的鱼……还是死了的那种。

    言小说站——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必剩客的春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